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用间(中)
    0032、用间(中)

    “中郎将段煨,别来无恙啊!”

    说话之人满脸英气,一身玄色劲装,尽显干练十足。

    段煨定睛看去,眉头不由得微皱,疑惑道:“你是何人?”

    碍于事发突然,此时段煨的头脑还是懵的,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何来路。

    更何况,能够进入城内,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官邸,甚至悄无声息的换掉护卫,显然手段非凡!

    可是,在段煨的印象里,似乎没听说有这样干净、利落的人能做到。

    是以,此刻段煨极为不解的看向对方。

    “龙禁尉,张辽!”

    什么?

    龙禁尉,张辽?

    他、他不是遭到废帝的怒斥,离营而去了吗?

    怎、怎么会出现在此?

    难道说,废帝根本就没有怒斥张辽,而是故意放出虚假消息,引他们上钩?

    此时此刻,段煨的脑子瓦特了。

    没错,此人正是张辽!

    段煨身边的护卫,正是张辽麾下的禁卫。

    原本的护卫,均被禁卫神不知、鬼不觉的抹脖子杀死!

    然,万幸街上刮着呼呼的风声,促使段煨没有发觉。

    至于段煨所得知的怒斥、离营,哼……真是被他的天真打败了!

    如段煨所想,张辽宁愿背叛董卓,也要护卫废帝的安危,岂会轻易离营而去?

    至于段煨不认识张辽也属于正常,毕竟他是中郎将,张辽不过是个小角色,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不过,经历此次事件,段煨将会永远记住张辽的这张脸!

    “张辽!你、你难道不怕董相国杀你全家吗?”段煨不敢相信,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董相国?哼……”张辽极为不屑的冷哼,“陛下曾说,董贼会有血光之灾!当时我还不信,现在却非常相信。”

    张辽话音落下,面色瞬间微寒,冷声道:“董贼余孽,一个不留!”

    “诺!”六员禁卫齐齐应声,瞬间抽刀冲进正堂。

    不多时,一道道惨呼声在段煨耳畔响起,促使他满面愤怒,挥拳砸向张辽胸前。

    然,张辽一个侧身躲过,猛然祭出一记拳尖,直击其腋下三寸章门穴。

    章门穴,屈肘合腋处,位于人体的侧腹部,第11肋游离端的下方,轻戳即痛!

    若遭受重物撞击,将导致肋骨折断,刺破内脏,神仙难救!

    此,乃特种兵近战格斗技击术中‘一招制敌’的绝佳法门!

    俨然,张辽有学到技法的精髓,没有辜负帝国天骄‘龙战’兵王的教学。

    “呃?”段煨瞬间吃痛,脚下不由得向后踉跄,“你、你这是……”

    汉末三国极少使用近战搏斗,促使段煨非常吃惊张辽的技法。

    然,段煨碍于腋下吃痛,难以反击,反倒怒视张辽。

    张辽没有理会满脸震惊的段煨,反而抱起幼童,大步离去。

    不多时,待官邸内屠杀殆尽,段煨被禁卫强行拖了出去。

    ……

    刘辩大营。

    华雄亲率五千将士,抵达大营前方半里之外。

    此时的大营,已不再像昨夜那般灯火通明。

    相反,火把极少,没有加紧训练的呼喝声,一派安宁祥和的景象。

    然,如此气氛正和华雄之意。

    华雄低声道:“生擒废帝者,加官一级!斩杀废帝者,加官三级,赏万金!!”

    此时的万金没有多少钱,可加官三级,足以光耀门楣,是以众将士无不目露凶光,下意识的攥紧手中兵刃。

    至于徐昂,华雄自信是他的囊中之物,别人休想斩杀!

    “攻!!!”伴着华雄一声令下,全军将士纷纷奔向半里外的大营。

    不消半柱香时间,冲锋在前的战马强行撞碎木制营门,将士们一窝蜂似的冲进营内。

    然,营内与外面所见差不多,只有少数几个闲散之人。

    当闲散之人发现敌军袭营,不等发出呼喊,已然死在敌军飞掷而来的标枪之下。

    下一秒,将士们纷纷举枪冲进营帐,试图逢人就杀、见人就砍!

    怎奈,营帐内竟然一个士卒都没有!

    怎么会一个都没有?

    难不成凭空消失了?

    殊不知,刘辩大营内的一举一动,皆有发战争财的人泄露消息。

    可是,自从张辽带领麾下离营之后,几乎没有流出任何消息。

    因此,与废帝离心离德的士卒们,绝不会凭空消失,甚至提前做出准备。

    相反,按照他们最初的想法,应该会主动投诚,献出废帝才对。

    就在军卒发现问题,来不及告知校尉华雄之时,身披盔甲、手执开山斧的徐晃自暗处走来。

    “是徐晃?”

    “将军!发现徐晃,他在那!!”

    顷刻间,军卒们发现徐晃的身影,纷纷呼喊着提示华雄。

    骑在马上的华雄闻声,本能的扯动缰绳扭头看去,当即呼喊道:“尔等前去擒了废帝,此獠交给本将!”

    几在同时,华雄麾下五千将士全部进入大营,无不奔向各处,试图进行砍杀。

    可就在这时,两个三丈长、周身装有铁枪头的木制栅栏,突然堵住营门。

    忽然,两支手执弓箭的百人队伍出现在栅栏前方,分前后两排站立,无不取箭搭弦。

    这时,一位手执寒枪、稚气未消的小将来到近处,怒道:“放箭!!!”

    嗖嗖嗖!!!

    不及眨眼间,羽箭离弦而出,刺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厉啸,无不射在敌军的身上。

    一时间,营盘之中发出一道又一道凄惨嚎叫声,一个接一个的倒在血泊里。

    华雄此时,已经与徐晃陷入激烈的对战,完全没有意识到周围的状况。

    然,弓箭手一直放箭,直到将背上两壶羽箭射光,这才随着手执寒枪的陈到冲上去杀敌。

    是的,陈到完好无损,依旧生龙活虎,战意狂飙!

    至于先前所谓的杖责三十,哼哼……一群大傻叉,苦肉计罢了!

    不过三个呼吸,陈到率领百人队伍与敌军陷入混战。

    大营两端,由徐昂麾下的两位千夫长带队,分别率领一千精锐‘地毯式’冲杀而出。

    很快,大营上空回荡一道道凄惨的叫声,声传数里,令闻者无不胆寒。

    ……

    半个时辰后。

    一位神情慌张的斥候,来到李乐所在的军帐,拱手道:“禀将军,双方厮杀以惨烈收场,华雄、徐晃皆有受伤,唯独废帝去向不明。”

    “好!留下百人造饭,其余人即刻结阵,一雪前耻!”李乐怒道。

    “诺。”斥候应声,转身离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