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上门
    “人呢?”程昱朝前加速一拐弯,拐进了两幢破旧的楼房当间儿的过道里。人才进去,两个做不同种打扮的人就跟了过来。过道很窄,仅仅只能容纳一个人站着。过道的尽头是一堵高两米左右的砖墙,上边长满了青苔。砖墙上抹的水泥都已经剥落得差不多了,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样子。

    “在这里!”程昱手抠在三楼阳台外边的砖缝里,整个人就那么弓身吊在外头。听见下边两人说话,他答应了一声手一松从三楼跳了下来。落脚之处,正好是那两人的身后。

    “说吧,谁派你们跟踪我的!”程昱活动了两下手腕子,堵住两人的退路问道。

    “路是你家的啊?谁就跟踪你了,让开!”两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诧,随即一人抬手推搡了程昱一把道。程昱眼角闪过一丝狠厉,拿住那人的腕子反手一扭,就将他扭翻在地。

    “我再问你们一句,谁派你们跟踪我的。”一脚踏住那人的胸腔,程昱手上逐渐加着力气沉声问道。

    “你踏马的...”见同伴一个照面就被程昱给制住了,剩下的那货低骂了一声从身后拔出一把匕首就对程昱刺了过来。程昱松开踏在人身上的那只脚,略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一脚就踢在想要捅他那货的肚子上。

    “轰隆...”手拿匕首的货被这一脚踢得倒飞出去,整个人撞在了砖墙上。砖墙本就已经摇摇欲坠,哪里还经得住这么大力的一撞?整堵墙摇晃了两下,一声巨响后整个坍塌下来将那个还没来得及起身的货给压在了下边。

    “说,谁派你们的来的!”料理了一个,程昱回身继续问道。

    “误会,大哥误会,我们只是想进来撒个尿...”见程昱下脚黑,那人赶紧服了软。被埋砖头下边的那位还不知道死活呢,自己一个人再犟...他不自觉拿眼瞥了瞥毫无动静的砖头堆。

    “不说?”砖墙垮塌的动静不小,程昱估摸着很快就会有人过来一探究竟了。没那么多时间跟人废话,他抓住对方的手指,狞笑一声就那么一掰。

    “啪!”一声脆响。

    “大哥,大哥我真是进来撒尿的...”那人看着自己被掰断的手指,泪涕横流着对程昱连声说道。疼,钻心的疼。

    “啪!”又一声脆响。

    “大哥我说...乐哥让我们来的,乐哥让我们来的。”眼瞅着一巴掌无根手指断了俩,对方实在不敢再犟下去了。看这形势,他要是不说,程昱能将他的手指都给掰折了。

    “乐哥是谁?在哪儿能找到他?”程昱打身上摸出一支烟,点上后沉声问道。

    “水上人家,他是水上人家的股东,在那里能找着他...”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对方手捂住断指,连连对程昱说道。程昱闻声,将风帽罩在头上,叼着烟转身就走。乐哥,他决定去找这个人。

    “老爷,您放心,人我都派出去了。只要那小子敢踏入市区一步,就落不着好儿。嗯,我明白,那本册子我会留意的。就算人死了,册子也是老爷您的。”耿乐,是水上人家的股东。此时,他正将双腿搭在办公桌上跟人通着电话。他嘴里的老爷,正是王建国。

    水上人家,对外是一处类似于农家乐似的集吃喝玩一体的地方。建立在郊区一处老大的水库当中,水库四周都被改造得红墙碧瓦,花草丛生的。看起来,确实是个休闲放松的好去处。只不过,这地方素来不接待散客。想进来消费,先得办会员。会员都不是想办就办的,还得老会员做介绍人才行。旁人以为这是高大上的表现,只有内行人才明白,这地方绝对不会仅仅只是一家农家乐。

    “乐哥,今儿又来了一批新茶,您要不要去验验货?”挂了电话,耿乐靠坐在老板椅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个小弟敲门进来,走到他身边附耳说道。

    “新茶?”耿乐闻言收回架在办公桌上的双腿问道。

    “嗯,都是17-8上下的。看起来还不错,具体的,还得您去尝尝才知道了!”小弟咽了口口水说道。辣么多的妹子,只能看不敢碰,这让他的心里也挺煎熬。可是规矩就是规矩,新茶乍到第一泡儿,必须得耿乐先尝!

    “那行,前头带路!”耿乐这辈子俩大爱好,贪财,好色。他觉得,眼下自己的爱好已经全都得到了满足。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这才是生活!

    ~4r正7版)首发

    “乐哥,您看看,挑两个合眼的!待会儿有什么需要,哥您直接摁铃就行。”来到了一处独立的木屋里,木屋四面环水,周遭轻纱环绕着,倒是很有一番情趣在里头。小弟将电视打开,播放着新茶们的视频对耿乐说道。电视机跟前儿有一个按钮,按下去,附近的人才会过来招呼。要不然,你在里头玩儿翻天人家都不会过来打扰的。这是规矩,耿乐立下的规矩。

    “这俩不错,先叫来试试!”耿乐随手指了指说道。啥叫合眼呢,如今他已经是审美疲劳了。再好的茶,看在他的眼里也就那个样儿。之所以要来尝一泡儿,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罢了。

    “笃笃笃!”过了刻把钟,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了。

    “进来!”耿乐解开自己的领带,靠在沙发上招呼了一声。门开,两个妹子低头走了进来。看起来,怯生生的样子。耿乐见状一笑,暗道一句:都是社会人儿,都特么装纯给谁看呐?不过接下来,耿乐就知道妹子们为啥会犯怯了。她们后头跟着一个人,一个头上罩着风帽的男人。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耿乐起身冲人喝道。

    “别喊,我能保证在你把人喊来之前,掰断你的手脚!”程昱伸手掀掉头上的风帽,靠在门上对耿乐说道。

    “老弟,你想做什么?要钱?拿去花,有话好商量!”耿乐抬起双手冲程昱示意自己并无恶意,然后拉开抽屉打里边拿了一沓钞票扔到茶几上说道。

    “就想问你个问题!”程昱反手吧嗒一声,将房门的暗锁给锁上说道。人间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