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他竟然还没死!
    0050、他竟然还没死!

    正如此时。

    一辆气派十足的皇家马车,行驶在奔向新安的官道上。

    纵使马车外哭声、喊声、骨骼碎裂声响成一片,仍旧没有影响车内的人。

    车内坐着两个人。

    一个身形肥胖,面色铁青,留着络腮胡须,正闭目眼神,丝毫不关心外面的事。

    另一个身形矮小,身披高贵华服,面容非常稚-嫩,正试图透过车窗,看向外面的景象。

    此二人正是乱汉之贼董卓、傀儡小皇帝刘协。

    就在这时,董卓开口道:“皇帝,你应该高兴才对,毕竟咱们这是迁都。”

    “迁都?为何要高兴?”面庞稚-嫩的刘协看向一旁的董卓,问道。

    “皇帝生在洛阳,长在洛阳,理应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欣赏一下大好河山。”董卓仍旧闭着双眼。

    刘协知道董卓的恶行,可他无能为力,值得仰仗的那些老臣多半被杀,只能乖乖听话。

    “寡人曾经养过一只金丝雀,皇兄不喜欢将金丝雀关在笼子里,放飞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此刻,刘协的目光自车窗外转向董卓,“相国,外面的世界真的有那么好吗?”

    “当然,有很多稀奇有趣的东西,绝对是皇帝在宫里看不到的。”董卓道。

    “那……我们还会回来吗?”刘协试探性地问。

    然,此时的董卓忽然睁眼,缓缓的看向一脸无知的刘协,“既然出去了,何必要回来?更何况,外面的世界远比留在宫中好的多,所以皇帝还是打消回来的想法吧!”

    刘协不言语,反倒起身跪在车窗边,掀开能够隐约看见外面的帘布,看向雪中血景。

    一个个痛哭惨嚎的男女,不愿前进一步,反被军卒砍死在血泊里。

    鲜红的血液泼向落满雪的地面,很快,洁白的雪花变得鲜红一片。

    那是,触目惊心的红。

    小小年纪的刘协,对此并没有感到害怕

    只是……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

    可他们,似乎并不想离开这片故土。

    就在这时,一个与刘协年纪差不多大,梳着两只羊角辫的女孩,跪在地上摇晃倒在血泊里的父亲。

    虽然距离很远,刘协也不甚明白女孩的心情,只知道她哭的很伤心,比麻布玩偶丢失了还要伤心。

    唏律律!!!

    忽然,一道尖锐的马嘶响彻刘协的耳际。

    下一秒,碍于小女孩挡着骑兵的去路,促使膘肥体健的战马前蹄跃起。

    不及眨眼间,战马在骑兵的操控下,两条前蹄很是自然的落地。

    咔嚓!!!

    只觉一道脆响回荡的耳际,促使刘协的身子打起一个冷颤。

    赫然间,那小女孩丝毫没有发出呼喊,便死在战马的铁蹄之下。

    腰椎骨、头盖骨,被战马的两只蹄子踩得粉碎。

    不多时,随着其他战马相继前进,小小的身子很快便被踩踏成一块血饼,滚烫的血水将雪花融化,逐渐漾开刺眼的红。

    此时此刻,刘协的双眼蒙上一层水雾,脑海中却不由得想起那只飞走了的金丝雀。

    它,还好吗?

    外面的世界,真的如董卓所说的那般美好吗?

    小刘协不知道,反倒希望能够再见到那只金丝雀。

    随着时间的流逝,气派十足的马车距离洛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远到令刘协误以为,这就是外面的世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一位身披盔甲、身形精悍的百夫长来到马车前,屈膝跪地道:“禀报相国大人,风雪太大,贱民难以行进分毫。”

    “难以行进分毫?”董卓扭头看向车窗外,看了看雪中苍茫的天色,反而怒道:“就算杀光所有人,也要杀出一条血路!否则,你提头来见。”

    “诺。”百夫长应声,起身大步离去。

    “他们真可怜。”刘协看着瑟瑟发抖的百姓们,嘴上喃喃道。

    “可怜他们?可谁来可怜皇帝?这些贱民阻碍皇帝出去看世界,就是该死,对不对?”董卓撞上刘协的目光,沉声问。

    不消两个呼吸,刘协张了张嘴,不等说出答案,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董卓何在,有厚礼送上!”

    “何人在那?”

    军卒们面对突如其来的声音,纷纷手执标枪,冷眼看向苍茫的四周。

    不多时,自风雪中逐渐显露出一伙骑兵,穿着打扮反倒却是西凉特有的装备。

    “尔等是何人?”一个百夫长问话之余,近百位军卒冲了出去,以半圆的形式护着气派十足的马车。

    嗖!!!

    一个用麻布包裹着的球状物体,被抛上半空,滚落在百夫长的脚下。

    显然,包裹中是董越的首级,可碍于天寒地冻,血液早已凝固,加上麻布表面的雪花,导致百夫长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这是送给董相国的第三份厚礼,他一定会喜欢!”说话之人肯定道。

    那百夫长虽然不解,但对方口口声声说,是送给董相国的厚礼,故而不便拆开查看,只好将球状物体送给董卓。

    不多时,百夫长捧着球状物体来到马车旁,将对方的来意道明。

    然,此刻正在迁都的路上,加上风雪天,促使董卓也不知道是谁,只好命百夫长将东西呈上来。

    旋即,马夫掀开帘布,百夫长将球状物体呈至车内。

    “好大一颗雪球啊!”刘协看着这颗堪比西瓜的雪球,瞬间发出由衷的感叹。

    董卓瞥了一眼孩童心性的刘协,继而除去麻布表面的雪。

    很快,董卓反倒麻布包裹着的东西产生一丝好奇。

    “猜猜看,此中为何物?”董卓下意识的看向刘协。

    “既然有人送礼物给相国,想必应该是个宝贝!”刘协不假思索道。

    “我看未必。”董卓话音落下,双手强行拆开冻得结实的活扣。

    待麻布拆散开来,被包裹着东西暴露在董卓面前。

    刹那间,董卓的瞳孔不由得微张,嘴角接连抽-动。

    “是什么好宝贝?”刘协面对呆愣的董卓,本能的伸出手,将那东西搬过来,试图查验个仔细。

    “呃啊……”刘协发出一声尖叫。

    虽然董越是董卓的侄子,但刘协却没见过他。

    “是他?他竟然还没死!竟然还没死!!”董卓紧-咬牙根,脖子上已然青筋暴起,双手逐渐紧握成拳。

    求收藏,求推荐票啊!!!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