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吊打张辽(求收藏,求推荐票)
    ,精彩无弹窗免费!

    0003、吊打张辽

    方才,唐姬看见禁卫欲擒下刘辩,小心脏吓的砰砰直跳。

    可当刘辩一掌解决那禁卫的攻势,悬着的一颗心也算落了下来。

    同时,唐姬不由得想起,刘辩在房内对她说的那一番话——

    “大敌当前,本帝要保护你,更要给敌人一个沉痛的打击!”

    当时,唐姬仅以为刘辩是在安慰自己,并没有多想。

    可眼下这一幕,唐姬不由得举起纤纤素手捂住嘴巴,难以置信的看向刘辩。

    殊不知,刘辩面对举矛而来的四个禁卫,忽然双-腿分开与肩同宽,手臂抬起于胸前,做了一个太极“起手式”。

    旋即,只听两道惨呼声荡漾开来,“呃啊……”

    噗、噗……

    两个身形精壮的禁卫倒飞而出,齐齐喷出一口老血,身子落向两丈外的青石板地面。

    另外两个禁卫听到同伴的惨呼声,正想着扭头看去,只觉心口仿佛遭受百斤重物的撞击,“哇”的一声,大口鲜血狂喷而出。

    旋即,两个禁卫径直落在三个同伴的身边,且,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张辽见此情景,不由得收起满面轻视,极为吃惊的看向面容冷淡、双手呈现——五指依次并拢,拇指背朝上,其余四指微向掌心弯曲,并以小指为主,顺小指一侧的掌缘屈腕为钩的动作的刘辩。

    殊不知,刘辩此手势乃国术太极的“钩手”!

    “这、这是何等妖法!?”张辽疑惑之余,满口结巴,恍似见鬼。

    张辽身为龙禁尉,与刘辩相处已有数月,极为清楚弘农王手无缚鸡之力,可眼下竟突然厉害到这种地步,较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至于所谓的妖法,则是与喊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黄巾军张角有关,毕竟刘辩的行为举止令人匪夷所思。

    刘辩收起太极手势,呼出一口浊气,冷声道:“粤犬吠雪,本帝无需向你这家奴解释!”

    “我家将军如此敬你,大王却口口声声辱他是家奴,今日休怪我等不客气!”一个禁卫话音落下,招呼其余同伴,“上!”

    顷刻间,余下九员禁卫纷纷响应,举矛直奔刘辩而去。

    起初,张辽等众人唯恐刘辩不安分,还算以礼相待,可眼下明显自己一方处于弱势,也就不得不做出大逆不道的行为。

    何太后见状怒道:“汝等安敢放肆!”

    虽然刘辩给她出乎预料的震惊,但眼下显然将张辽等人激怒。

    在何太后看来,纵使刘辩变化巨大,可终究双拳难敌四手。

    “保护太后和唐姬!!”刘辩话音未落,捡起落在地上的一杆长矛,当即挥出婉若游龙的枪技。

    刘辩不仅是帝国天骄“龙战”,更是帝国“武英级”国术冠军,区区十人岂是他的对手?

    然而,纵使刘辩熟悉前世的枪技棍法,可碍于这一世的身子委实不中用,竟用了半柱香时间才将他们彻底制服!

    此刻,十个禁卫已然躺在地上哀嚎不绝,难以起身战斗。

    以孱弱之躯独战十五禁卫!

    不仅胜了,还很随意。

    恐怖如斯!

    战场经验极少的张辽见此情景,面上震惊之色更显夸张。

    堂堂龙禁尉中人,那可是守护陛下安危的禁卫,竟被看似弱不经风的刘辩打倒?

    这,还是他们所熟知的弘农王吗?

    他……经历了什么?

    眼下,不单单张辽感到震惊,何太后、唐姬、荀彧等人的震惊之色不减反增。

    此刻,刘辩单手执矛,负手而立,既冷酷又霸气,“将你的人都叫进来!”

    前世,李儒之所以轻而易举的制服刘辩,正是因为有张辽的存在。

    虽然张辽没有命人动手杀人以做威胁,但他们身负盔甲站在没有抵抗能力的刘辩等人面前,足以起到震慑的作用。

    所以,刘辩既然有幸重回汉末,不仅要阻止悲剧重演,还要给他们每一个人惨痛的代价!

    什、什么……都叫进来?

    张辽闻言回过神,面色不由得一怔,他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协助李儒进献神药,如今竟会变成这等局面。

    张辽强忍怒气道:“末将只是协助郎中令李儒大人,并不想做出大逆不道的举动,可大王如今手段非凡,我等只有得罪了。”

    张辽率领的龙禁尉共五十人,除去地上躺着的十五人,尚有三十五人。

    三十五人可不是小数目!

    在张辽看来,刘辩无疑在自掘坟墓!

    可就在这时,单手执矛的刘辩不言语,反倒逐渐凑近张辽。

    张辽见状,吃惊道:“莫非,大王想领教末将的手段?”

    张辽虽然战场经验少,但自信手段不弱,是以,不由得握紧手中月牙戟。

    可是,不等张辽举戟而出,只觉眼前闪过一道人影,刘辩竟出奇的站在面前!!!

    刹那间,张辽的瞳孔不由得微张,继而大呵一声挥戟而出。

    即使刘辩的动作过于迅疾,可在自信的张辽看来,凭借自身的强势,一戟下去足以戳穿一个血窟窿!

    这一幕,落在躺满青石板地面的禁卫们眼中,已然不自觉的发出呼喊,“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废帝?

    简直胆大包天!!!

    即便禁卫们胆子大,可张辽却不敢。

    且不说,刘辩是废帝弘农王,亦是旧主何进的外甥,更是当今董相国要的人。

    张辽若当真杀了刘辩,不仅他的性命难保,董卓还会将刘辩的死推给张辽,免去关东联军对他的威胁。

    然而,就在月牙戟距离刘辩不足半尺之际,张辽清楚的看见刘辩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嚣张!

    蔑视!!

    目中无人!!!

    当即,张辽收起所有顾忌,再度挺戟而出。

    可是,就在禁卫们以为刘辩必死无疑之际——

    张辽忽然发觉手中月牙戟难进分毫,竟被……竟被刘辩牢牢的抓在手中!!

    砰!!!

    张辽来不及做出反应,胸口被刘辩一脚踹中,身子飞落一丈外的青石板地面。

    咔嚓、咔嚓!!

    伴着接连数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张辽身下青石板被砸的粉碎。

    怎、怎么会……?

    禁卫们看见张辽的遭遇,面上叫嚣之色不由得凝固,随之换上无以复加的惊恐之色。

    旋即,刘辩左手抓着月牙戟,右手执矛,不断靠近一丈外的张辽。

    张辽单手护胸,艰难的说道:“大王好手段,张辽……技不如人!”

    禁卫们十分清楚,倘若张辽被杀,他们必然不会活命。

    当即,禁卫们开始七嘴八舌——

    “外面还有三十五员禁卫,大王此刻收手还来得及!”

    “大王可要想好,郎中令李儒大人即将赶到!!”

    “大王若一意孤行,怕是不顾太后、唐姬的安危了吗?”

    众人始终不知李儒来此的真实目的,却知李儒若见到此时局面,定不会善罢甘休,毕竟他的背后有只手遮天的董卓!

    ……

    刘辩置若罔闻,仍旧执矛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