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陈到怒了(求推荐票,求收藏)
    ,精彩无弹窗免费!

    0023、陈到怒了

    在刘辩看来,杨奉难堪大用,是个猪队友。

    但实际,杨奉并非那么菜。

    虽然徐晃的军中威望胜过杨奉,但如今的徐晃投敌了。

    因此,正是杨奉重拾军心,凝聚实力之机。

    于是,杨奉第一时间做出决定,将支持徐晃的军卒全部斩杀。

    单凭这份决断能力,足以证明他并非那么菜,至少有一定的警觉性。

    如今降服的军卒有一千六百余人,加上杨奉麾下五千余人,足有近七千人之多!

    杨奉不知西凉军有多少人马,但对战徐晃及麾下千人军卒,几乎不成问题。

    更何况,徐晃是叛将,杨奉麾下是正义之师。

    军心凝聚,必胜!

    ……

    不消片刻,双方停在相距三十丈的原野上。

    杨奉面色铁青,身披盔甲,提着寒枪策马出阵,冷眼望向徐晃以及“西凉军”。

    下一秒,杨奉发出充满不屑的冷哼,“区区十余位西凉军,他徐晃竟然投敌?好,很好!!”

    三十丈,不过七十米。

    纵使烈日偏西,小有晃眼之感,杨奉仍旧能够看清对方的衣甲装束。

    “哪位将军可愿上前一战?”杨奉目不斜视,问向身后的四位千夫长。

    四位千夫长闻言,均是下意识的互看一眼。

    对方且不说是西凉军,独一个徐晃,纵使三人合力都未必是其对手。

    然,眼下的徐晃是敌军,更是叛将,没有什么可惧怕的。

    “将军,末将愿往!”请战之人策马而出,来到杨奉身侧,拱手作揖。

    杨奉闻声,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只见对方身披盔甲,手执一双半丈长的狼牙棒,威武非常。

    此人名叫李荣,与杨奉征战沙场多年,战绩斐然,算是杨奉的绝对亲信。

    杨奉清楚徐晃的厉害之处,甚至担心无人敢出去对战。

    燃,杨奉大喜道:“好,本将恭候凯旋!”

    “将军姑且放心,没将这就砍下那竖子的首级!”身形魁梧的李荣话音未落,夹紧胯下战马,挥舞一双狼牙棒便冲了出去。

    ……

    与此同时,刘辩等人刚好看见对方军阵之中冲出一人。

    “是、是李荣?”

    “李荣手段非凡,杀人不眨眼!”

    “据说,李荣能举起三百斤的石锁,臂力惊人啊!”

    顷刻间,骑兵们发现是李荣,无不发出吃惊的感叹。

    这时,面泛杀机的徐晃拱手道:“陛下,末将请战,斩了此獠的首级!”

    “杀鸡焉用牛刀?区区小事,还是小爷来吧!”陈到话音未落,已然策马而出。

    徐晃闻声,下意识的扭头看去,连忙呼喊:“唉、陈叔至!你……”

    “罢了,公明还没看出是吗?他心底有气,想要发泄。”张辽话音落下,反倒扭头向刘辩拱手作揖。

    刘辩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向远去的陈到。

    陈到性子冲动,这一点一定要让他改正,否则必然会因此而吃亏。

    至于武技方面,即使对方能举动三百斤的石锁,在陈到面前绝走不过五个回合!

    此刻,徐晃面对渐去渐远的陈到,加上张辽的一番解释,唯有无奈的静候消息。

    ……

    不消三个呼吸,手执寒枪的陈到来到对方三丈外。

    李荣眼见来了一个“嫩芽”,是以发出阵阵大笑。

    陈到一脸不解,却冷声道:“趁着还能喘气儿,那就让你多笑一会儿吧!”

    刹那间,李荣闻言不由得止住笑声,怒道:“小娃娃,你还没断奶吧!快些回去找你-娘,吃……”

    李荣口中的“奶”字尚未落下,只见陈到已然满面怒色,举枪而来。

    “小娃娃,你很沉不住气啊!”李荣夹紧马腹,挥动狼牙棒迎了上去。

    不过两个呼吸。

    一个愤怒非常,一个满心不屑,很快便兵器撞击,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

    李荣征战沙场多年,完全不将“嫩芽”陈到放在眼里。

    怎奈,就在两人擦肩而过之际,陈到反手挥出一枪,直击李荣的后背。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李荣真切的听到耳后袭来一阵劲风,没来得及回头,便被寒枪砸落马下。

    什、什么,竟被一个小嫩芽打落马下?

    李荣对此遭遇无比吃惊。

    当即,李荣下意识的扶正盔帽,试图奔向战马,使出杀手锏。

    然,就在李荣的左脚搭上单边马镫之际,陈到已然挥枪而来。

    “呃啊……”

    不及眨眼间,李荣只觉一道寒光闪过,肩膀便被枪头话中,飙出尺长血线。

    旋即,李荣碍于肩膀吃痛,来不及翻身上马,再度跌落马下。

    陈到一枪得手,折身而返,举枪直刺李荣的后心。

    几在同时,远处军阵中的杨奉见此,当即直呼:“李荣有危险,快、快去救他!!”

    “将军,末将这就前去搭救!”这时,一个身形魁梧非常,手持宣花板斧的武将,冲了出去。

    噗嗤!!!

    不等那武将冲出去十余丈,眼睁睁的看着李荣被刺中后心。

    下一秒,陈到胯下跃起前蹄的战马,这时刚好落地,“咔嚓”一声踩碎李荣的小-腿。

    呃啊……

    刹那间,李荣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面对李荣的惨状,手持宣花板斧的武将忘记勒紧马缰,已然来不及折身返回,径直冲至距离陈到三丈之外。

    陈到闻声,却独对饱受痛苦,即将死去的李荣怒道:“这,便是惹怒小爷的下场!”

    旋即,陈到拔-出寒枪,冷眼看向冲至近前的武将。

    “李将军!李将军!!”来将不见李荣回应,当即举起宣花板斧冲向陈到,“小娃娃,纳命来!!!”

    小娃娃?

    陈到面色铁青,挥枪而出。

    不及眨眼间,来将只觉眼底闪过一道寒光,继而真切的察觉喉间划过一丝微凉。

    “呃、呃、呃啊……”不及眨眼间,武将下意识的低头,却突然飙出一股血线。

    旋即,武将满面震惊,不等发出呼喊,鲜血已然浸染衣襟。

    扑通!!!

    顷刻间,武将伴着无限恐惧,坠落马下。

    此时,骑在马上的陈到仍旧面色铁青,望向对面的杨奉大军,放声高呼:“弘农王麾下陈到,谁敢与我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