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暗夜屠杀(求推荐票,求收藏)
    ,精彩无弹窗免费!

    0015、暗夜屠杀

    马车内,死去的妇女是曹阳县令长的家眷。

    显然,那些黄巾贼自曹阳追来。

    刘辩为了减少麻烦,绕道直奔渑池。

    不消片刻,便有小股黄巾军来到此处,发现首领被杀,无不感到震惊!

    此首领名叫胡才,正是白波军郭太麾下大将!

    虽称为大将,但在刘辩眼中,着实渣的一比。

    但,首领被杀可不是小事。

    不多时,有人发现其他死去的同伴均是一刀封喉,且,伤口极细,显然不是寻常兵刃。

    众人简单一番商议,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奔回曹阳传递消息,另一路则追寻凶手的下落。

    ……

    由于绕道抄近路的缘故,夜幕降临时分,刘辩一行刚好进入渑池地界。

    然,刘辩碍于众人的着装过于扎眼,只好寻僻静之处生火造饭,明日再绕过渑池奔向洛阳。

    不消两刻钟,禁卫们取来干柴与清水,开始造饭。

    此时,跟随两天的杨修却愁眉不展,故而向刘辩拱手作揖,“陛下,此时冰雪尚未化冻,我等行走在荒无人烟的僻静之处,难免会留下脚印,黄巾贼若发现,必然会……”

    刘辩闻言却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向杨修。

    然,张辽眼见陛下不说话,是以冷声道:“区区黄巾逆贼又有何惧?莫不是杨公子怕了?”

    啪啪啪!!!

    刘辩早上才数落过张辽,他此刻竟没觉得此话极其打脸。

    刘辩道:“为何不早说?”

    张辽闻言,反倒不由得愣住了。

    杨修道:“陛下急着赶路,在下委实不知是否该说,还请恕罪!”

    其实杨修所想没毛病,毕竟早上刘辩对张辽说的很清楚。

    郭太纵使有十万大军又如何?

    老子不怕!!!

    殊不知,刘辩当真不怕郭太的十万大军,只是不想找麻烦,否则也就不会绕道。

    “罢了,顺其自然。”刘辩无奈道。

    且不说是初次带兵,刘辩的脑海中拥有两千年的知识储备,竟大意了。

    ……

    此时,随着袅袅炊烟升上夜空,明亮的北极星已然悬挂于天际,不远处时不时的传开虫鸣鸟叫。

    忽然,五丈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一位临时扮作斥候的禁卫返回,拱手道:“禀陛下,发现敌情,人数在五十上下,现已抵达二里外。”

    刹那间,张辽、陈到本能的握紧手中兵器,等待陛下颁布命令。

    “无须理会,继续造饭。”刘辩坐在动物毛皮铺就的地上,一脸淡然道。

    张辽、陈到、杨修三人本能的互看一眼,心中虽有不解,却又不敢发问,只好依从陛下之意。

    随后,三员禁卫继续熬煮栗米粥,杨修则帮忙添加薪柴,其余六员禁卫随张辽、陈到守在三丈外。

    一盏茶后。

    不远处渐渐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而后声音变得愈发清晰,已然演变成走路声、争吵声。

    然,由于刘辩这边正在生火造饭,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皆有火把点燃,是以很容易被发现。

    不过三个呼吸,四十八位头上裹着黄头巾的人来到近前。

    然而,众人看见六位身披玄色甲胄,背负四支半丈长的标枪,腰间配备战刀的人,不由得愣住了。

    这、这扮相分明是西凉铁骑!

    旋即,众人又将目光落在张辽、陈到两人的身上,只见两人气势非凡,英气逼人!

    众人虽然不认识张辽、陈到,却看得出来,这两人绝非善类。

    殊不知,白波军郭太率领十万大军,连破晋阳、河内等郡,遇上前来阻隔的牛辅,双方开始大打出手。

    然,牛辅竟因麾下士卒人心不齐,导致战败,而后返回洛阳,直奔汜水关战场。

    牛辅的麾下士卒,是董卓进驻洛阳之后,收编了大将近何进、车骑将军何苗的队伍,这才导致人心不齐而战败。

    否则,若凭借西凉本部兵马,未必会输与郭太的十万大军!

    此刻,张辽等人正是借着“董卓”伪装自己。

    此时的黄巾军正是寻着脚印至此,却万万没有想到,杀害将军胡才之人,竟是西凉铁骑!

    毕竟,放眼世间敢杀黄巾军的,只有董卓的西凉铁骑!

    然,将军不能白死,何况己方有四十八人之多。

    区区十余位西凉铁骑,有何惧之?

    “我家将军,可是你等杀的?”一人问道。

    张辽、陈到等人没有应声,只是静静的站着。

    刘辩虽秉持顺其自然,但仍旧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由于没有答话,反倒促使对方黄巾贼极为不爽,是以其中一人怒道:“别以为是西凉军,我们就怕了你们,杀人偿命,不共戴天!”

    顷刻间,众人不由得互看一眼,顿时心照不宣的举刀而出。

    “杀人偿命?很好,让他们偿!”刘辩沉声道。

    张辽、陈到闻言会意,下意识的攥紧手中兵器。

    嗡!!!

    不及眨眼间,六员禁卫拔-出腰间战刀。

    旋即,借着夜空洒下的幽柔月光,悍然而战!

    不多时,双方陷入混战,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且,时不时的因兵器相互摩擦而产生一连串耀眼的火花。

    但,火花虽绚烂,却转瞬即逝。

    刹那间,张辽、陈到相继奔出,挥舞手中婉若游龙的兵刃技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道道惨呼声划破此方宁静,一道道飙出体外的鲜血浸染这一方土地。

    不消一柱香。

    张辽、陈到以及六员禁卫,无不浑身浴血,恍若临世凶魔一般,手执兵器查看遍地尸体。

    虽然四十八位黄巾军卒无不倒在血泊里,但为了安全起见,但凡有一息尚存者,无不补刀。

    “陛下,栗米粥已煮好,随时可以食用。”杨修凑上近前,胆颤心惊的拱手作揖。

    张辽、陈到与禁卫们虽勇猛无前,但他们的体内潜能,均是这位“废帝”发掘出来的!

    刘辩虽然没有出手,但,显然比出手还要可怕。

    刘辩没有言语,竟是挥了挥手,目光却不由得落在遍地尸体上。

    ……

    次日,夜将晓。

    禁卫做好早饭,刘辩一行人吃过之后,继续上路。

    有道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