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骁将无穷力量,试比天高!
    0055、骁将无穷力量,试比天高!

    刘辩脚下踩着疾绞连环步,

    不过半柱香时间,便抵达两个禁卫的身边。

    不过,此时的两个禁卫已然坠落马下,气若游丝。

    奔至近前的刘辩,仍旧借用浩然之气,气贯寒槊,瞬间洞穿军卒的心脏。

    唏律律!

    就在这时,伴着一道马嘶回荡在刘辩耳际,使得不由得扭头看去。

    不巧,奔来的战马距离地上躺着的禁卫不足一丈,军卒正挥刀而来。

    嗖!!

    情急之下,刘辩祭出寒槊,直取战马眉心。

    同时,刘辩的脚下再度运起疾绞连环步,紧随寒槊而去。

    啪嗒、啪嗒……唏律律!!!

    战马忽然跃起前蹄,就在铁蹄尚未落下之际,寒槊径直刺入战马的腹部,并引发一道马嘶。

    马上军卒见状,当即挥刀看向已然近身的刘辩头顶。

    刷!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战刀距离刘辩头顶不足三寸之际,暗处忽然袭来一道尖锐厉啸,划过长空,直取那军卒的腋下。

    噗嗤!!

    袭来的兵刃不仅贯穿军卒身体,还将军卒击落马下,致使身子落向两丈开外,且,砸中另一位袭来的军卒战马,并引发一道马嘶。

    顷刻间,刘辩猛然扭头望向兵刃袭来的方向。

    同时,身边的战马碍于吃痛,已然侧身倒地,浑身抽-搐。

    刘辩这一看不要紧,刚好看见一个飞熊军卒的身子被某种强大的力量砸飞。

    是的,砸飞了。

    刘辩借助战马间的空隙,隐约看见对方手执一杆玄色大戟,那人身披简易盔甲,身形魁梧,臂力惊人。

    是的,臂力惊人。

    正如此时,那人再度挥舞大戟,径直拍在军卒的胸口。

    刹那间,军卒伴着狂喷而出的鲜血,身子径直飞向三丈开外,将一位背对着的同伴砸倒。

    “此人真乃猛士也!”刘辩由衷赞叹。

    只是,在刘辩的印象里,汉末三国使用戟的武将有很多,但如他这般臂力的却没有几个人。

    然,刘辩很快便想到一个人,只是……似乎又不像,毕竟那人的兵器是……

    刘辩一念及此,已然转头看向方才袭来的兵器。

    赫然间,刘辩只见那兵器竟然也是一杆大戟!

    两杆大戟?

    汉末三国使用双戟,加上如此臂力,唯有一人。

    古之恶来,典韦!

    按照时间推算,此时的典韦应该在汜水关战场,而且是陈留太守张邈的麾下军士。

    他怎么回来此?

    眼下战事紧急,刘辩来不及细想,毕竟有这个超级猛将加入自然是极好的。

    旋即,刘辩在短时间取出寒槊,一连借用浩然之气击杀三个敌军,随后取出重达四十斤的大戟。

    “接戟!!”气贯手臂,刘辩借用浩然之气发出呼喊。

    然,喊声未落,大戟已然划破空气的阻力,径直袭向典韦身侧的一位飞熊军卒。

    此刻,典韦刚好大戟怒砸一位军卒的头顶,将那军卒砸的七窍流血而亡。

    刹那间,身形魁梧的典韦闻声望去,刚好看见两丈外奔来一个举着战刀的军卒,而军卒身后头部上方则袭来一杆大戟。

    噗嗤!

    玄色大戟贯穿军卒后心,径直击破马首。

    唏律律!!

    战马遭遇突如袭来的重击,发出连连嘶叫。

    同时,马上军卒察觉到耳后袭来的破空之声,却难以回头,死的不明不白。

    刹那间,马身凌空转体180,反将军卒‘咔嚓’一声砸在血地上。

    “好强大的气势!!”典韦对此发出感叹。

    旋即,典韦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刘辩身上,刚好看见他挥动婉若游龙的武技。

    典韦没见过刘辩,但却着实为了废帝而来。

    至于方才祭出大戟,只是单纯的认为,刘辩与飞熊军处于敌对,才会出手相救。

    然,不过两息,典韦通过强大臂力挥动大戟,将凑上近前的三个飞熊军卒生生逼退。

    旋即,另一杆大戟入手,典韦冷眼看向再度凑上近前的五个飞熊军卒,是以连连-发出大笑,“哈哈哈……受死吧!!”

    典韦话音稍落,已然舞动双戟如龙入海,恍若无视敌方所有防御一般,一个接一个的飞熊军卒被双戟砸飞,且,时不时传来得意的笑声。

    远处,场外观战的董旻见此,眼角的肌肉连番跳动,更是不由得握紧手中兵刃。

    “此獠是何人?”董旻问向身边的一位中年文士。

    然,一身儒衫打扮的文士轻捋胡须,摇头道:“请恕在下眼拙,不识此子。”

    典韦刚在汜水关小试身手,尚未扬名,那文士自然不会认得。

    不过,今日刘辩一行若侥幸胜出,恐怕董旻与文士,想不认识典韦都难。

    “此獠臂力惊人,若能坚持半个时辰,这一千飞熊军恐怕……”

    董旻话音未落,文士作揖道:“在下有一计,不知将军可否听得?”

    董旻闻言,不由得挑眉,继而扭头看向那文士,“但说无妨。”

    文士道:“此时风雪已停,不如继续火烧洛阳城,毕竟弘农王救下的那十五万人,总是需要安身立命之地的。”

    董旻对此不由得瞳孔微张,旋即嘴角逐渐上扬,笑道:“好!就依了先生的计策。”

    旋即,董旻命人返回洛阳城,重新点燃被大雪熄灭的房屋建筑。

    ……

    此时,虽然有典韦的加入提高了战斗力,但是骑兵们由于战力不济,仍旧一个接一个的倒在血泊里。

    余下的两员禁卫,皆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却庆幸被徐晃、张辽护在身边,没有遭到毒手。

    一刻钟后,无视敌方所有防御的典韦,舞动双戟来到张辽、徐晃的身边。

    由于典韦的到来,飞熊军卒反而不敢凑上近前,只好手执兵刃虎视眈眈。

    “猛士好身手,如何称呼?”张辽问。

    “吾乃陈留典韦,前日听闻陛下战胜白波军杨奉,特来投身帐下!”典韦冷眼看向飞熊军卒,问道:“两位如何称呼?”

    “并州雁门,张辽。”张辽道。

    “河东小吏,徐晃。”徐晃道。

    典韦闻言倍感吃惊,猛然扭头看向极具英武之气的张辽、身形魁梧的徐晃,却问:“陛下何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