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斩杀黄巾贼(求推荐票,求收藏)
    ,精彩无弹窗免费!

    0014、斩杀黄巾军

    刘辩一行离开弘农县,直奔东北方的洛阳。

    次日,二月初一(3月24日)上午辰时过半,进入曹阳县境内。

    弘农郡下辖十一县,曹阳便是其中之一。

    历史上,献帝东归洛阳,就曾露宿在曹阳的田野中。

    碍于刘辩身份特殊,中途并未乘换马匹,反倒匀速前进,所以才会此时进入曹阳地界。

    然,刘辩一行简单吃过早饭,刚巧发现一里之外奔来一辆马车,驾车之人连连催动马匹“驾,驾驾”!

    由于是初春季节,田野中仍旧覆盖薄薄的积雪,是以驾车之人的喊声,刚好传入刘辩等人的耳中。

    就在这时,张辽凝目远眺,发现远处二里之外出现十余位骑兵,正策马疾驰。

    “陛下,可能是附近的黄巾贼。”张辽解释道。

    此时的汉末还没有山贼,而真正的山贼正是黄巾军彻底败亡之后,躲藏在各处荒山野岭、大河水泽的残部。

    当然,也有乡勇壮丁冒充黄巾贼,掠夺各处县、乡、亭、里等各级官员的家资。

    但,此时奔来的十余位黄巾贼则骑着马匹,显然不是冒充,而且身份不一般。

    刘辩道:“无须理会,赶路要紧。”

    张辽、陈到等人会意,继而快速整理携带之物,翻身上马,继续上路。

    不过三个呼吸,飞驰中的马车被黄巾贼追上,为首之人举刀砍向驾车男子。

    不及眨眼间,驾车男子碍于惊慌,瞬间便被砍中脖子,跌落马车。

    旋即,拉车的马儿惊了。

    咴律律!!!

    伴着一道长嘶,马儿疯了一般奔跑,车内接连-发出女人、孩童的惨呼声、哭嚎声。

    碍于赶路要紧,刘辩本不想管,可此时车内有孩子,就不得不管上一管。

    “救人!”

    刘辩夹紧马腹,催马而出。

    下一秒,张辽、陈到以及十员禁卫相继策马而出。

    黄巾贼的首领虽砍死驾车之人,却并未放弃车内的女人,是以带领麾下继续追赶。

    岂料,此时刚好看见对面奔来十余人,且,无不骑着膘肥体健、四蹄翻飞的玄色战马。

    为首之人一袭玄色劲装;

    左右两侧之人均是身披盔甲,分别持有月牙戟、丈长寒枪;

    紧随其后的十人则身披玄色甲胄,背负四支半丈长的标枪,腰间配备战刀,动作整齐划一、气势非凡!

    面对如此装束,为首的黄巾贼不由得愣住了。

    这战马、这盔甲、这装束,分明是西凉铁骑!!!

    这首领曾数次与西凉军对战,虽然侥幸胜过一次,但十分清楚他们的战力!

    眼下,己方虽然也有十余人,可显然不是对方的对手,是以脸上不由得浮现懵逼之色。

    这时,一袭玄色劲装的刘辩,双脚脱离单边马镫,一个纵身便跳上飞驰中的马车。

    下一秒,刘辩慌乱mo索到马缰,随后用力强行勒紧马缰,试图制止受惊的马儿。

    不过三息,刘辩勒住马缰,本能的转身掀开帘布。

    只见车内的妇女额头流血,双眼紧闭,一旁三岁大的小女孩生的粉妆玉砌、煞是可爱,正满脸泪痕、痛哭不止。

    出于本能,刘辩凑上近前,伸出食指一探其鼻息。

    顷刻间,刘辩下意识的将手指缩回,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小女孩的脸上。

    刘辩道:“本帝若早些救助,或许,你-娘就不会死。”

    小女孩并不惧怕刘辩,只是痛哭着拉扯母亲的衣袖,奶声奶气地说:“娘-亲,娘-亲不要丢下青儿,嘤嘤嘤……不要丢下青儿,嘤嘤嘤……”

    ……

    首领身后的麾下,看见西凉铁骑也傻眼了,却并未停止催马。

    嗡!!!

    双方擦肩而过的瞬间,伴着一道清冽的刀吟,十员禁卫齐齐祭出战刀。

    不及眨眼间,黄巾贼无不感觉到一抹寒光闪过眼底,紧接着喉间划过一丝微凉。

    电光火石间,十余位黄巾贼均被释放寒气的战刀割喉。

    干净利落!

    狠辣非常!

    不愧是帝国天骄“龙战”调-教出来的人!

    噗嗤!

    噗嗤!!

    噗嗤!!!

    刹那间,十余位黄巾贼的喉间无不喷出鲜血。

    然,黄巾贼本想开口说话,可话至喉间,反被涌-出的血液阻隔在喉咙之下。

    黄巾贼面对此时的状况,眼中无不涌现恐惧、惊骇,以至于陷入无边的绝望之中。

    就在这时,为首之人在麾下的惨呼声中回过神,本能的扭头看去。

    扑通!

    扑通!!

    扑通!!!

    马背上的黄巾贼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身子相继倾倒栽落地面,抽-搐着身子,在绝望中死去。

    赫然间,首领面对这一景象,瞳孔不由得放大,脸上露出极度震惊之色。

    “你、你们、你们……”首领满口结巴,终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西凉铁骑骁勇善战,世人皆知。

    眼下黄巾贼遭此劫难,作为首领,已然不敢乱来。

    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

    ……

    刘辩走下马车,来到那首领的身边,“车内之人是何身份?”

    那首领闻言,下意识的看向刘辩,疑惑道:“汝是何人?”

    刘辩没有回答,却在不及眨眼间,迅速出手抓向其左腿脚裸,强行拉下马。

    扑通!!!

    初春尚未化冻,导致那首领重重的砸在地上。

    殊不知,那首领经刘辩这么一记猛摔,内脏几乎移位,喉中更是一时腥甜,险些吐出鲜血。

    “是、是曹阳县令长的家眷。”首领如实说道。

    此时的首领虽然惧怕刘辩等人,但却相信,用不了多久,他的麾下会赶来此处,将他们全部杀光!!

    黄巾起义是因为土地兼并,天下大旱导致颗粒无收,朝廷却仍旧不减赋税,导致各地贫苦百姓在巨鹿人张角的号令下,揭竿而起。

    刘辩清楚汉末腐朽的原因,可纵使杀害官员,与家眷有何关系?

    祸不及家人!

    多么浅显的道理。

    殊不知,刘辩委实可怜那小女孩。

    咔嚓!!!

    顷刻间,刘辩夺下禁卫手中战刀,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

    “呃啊……”首领发出一道惨呼,倒在血泊里。

    “陛下,白波军郭太的十万大军,正驻扎在渑池以东,可见此人是郭太……”

    “怎么?”刘辩抬眉看向张辽,“你怕了?”

    张辽撞上刘辩冰冷的目光,吓的连忙翻身下马,拱手作揖:“末将不怕。”

    不多时,刘辩命人将可怜的小女孩送至弘农王府,而后继续上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