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白波军杨奉(求推荐票,求收藏)
    ,精彩无弹窗免费!

    0016、白波军杨奉

    朝阳初升,微风和煦。

    山野间尽是尚未融化的积雪,以及枯黄的野草。

    如此萧索景致,犹如画家笔下的山野墨宝,述说着希望与生机。

    然,空气中却夹杂着血腥味儿,使闻者会不由得皱起眉头。

    因为,浓烈至极!

    不多时,山野间的一条羊肠小路上,忽然出现六七位农家装扮的人。

    此处出现农家人并不奇怪,可待对方走近,赫然发现诸人头上无不裹着一条黄巾。

    黄巾?

    是的,黄巾军。

    “昨夜那小娘们儿太粘人,否则老子肯定追上去!”一个头领模样的人解释道。

    “将军此言差矣,分明是那小娘们儿识相,知道好生伺候将军!”旁边之人笑着拍马屁。

    “屁话!分明是将军威武不凡,震的那小娘们儿不敢不伺候!”一位满脸堆笑的人,下意识的询问那首领,“对吧将军?”

    首领只是一位百夫长,将军这一称呼,不过是麾下对他的吹捧罢了。

    然,不等百夫长答话,另一人不由得眉头微皱,疑惑道:“哪里来的血腥味儿?好大!”

    顷刻间,众人脸上的笑意不由得凝固,无不轻嗅自远处传来的血腥味儿。

    碍于味道过于浓烈,使得众人无不眉头紧皱。

    当即,百夫长低声道:“快去看看!”

    旋即,众人不由得加快脚步。

    不消半盏茶,众人发现一弯由东向西流淌、半丈宽的小河,河水两侧虽有冰碴,可水中却是鲜红一片。

    这、这是……血流成河?

    众人看见这一景象,无不愣住了。

    不多时,众人渐渐回过神,本能的沿河寻找血水源头。

    不消片刻,众人发现一具趴在河水中的尸体,尸体身上的衣服则与他们的一样。

    显然,是他们的同伴。

    自家同伴被杀倒是不稀奇,奇怪的是,一具尸体难以染红一条数十丈长的河水!

    况且,尸体周边结了一层冰碴,显然死去很久。

    老话常说,死者为大,且不说经历了什么,理应将尸体捞上来。

    可是,当那百夫长准备下河捞上来之际,却被身后的一位小卒抓-住衣服,且,指向远方。

    百夫长对此极为不解,却仍旧顺着小卒的手指,望向远方。

    赫然间,只见四具尸体同样趴在河水中,岸边杂草丛中仍旧有三具尸体,而岸上……

    尸横遍野,触目惊心。

    人间炼狱,修罗杀场!

    顿时,在场众人无不懵逼。

    不消片刻,众人不顾河水刺骨冰凉,纷纷趟着河水奔向对岸。

    很快,众人面对遍地尸体,双-腿无不发起颤抖,或吓的跌坐在地,或不受控制的吓尿,或忍不住一番呕吐。

    “是谁!是谁干的?是谁干的!?”百夫长已然吓的面色苍白,正跌坐在地发出怒吼。

    然,遍地尸体早已气息全无,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不消一刻钟,一个小卒凑上近前,拱手道:“将军,凶手应该离开不久,五丈外有生火造饭的痕迹。”

    百夫长闻言看向小卒,旋即慌忙起身,脚下踉跄着步伐奔向五丈外。

    很快,百夫长当真发现地上有造饭的痕迹,而且灰烬仍旧存在一丝温热。

    刘辩虽然懊悔忽略马蹄印,可对于眼下造饭的痕迹,却是有意为之。

    不仅如此,就连那河水中的尸体,同样是有意为之。

    既然伪装成“西凉军”,就要有西凉军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觉悟。

    若什么线索都不留下,还能是西凉军吗?

    更何况,郭太率领的白波军驻扎在渑池以东,对洛阳虎视眈眈,刘辩不过是给他加点儿作料,方便激发与董卓之间的战斗。

    刘辩这般做法并非卑鄙无耻,不过是借力打力罢了!

    况且老话常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人数虽少,却不见得就是弱势的一方,相反,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

    毕竟,在刘辩眼中,董卓和黄巾军都不是好东西!

    狗咬狗,咬死一个少一个。

    ……

    就在这时,一个小卒连忙跑来,拱手道:“将军,凶手应该是骑兵,正奔向洛阳方向。”

    骑兵?

    洛阳方向?

    百夫长闻言,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两位小卒,吃惊道:“难道是……西凉铁骑?”

    “难怪他们先前绕道曹阳,目下绕道渑池,原来是回洛阳!”其中一个小卒吃惊道。

    “是,一定是!”另一个小卒恍然大悟,“他们来的方向是弘农,看样子这次得手了!”

    砰!!!

    首领闻言瞬间想通,忍不住握拳砸向地面,“董卓!好,很好!!”

    “将军,咱们该怎么办?”小卒追问。

    “胡才与杨奉是老交情,绝不会坐视不理,咱们去找他。”首领话音坚定道。

    “对,最好将西凉铁骑拦在洛阳城下,给胡将军报仇雪恨!!”另一个小卒附和道。

    旋即,众人面向遍地尸体一连三叩首,起身直奔渑池。

    ……

    午时将尽。

    渑池城外,白波军杨奉的驻军营盘。

    随着卫士传令,百夫长一行七人步入营帐。

    可是,不等七人跪地见礼,已然痛哭流涕。

    此时,身形魁梧、披有盔甲之人坐在几案后,看着手中兵书竹简,冷声道:“哭哭啼啼,何以成为我军中将士?”

    啪!!!

    那人将竹简摔在身前几案,瞬间露出一张留有两撇短须,刚毅面容,略带怒色的面庞。

    显然,此人正是白波军名将,杨奉!

    刹那间,七人无不吓的浑身颤抖,双-腿不受控的跪在地上。

    “禀将军,我家胡才将军被西凉贼杀了,贼人这会儿还未返回洛阳,请你一定要为我家将军主持公道啊!”百夫长解释道。

    胡才被董卓的人杀了?

    杨奉闻言,身子不由得巨震。

    “董贼,焉敢如此待我兄弟!”杨奉话音未落,双手已然紧攥成拳。

    然,杨奉虽有心杀贼,却不便离开此地。

    殊不知,渑池乃由董卓麾下中郎将段煨驻守,杨奉在此驻军,实为防止段煨增援洛阳。

    至于段煨没有攻破杨奉,则因对方军中有一员虎将,徐晃!

    杨奉道:“传令徐公明,命他率领一千将士,前去斩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