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关林渡
    “客官,前头可就到关林渡了。”程昱坐在船舱里,觉得船老大就跟下界公交车里的喇叭那样,每到一处都会提前吆喝一声。关林渡是个什么地方,程昱并不知道。不过从上船到现在,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他决定就在关林渡下船,然后开始他的历练之旅。至于宿嫣然,妆别离答应过他,桃花庵一旦打听到她的下落,就会让暗蕊们将消息传递给他。这让程昱心里暂时要踏实了一些。

    “客官慢走,渡口上有驿站,若是累了可以在那歇息一宿再赶路。”程昱上了岸,身后传来船老大的叮嘱声。他停下脚步,回头冲人抱拳为礼,算是谢过了船老大的善意。

    “关少爷,您高抬贵手,就饶过小老儿一家吧。”渡口上,一个老翁正将一个妙龄少女往身后掩藏着。他们的面前,站着一个面相阴郁的年轻人。年轻人的身侧,跟着七八个爪牙。这群人,将那一老一少围堵在墙角。路人见状,无不叹息避让。叹息,是因为被这关少爷盯上了,结果好不到哪里去。避让,是因为人们害怕自己会成为关少爷下一个猎物。

    “别把本少爷说得跟欺压良善似的,本少爷是什么人?本少爷可是亥猪楼大少爷...”那关少爷一开口,顿时让程昱心里一紧。原来此处归亥猪楼管辖,眼前这位,难道是亥猪楼主的大少爷?这对父女,被他缠上,若无人相帮怕是凶多吉少。程昱心里在默默的盘算。

    “的帮闲...帮闲你们懂不懂?就是大少爷有啥事,都会吩咐本公子去帮忙处理的。本公子如此高贵之人,哪里会欺压良善?你们说是不是?”那关公子说话来了个大喘气。什么叫帮闲,其实就跟他身边那些个爪牙一个性质。人大少爷坐着他站着,人家吃着他看着。脏活儿累活儿他干着,大包儿小包儿他攥着的那种人。世间能把一跟班打杂说得如此高大上的,程昱觉得到目前为止,除了眼前这位关少爷,别无他人。

    “是是是,我们关少爷可不是那种欺压良善之辈。前儿还打发了一叫花子二文钱做了桩善事呢。”周围那些个爪牙们闻言,立马儿在那里迎合奉承了起来。都指着眼前这位吃饭呢,你乐意逗,我们就乐意捧。众爪牙心里如此想道。

    “看看,看看,二文,都够买一碗阳春面了。那啥,老头儿,你家闺女长得如此水灵,许配人家了没有啊?不如你我做个亲戚如何?本少爷还缺个妾,给你...半珠,把你女儿许给我做妾如何?”关少爷闻言洋洋得意的摇着折扇问那老翁。老翁妇女闻言齐齐色变,连连摆手不止。

    “半珠不少了,就算去亥猪楼找姑娘,一宿也花不了这么多。我可告诉你老东西,你若不允,可连这半珠都拿不到。稍后本少爷将这小娘子带回府上,乐呵之后再给你送回来,我看谁还娶她。你们从了我,她不仅能做我的妾,老头儿你还能得半珠。今后成了我老丈人,这十里八乡的你还不是横着走?”关少爷在那威逼利诱着。只吓得那对父女连连后退,不几步两人就退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gx首发

    “借问一下,这渡口名为关林渡,可是与这关少爷家有关系?”程昱找了一个卖馄饨的路边摊坐下,要了一碗馄饨后问那老板。

    “客官算是猜着了,这渡口,被镇上关林二家霸占已久。大家想在这里混口饭吃,那税可都是交给这两家的。久而久之,索性就取名为关林渡。说起关林二姓谁前谁后,当年这两家为了这事,还火并过一回呢。末了,林家输了,便将关家排在了前头。”卖馄饨的老板往碗里扔了一点儿葱花,将馄饨端给程昱低声道。

    “关家看来有高手坐镇啊!”程昱看似随意的说了一句。

    “屁的高手,无非是四处宣扬他们家跟朱公子有往来,林家这才让一步罢了。”卖馄饨的老板低声啐了一口。

    “朱公子?”程昱有些纳闷,这咋又牵扯出个朱公子来了。

    “亥猪楼楼主姓朱!”老板提醒了程昱一句,然后转身继续包起了馄饨。程昱闻言点点头,端起碗来也不用筷子,就那么几口将碗里的馄饨给喝了下去。他眼角偶然闪出的一抹凶光,让那个馄饨摊的老板打了个冷颤。有钱你去朴,那是买卖,你情我愿的谁也说不得什么。可是你当街强抢民女,这就是强盗行径了。程昱打算,自己历练的第一站,就拿这个关少爷开刀。

    “关少爷,你行行好...”老翁懦弱,只是将自己的女儿护在身后连连对那关少爷告着饶。他有些后悔,今日为何要带女儿来渡口。

    “滚一边儿去,今日本少爷圆了房,满意了明日就差人送钱给你。要是不满意,嘿嘿老头儿,可就别怪本少爷退货了。”关少爷一脚将老翁踢倒在地,示意两个跟班抢了那姑娘就走。身后,只有那老翁的嚎啕声和人们的叹息声。强权如斯,普通人家又能如何呢?

    “老板,算账!”程昱扔下两文钱,起身远远吊在了关少爷等人的身后。他倒要看看,这个关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豪门富户。

    “少爷,这大白天的,你就打算...”姑娘哭闹着被带进了一幢深宅,临进门的时候,一个跟班问了那关少爷一句。

    “咦?也对,大白天的哭哭闹闹不就成了我强抢民女了?找两个老妈子,给她洗剥干净了绑床上,晚上点上对红烛盖个盖头,也算是应了景了。对,就这么办。记住了,让老妈子把她嘴给堵上,别特么哭哭啼啼坏了人的兴致。最主要是别让她咬舌自尽了,本少爷对死人可没兴趣。”关少爷闻言一楞,然后拍拍那跟班的肩膀很是赏识的对他说道。

    “唉,姑娘,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若你家能找着人来搭救你,就算你的造化。”那跟班抱拳躬身,等关少爷走后才低声叹息了一句。程昱躲藏在街角,听得这跟班的话语,暗暗记下了他的容貌!人间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