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一二递进,配合无间
    0056、一二递进,配合无间

    陛下何在?

    典韦话音方落,刘辩刚好凑到近前。

    “陛下!”张辽、徐晃连连作揖。

    典韦闻言,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刘辩身上。

    当即,典韦屈膝下跪,拱手道:“陈留典韦,拜见陛下!”

    刘辩早已认出他是典韦,加上此间不方便详聊,只说:“好一个典韦,果然勇猛非常,免礼!”

    “谢陛下!”典韦起身之余,再次说道:“听闻陛下除掉杨奉,大振军威,在下这才在汜水关战场赶来,以助陛下!”

    刘辩道:“本帝欣慰,但此间不是说话的地方,得想办法解决这些麻烦才行。”

    “请陛下放心,有我典韦在,不消片刻足以杀的片甲不留!”典韦自持无力惊人,一时间豪气上涌。

    “且慢!”张辽急忙打断,“典兄弟有所不知,此间飞熊军不过千人,他们全军足有三千之多,除去此间千人尚需花费一番功夫,倘若其余两千援助此间……”

    典韦怒道:“张辽,我典韦敬你是条汉子!没想到,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典韦武力甚高,此时已将自己当做刘辩的人,言语间也就不客气了。

    徐晃解释道:“典兄弟休要动怒,文远所言不无道理,毕竟麾下骑兵武力不济,做不到典兄弟那般勇武出众。”

    典韦闻言,欲言又止。

    显然,徐晃、张辽所言有道理。

    刘辩道:“没错,这也是本帝所担忧的。”

    典韦闻言,略微尴尬地问:“陛下,既然这般,该如何是好?”

    刘辩道:“擒贼先擒王,拿下主将要挟飞熊军,但愿能够全身而退。”

    刘辩本不该心生退意,可敌军着实厉害,倘若消耗下去,势必会全军覆没。

    “二位哥哥护佑陛下安危,董旻那厮交给典韦足矣!”典韦话音落下,已然手执双戟冲杀而出。

    然,刘辩看着冲出去的典韦,瞬间露出极其欣慰的目光。

    这时,附近的其他敌军再次冲了上来。

    “杀!!”刘辩一声令下,众人再次开始鏖战。

    不消一个时辰,无视敌方所有防御的典韦,在一连诛杀两百余飞熊军卒之后,体力耗损极为明显。

    此时,典韦明对拦路的近五十位军卒,连连-发出怒吼。

    然,场外的董旻见状,已然坐立不安。

    就在这时,自远处奔来一骑,很快便来到董旻的身边,拱手低语。

    不消三息,董旻发出阵阵大笑,高声道:“弘农王,洛阳城大火再起,看你还能挣扎多久!”

    旋即,董旻再次喊道:“不妨告诉你,飞熊军余部已经赶赴洛阳,我要让朱儁、皇甫嵩、盖勋,还有那十五万百姓死无葬身之地!哈哈哈……”

    远在五丈外的刘辩闻言,猛然看向满脸得意的董旻,不由得发出一句国骂:“马勒戈壁!”

    当即,刘辩脚下踩着疾绞连环步,挥舞寒槊直奔董旻而去。

    不消一刻钟,刘辩接连刺杀四位飞熊军卒,来到典韦身侧,“一二递进,车轮战,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典韦明白车轮战,却不明白何为一二递进。

    然,刘辩简单解释之后,典韦瞬间会意,是以挥舞双戟再度袭向敌军。

    一炷香后,典韦方歇,刘辩提起浩然之气,气贯寒槊,猛然穿过三个敌军的心脏。

    刹那间,周围众人见状均是不由得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勇猛。

    然,就在这一秒,典韦一呼一吸之后,再度挥舞双戟袭向敌军。

    不及眨眼间,敌军尚未缓过来神儿,一连六位军卒命丧典韦的双戟之下。

    噗嗤!!!

    刘辩奋力拔-出寒槊,敌军的鲜血喷溅而出,化作一蓬血雾。

    “呃啊……”六个军卒齐齐发出惨呼,身子径直后仰倒地。

    然,不等军卒彻底倒在地上,刘辩已然祭出寒槊,径直挥出‘横扫千军’,砸向一连七个军卒的盔帽。

    嗡……

    刹那间,七个军卒的耳畔无不响起一阵嗡鸣之音。

    然,就在军卒不知所措之际,换气的典韦再度祭出双戟。

    只是,这一次的七人均被砸飞,生生将身后的同伴砸倒在地。

    可见,纵使典韦余劲不足,仍旧可以给敌军造成一定程度的打击。

    当被砸到的军卒试图挣扎着起身之际,刘辩已然挥槊而出,典韦紧随其后。

    不知不觉间,刘辩与典韦配合无间,不消两刻钟便诛杀多半敌军。

    然,董旻面对如此强势,甚至无视防御的打法,不由得慌了神,“你们快过来!快拦住他们!!”

    远处,骑兵们几乎屠杀殆尽,张辽、徐晃更是被围的难以反击。

    于是,董旻让军卒减小围攻,折身阻拦刘辩和典韦。

    怎奈,战场过于混乱,远处的飞熊军卒几乎听不清所喊之内容,却误以为要赶尽杀绝。

    不消一刻钟,就在董旻连连咆哮之际,配合无间的刘辩与典韦,刚好面对最后九个敌军。

    “一鼓作气!”刘辩话音未落,已然寒槊而出。

    “痛快!痛快!!”典韦大呼之余,紧随刘辩之后。

    然,那文士眼见彼此相距不过四丈,不由得拱手作揖,“将军,将军快退吧,再不退就来不及了!”

    文士话音未落,已然本能的攥紧缰绳。

    顷刻间,董旻这才意识到即将近身的两人,是以慌乱间扯动缰绳,连呼:“走,快走!”

    董旻虽是董卓的弟弟,但面对刘辩、典韦这般打法,着实慌了神。

    刹那间,文士会意之下,当即夹紧马腹,在身边六员护卫的相伴下,策马离去。

    只是,不等董旻胯下的战马奔出两丈,战马的腹部被一杆突如其来的兵器贯穿。

    唏律律!

    战马严重吃痛,发出难以忍受的嘶叫。

    下一幕,一道身形忽然出现在马后,抄起马尾奋力拉扯,并发出呼喊:“喝啊……”

    唏律律!!

    不消三息,战马在严重吃痛之余,将拉扯马尾之人生生拖行一丈远,继而侧身倒地。

    “哎、你这畜生、呃啊……”董旻惊慌失措,瞬间被战马甩出三丈开外,身子滚落在百姓们的脚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