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讨个清白
    “什么问题?”耿乐眯了眯眼问道。要钱他不怕,顶多给你一笔钱,时候再找人翻倍拿回来就行。可眼下,程昱对他的钱并不动心。这就有些难办了!

    “谁,让你派人跟踪我的!”程昱走到沙发边上,从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在手里上下抛动着问道。两个新茶抱在一起,畏惧的朝墙角退去。在社会上漂了几年,寻仇这种事情她们见得太多了。运气真不好,上班第一天就遇到了这种事情。她们心里暗自说道。不管寻仇的结果是什么,她们都少不了在时候去一次或者几次派出所配合调查。被派出所盯住的人,以后谁敢点她们的台?

    “你是程昱?”耿乐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你的老板是王建国,我没说错吧?”程昱闻言冷笑道。知道他名字的人屈指可数,跟他有过节的人也就那么一两个。白胜利此时怕是才知道程昱逃跑的事,剩下的,就只有王建国跟他有仇了。

    “你想怎么样?”果然,程昱一语道破后,耿乐的眼神当即就狠厉了起来。素来只有他找人,没想到这一次反倒有人来找他。这让他有些想发笑。

    “这个二愣子,难道不知道我是谁?”耿乐手指在桌上轮番敲打着,眼神闪烁不定的看着程昱。

    “我不想惹事,我只想知道王建国家住哪儿。”程昱将手里的苹果往上一抛,等到苹果落入掌心,猛一使劲将其捏得汁水四溢道。

    “哈哈哈,小兄弟你这是在威胁我?你捏碎一个苹果,就想我出卖我的老板?你睡醒了没有?”耿乐大笑着对程昱说道,说话间他的手就朝抽屉摸去。抽屉里有一支枪,再厉害的人,也不是枪的对手。

    “我要是你,就不会乱动。”程昱将苹果渣扔到脚下,然后将手在沙发上擦抹了几把说道。话音未落,耿乐已经抽开了抽屉拿出了枪支。

    “你说是你厉害,还是它厉害?”耿乐将枪拿在手里,噘嘴对着枪口吹了口气挑着眉毛问程昱。

    “神台八式,式三鲸吸。”程昱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抖手对着耿乐手里的枪就是一爪。

    “你说,是你厉害?还是它厉害?”程昱将枪夺到手中,冲面前惊愕莫名的耿乐挑着眉毛道。

    _md@

    “你,你别乱来。你开了枪,可就属于重案了。”耿乐朝后退让着,连连对程昱摆手说道。

    “你不怕重案,我怕个什么。对了,你说我是打你的头,还是打你的腿?”程昱冷笑一声,将枪口对着耿乐上下移动着问道。

    “给你10秒,要么你告诉我王建国的住址。要么,我对着你的脑袋来一枪。”程昱平举着枪,对着耿乐沉声道。

    “有话好说...”几滴汗珠顺着耿乐的脸颊就滴落到了地板上。

    “10...”程昱叼了一支烟,拿出打火机点燃了开始倒数。

    “你杀了我,你也跑不掉的兄弟。不如我给你一笔钱...”耿乐双手合十对程昱央求着。

    “9...”程昱不为所动的继续数着数。

    “很多钱,你说你要多少?10万够不够?我给你10万...”耿乐咽了口唾沫急声道。

    “8...”程昱缓缓摇头继续数道。

    “你不要欺人太甚!”耿乐急眼了。

    “7!”程昱噗一声将烟头吐出去,正砸在耿乐的额头上道。耿乐被烟头烫得一哆嗦。

    “疼?我相信待会子弹从那里穿过去,会更疼!”程昱竖起枪口,噘嘴吹了口气挑眉笑道。

    “滨湖西路特1号...”耿乐终于顶不住压力,把王建国的住址报了出来。

    “老板,你没事儿吧?”程昱走了,耿乐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差一点儿,就把命给玩儿没了。看着地上的那半截烟头,耿乐心里依旧有些后怕。两个一直缩在角落的妹子,这个时候起身过来对耿乐表示着关切。

    “滚,刚才的事情谁敢说出去,我特么把她扔水库里喂鱼!”耿乐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对那俩妹子咬牙切齿道。

    “凶什么凶,有种刚才跟人对着刚呀,那我们撒气儿算什么男人。”俩妹子先后打屋子里出来,其中一个走着走着就吐槽道。

    “我的姐,你不想好儿我还想多活几年呐。算了吧,别念叨这事儿了!”另一个妹子连忙捂住她的嘴低声道。

    “老爷,该吃饭了!”王建国在书房里练着字,也不知道怎么地,今儿的字是越写越难看。书房门开,他的老伴儿打门外进来说道。说是老伴儿,其实女人算不得老。她比王建国要年轻30岁,现年刚刚40出头,正是风韵犹存的年纪。

    “哦好,你先去,我收拾一下就来!”王建国将毛笔放下,活动了两下腕子道。戒急用忍,看了看自己今天的成果,他拿起纸嚓嚓几下撕了个粉碎。

    “女儿下午传视频回来了,说她在英国挺好的。”等王建国出来,女人一边摆放着碗筷,一边对他说道。

    “你没告诉她,少跟那些老外来往?”王建国坐到桌前,端起早已为他斟满的酒杯呷了一口道。

    “女儿又不是三岁孩子,应该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的。”女人替王建国布着菜道。

    “一条,她想干什么,老子都不管。只是别给老子带回一个番邦蛮夷就行!还有,你这个做母亲的也要时常提醒她,不要随便跟那些男孩子...知道没?要自重,自爱!”王建国将酒杯放下对女人说道。

    “冲你这句话,我决定留你一条命!”一个声音打阳台上传进来。

    “谁?”王建国大惊之下,护住自己的女人朝卧室跑去。卧室里,有他的剑。

    “你再动一下,就别怪我开枪了!”程昱从阳台走进来,用枪指着王建国说道。见状,王建国两口子楞是没敢再动半步。

    “大嫂别怕,我来只是找你男人要个说法,为自己讨个清白。他肯配合的话,你们就没有生命危险!”程昱坐到餐桌前,自顾倒了杯酒一口喝掉,然后拿起筷子吃起菜来。人间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