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誓取徐晃首级!
    ,!

    0030、誓取徐晃首级!

    啪!

    刘辩怒拍面前的胡案。

    张辽见状不明具体情况,却知必然触怒陛下,是以连忙屈膝下跪。

    “身为袍泽,理应顾及陈到的安危!

    此次算你立功,既往不咎,若有下次,必杖责于你!”刘辩冷声道。

    张辽闻言会意,作揖道:“诺,多谢陛下宽恕末将。”

    陈到性格冲动,早晚会坏事。

    然,张辽明知敌军数量庞大,却不顾袍泽之义率先回营,理应同罪论处。

    旋即,禁卫便是陛下怒斥张辽的消息传了出去。

    不消一刻钟,满脸得意的陈到率领麾下返回大营。

    然,陈到翻身下马之际,反被禁卫强行拿下,并说:“陛下有令,陈到违反军纪,押入主帐杖责三十,以儆效尤!”

    陈到闻言反倒懵逼了。

    “虽然回来迟了,可我是为了斩杀敌军,哪里有错?我不服!我要见陛下,我没有错!!”陈到连连呼喊,被禁卫押入主帐。

    周围的军卒因打胜仗而满脸兴奋,却因陈到违反陛下军令,立时陷入疑惑与懵逼中。

    不多时,军卒们开始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不消片刻,中军大帐内传出清晰的杖责声,以及陈到的惨呼声——

    “啪!啪!啪!”

    “我不服,我全力杀敌没有错,陛下,末将冤枉啊!”

    “触犯军纪,不知悔改!打,重重的打!!”刘辩怒道。

    “啪!啪!!啪!!!”

    “陛下,陈将军一心为了杀敌,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张辽求情道。

    “求情者,同罪论处!”刘辩怒道。

    帐外的军卒闻声,无不为陈到感到不值,却又不敢触怒天颜,毕竟军令不可违!

    此时,杨修不明情况,不顾门口禁卫们的阻拦,强行冲了进去。

    可是,杨修看见眼前的一幕,不由得一脸懵逼。

    “呃啊……我不服、不服!!”陈到仍旧发出惨呼。

    刚巧,此时的徐晃率军回营,听到士卒们议论之事,第一时间冲进主帐。

    可是,不等徐晃开口求情,面对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满面懵逼。

    这、这是啥情况?

    不消半柱香时间,陛下怒斥张辽、杖责陈到不守军纪的消息传遍全营。

    ……

    此时的李乐麾下大军,正因接连两次偷袭陷入高度恐慌,毕竟敌军来的突然,不知何时再陷危机。

    同时,在数位百夫长的统计下,吃惊的发现,竟死伤两千四百余士卒!

    不过撒泡尿的功夫儿,就在两千多人死伤!!

    这是闹哪样?

    身形肥胖,腰间悬挂战刀的李乐,看见哀嚎一片的惨状,不由得扶了一下盔帽。

    李乐与杨奉同为白波军,十分清楚对方的战力,可眼下状况令他感到意外。

    且不说杨奉刚死,华雄趁机袭营杀死两千将士,此时军中理应处于恐慌才对,怎么可能会全力反击?

    当然,即使弘农王收编徐晃以及五千将士,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造成这等摧枯拉朽的场面!

    殊不知,李乐彻底懵逼,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

    ……

    辰时一刻。

    段煨大营。

    华雄因为冲动,三千麾下无一生还,导致被杖责。

    段煨虽然有气,可华雄毕竟是上将,若刘辩突然率军前来,将无人能够抵挡。

    于是,段煨带上疾医研制的创伤药,来到华雄的住处。

    此时的华雄趴在榻上,双手紧握成拳,忍耐臀-部伤患。

    不多时,段煨拿着创伤药步入帐内,忍不住说道:“你可知错?”

    华雄知道做错事,却不愿承认,反倒扭过头去不予理会。

    段煨对此摇了摇头,继而凑近榻边,直接掀开华雄身上的罗衾。

    赫然间,一片鲜血淋漓的画面闯入段煨的视线中。

    万幸华雄是一员上将,若换做普通小卒,多半会被打死!

    不过,华雄对伤患的隐忍,着实让段煨感到吃惊。

    “哎、你……”华雄连忙出手抓向罗衾,却意外撞上段煨投来的目光。

    “给你带了创伤药。”

    “不用!就算被打死,也是我应得的。”

    华雄话音落下正要起身,反被段煨强行按倒,为其上药。

    殊不知,华雄深知有错,却更加不敢面对段煨,尤其他此时还是这般举动。

    于是,华雄无奈,只好咬紧牙根忍耐那份痛楚。

    不消片刻,帐外传来斥候的声音,“禀将军,有紧急军情。”

    “进。”随着段煨应声,那斥候便来到帐内。

    段煨停止上药,与忍痛的华雄齐齐看向那斥候。

    “将军,弘农王今早发兵奇袭李乐,可在张辽、陈到回营之后,反而遭到怒斥与杖责。”斥候如实说道。

    段煨已知李乐率军来此,也知道刘辩彻夜训练麾下,却不知竟会奇袭李乐!

    然,段煨却对刘辩怒斥与杖责张辽、陈到表示不解,“可知具体情况?”

    “回将军,陈到不受管束,犯下军纪遭受杖责,张辽则不顾袍泽之义,率先回营而被怒斥。”斥候如实道。

    “哈哈哈……”华雄突然发出大笑。

    段煨不解他为何发笑,下意识的看向华雄。

    华雄不屑道:“老子当真高看他弘农王了,没想到区区一介废帝竟也会摆谱!”

    转眼,华雄看向段煨,“将军,废帝此举明显会导致军心不稳,若此时派出一队兵马,必然会杀的他措手不及!若足够幸运,还可以斩下废帝首级,在相国面前必是大功一件啊!!”

    段煨闻言却没有反驳,因为他刚刚得到郎中令李儒命人送来的消息——相国大人迁都在即,派出高顺和陷阵营开路。

    董卓迁都在即,路上却有刘辩、李乐甚至是郭太拦路,高顺必然会不负一切代价,踢开拦路石。

    然,段煨许久没有攻破杨奉,已然令董卓十分恼怒,眼下又有刘辩拦路,是以在这关键时刻,不得不做出全力反击。

    只是,段煨军中能征善战者,唯华雄尔。

    眼下华雄被杖责,段煨对此不免懊悔非常。

    “将军还在犹豫什么?”华雄道:“此时若与李乐前后夹击,必会拿下废帝!”

    段煨叹息道:“可是,军中除你之外,几乎无人可用啊!”

    “哈哈哈……此等小伤,将军忒瞧不起我华雄了!”华雄紧-咬牙根,奋身而起身,低喝道:“取本将的兵器来,誓取下徐晃首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