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杀意狂飙
    0058、杀意狂飙

    次日

    二月初十(4月2日)

    午后,申时一刻。

    洛阳城西,十里外的雪原上。

    由于天降暴雪的缘故,气温非常低。

    刘辩唯恐路上耽搁时间过长,百姓之间引发流感,导致瘟疫的发生。

    故而,命陈到告知官道上的所有百姓,加快时间赶路,争取早些抵达洛阳城。

    然,即便百姓们听从刘辩的命令,仍旧有体弱多病的百姓冻死。

    仅一夜时间,官道上冻死的百姓不下千人。

    刘辩面对此等遭遇非常无奈。

    虽然古人的体质非常强大,但碍于天寒地冻,缺衣少粮,导致来不及御寒,最终导致不幸的发生。

    此刻,刘辩看着路边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心想:“如果能够预防流感,是不是就不用死这么多人了?”

    殊不知,这与被董卓杀死的百姓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

    然,如今刘辩是数十万百姓的主心骨,就该为百姓的生死所担忧。

    何况身为汉室正统王侯,守护百姓安危,他责无旁贷。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位骑兵自洛阳方向策马而来。

    不多时,盔甲之上沾染冰冻鲜血的骑兵来到两丈外,翻身下马,拱手作揖,“禀陛下,敌军太过强势,张禁尉身受重伤,典韦就快支撑不住了!”

    张辽身受重伤?

    刘辩闻言,不由得眉头微皱。

    旋即,刘辩下意识的望向身后,只见雪原上除了躺在地上的尸体,再无飞熊军的踪迹。

    “好,本帝这就前去。”刘辩话音落下,策马直奔董旻而去。

    不多时,刘辩来到两个禁卫的身边,看向躺在树枝编织的席子上,早已冻得半死不活的董旻。

    董旻四肢被废,刘辩唯恐此獠未到洛阳就死了,才会将他放在席子上,一路拖行。

    当即,刘辩自禁卫手中接过系着席子的另一端绳索,策马直奔数里外的战场。

    ……

    洛阳关下,三里外的雪原上。

    由于飞熊军的阻拦,导致董旻驱赶的20万百姓、自董卓手中救出的5万百姓滞留此间。

    虽有张辽、典韦联合朱儁、皇甫嵩等人,但却仍旧不是飞熊军的对手。

    此时,浑身浴血的张辽背靠典韦,冻得发紫的双手握着月牙戟,每喘息一下,势必呼出一道白色雾气。

    然,碍于敌军惧怕勇猛的典韦,故而此时不敢上前半分,只是将两人围在中间。

    原本杨定驱赶的15万百姓,已被朱儁、皇甫嵩、盖勋等人护送至洛阳城,且着手灭火。

    此刻,站在城关之上的朱儁、皇甫嵩,眼看着张辽、典韦遭难却帮不上忙,毕竟他们没有兵权,麾下将士皆被调往汜水关。

    即使盖勋重掌城防,可麾下不过区区数百军卒,皆派往各处灭火。

    更何况,张辽有言在先,无论如何都要保护百姓的安危,这是陛下的死令!

    朱儁、皇甫嵩、盖勋、杨彪、淳于嘉等朝中文武不敢违抗,唯有遵从陛下的命令。

    再有,虽然刘辩已被废为弘农王,但,在汉室肱骨老臣的心中,根本不存在弘农王!

    如果董贼没有做出大逆不道的事,刘辩依旧是大汉帝王!

    无人可以取代的帝王!

    虽然如今的刘协登基为帝,但老臣们拥戴新帝的同时,仍旧不敢怠慢废帝。

    所以,刘辩的命令,仍是帝王旨意。

    ……

    三刻钟后,夜幕降临。

    此时,刘辩攥着绳索,拖着董旻来到混乱的战场之外。

    数位护送百姓的骑兵见状,急忙凑上近前,向陛下汇报此间详细状况。

    很快,刘辩会意,继而策马奔向半里外。

    不消片刻,刘辩提着四肢被废的董旻,提上一口飞熊军特制的战刀,拍了拍一位军卒的肩膀。

    不及眨眼间,军卒条件反射之下,猛然扭头看向身后,且,正准备挥刀。

    咔嚓!

    刹那间,刘辩手中的战刀划过对方的脖子。

    旋即,一股滚烫的鲜血喷溅而出,抛向三尺高的上空。

    不消两息,醒目的鲜血落在附近数位军卒的眼中,使得他们本能的扭头看向身后。

    咔嚓!!

    刘辩脚下运起疾绞连环步,战刀一连划过三个军卒的喉咙,并喷溅出三股血线。

    几在同时,战刀不能触及的军卒发现情况不妙,当即举动挥来。

    “若敢上前一步,立马杀了他!”刘辩疾呼,话音未落,战刀已然架在董旻的脖子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军卒挥来的战刀距离刘辩头顶不过一尺之际,瞬间停了下来。

    是的,军卒透过面罩上的可视小孔,清楚的看见面色惨白,受制于人的主将董旻。

    “将军!将军!!”军卒出于本能的发出呼喊。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过三息,刘辩目之所及,不下数百位军卒,均投来凌厉的目光。

    “撤、撤军、撤军!”董旻发出虚弱的声音。

    虽然声音过于细小,但处于近前的军卒刚好听到。

    当即,军卒冷眼看向看向刘辩,质问道:“汝是何人?”

    刘辩答非所问,高声道:“没听到他的话吗?撤军!!!”

    撤军?

    众人不解刘辩的身份,更加不解董相国的军令。

    虽然飞熊军的主将是董旻,但此时撤军……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然,众人看见董旻如今的遭遇,不由得开始犹豫。

    “看来,你这个主将也不怎么样啊!”刘辩话音未落,战刀已然抹向董旻的脖子。

    不及眨眼间,身子虚弱的董旻真切的感受到一丝森寒之意,正在侵袭他的身体。

    “不、不要杀我……”董旻自知苦求无用,是以看向近前的军卒,用尽全身力气怒道:“你们、想让老子死吗?”

    刹那间,近前的军卒不由得一怔,继而本能的看向身后的同伴们。

    虽然董旻的声音仍旧不大,但却让附近数十位军卒听的清楚。

    当即,军卒们开始窃窃私语。

    毕竟胜利就在眼前,倘若因为主将安危而错失良机,董相国绝不会轻易饶恕。

    “老子若死了,相国绝不会饶了你们!还不快退!?”董旻眼见众人不回应,是以再次发出呼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