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哭泣的刚烈
    “朱公子请回!”才走没两步,守在牌楼底下的那两个丫头双双抬手,将朱刚烈给拦了下来。撩妹撩到庄主头上去了,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丫头们心里纷纷想道。

    “要不,去把那货喊进来?他是亥猪楼的大公子,此番前来肯定是他爹授意的。桃花庵的生意停了许久,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损失。若是能早点恢复商路...”张断崖跟妆别离朝前走了一段路,心里的气也就消了。他停下脚步,侧身对妆别离说道。

    “不用,商路一断,损失的可不仅仅是我桃花庵。十二楼比我们更加迫切的需要恢复商贸。这厮出口无状,惹断崖你生气,亥猪的生意我不做也罢。”妆别离轻挽着张断崖的胳膊柔声对他说道。这个男人才是她心目中的无价宝,至于生意,少了亥猪楼难道还吃不成带毛猪了?

    “妆昂昂庄主...”见妆别离越走越远,朱刚烈急眼了。堂堂亥猪楼未来的接班人,亲自出马连这么点事情都干不成,以后要他如何服众?情急之下,朱刚烈运足了功力大喊了一声。这一声喊出,当时桃花庵内就是回声缭绕。

    “砰!”一只正在花丛间与人嬉戏的悬狸被声浪推了一个跟头。

    “狗贼,又是你?”那只悬狸正是宿嫣然,程昱见状急忙将它抱起,几个纵身之间便来到了桃花庵门前。一看朱刚烈,程昱当时就怒目圆瞪道。加上这次,他先后跟这货已经打过三次交道。每一次,都不是那么令人愉快。

    “哎呀?没天理,本英俊万里迢迢来到此处吃了闭门羹,你这厮居然堂而皇之的在此出入?还喊本英俊作狗贼?来来来,可敢跟我大战三百回合。”朱刚烈也认出了程昱,脚下朝后撤了两步,他一抬折扇对程昱指指点点道。

    “来来来,今日便一并了了我们的恩怨。狗贼,我看你这次往哪跑。”程昱放下悬狸,撸起袖子走出庄外对朱刚烈道。

    “今日本英俊便让你知道知道厉害!”朱刚烈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转,一抬手祭出三齿钉耙,嗡嗡挥舞着就对程昱砸了过来。程昱见状丝毫不虚,就那么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嘡嗡一声闷响,两人这便过了一招。程昱一拳打在朱刚烈的钉耙杆子上,将那钉耙打得颤动不已。朱刚烈双手紧握着钉耙,脚下连撤几步一个转身借力打力将那钉耙对着程昱就横扫而出。

    “程家哥哥小心!”悬狸在一旁左右窜着提醒着程昱,门口的丫头则是拔剑替程昱掠着阵。自打上回程昱跟那六位狐狸打过一场,桃花庵里的丫头们对他的实力也有了很大的信心。她们相信程昱,打败这个胖子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哈,这小子跟朱刚烈杠上了。走,我们回去喝茶看热闹去。”门口的打斗声惊动了张断崖他们,张断崖回头凝视片刻,抚掌一笑将妆别离朝庄内带去道。他是长辈,跟朱刚烈动手不太合适。可是程昱不同,他揍朱刚烈没什么问题。

    “咦?为何我这么肯定程昱能揍朱刚烈呢?”顺着楼梯朝上走去,张断崖有些纳闷的自问道。

    “你以为你有钉耙我就怕了你?”程昱几个后空翻躲过朱刚烈这一耙,趁机戴上手套砰砰双拳互击了一下道。

    “呸,有种你别躲!”朱刚烈一抖钉耙,嗡嗡嗡对着程昱就是三耙道。

    “嘡嘡嘡。”三拳出去,把个钉耙打得火星四溅。程昱真的没有躲,而是选择了跟朱刚烈硬刚。戴上了手套,他的双手就多了一层保护。打在那钉耙上,倒也不觉得拳头会疼。反观朱刚烈,却是被程昱这三拳打得练练后退。将钉耙猛地往地上一插,那杆儿一阵剧烈的抖动后这才卸去了程昱拳头上的力道。

    “狗贼,你如何长进得这么快!?”朱刚烈的虎口生疼,他交替在那里甩着手怒声问道。想他堂堂亥猪楼的大公子,无论在修行环境还是资源上,绝对要超出程昱很多。为何这实力,就是没有人家进步得快呢?这种对比,让朱刚烈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你才是狗贼!”悬狸在一旁蹦跶着对朱刚烈道。

    “看你我的身材,就知道为什么我长进得比你快了,狗贼!”程昱砰砰拍了拍自己肌肉坟起的胸膛,瞅着朱刚烈那一身肥膘说道。

    “狗贼欺人太甚,吃我一耙!”程昱这话戳到了朱刚烈的痛处。胖难道是我的错?昂?我特么生下来就是这样好不好?狗贼!胖,一直是朱刚烈心头的痛。他心里暗骂着,手中的钉耙再度朝着程昱挥舞了过去。

    “噗...”才一迈脚,冷不防脚下被什么给绊了一下。朱刚烈一个猝不及防,迎面就扑倒在地啃了一嘴泥。悬狸冲他得意的一笑,蹦跶着就窜到了程昱的身边。

    “狗贼...”朱刚烈眼含热泪,就那么看着程昱和他脚下的悬狸,哭了!

    “喂喂,你咋哭了?”悬狸在原地来回走动了几步,问朱刚烈。

    xd#/

    “狗贼,人多欺负人少。”朱刚烈抹了把泪,从地上爬起来道。

    “刚才不算,我们再打!”程昱见把人给弄哭了,揉了揉鼻子对朱刚烈说道。

    “不打了,我要回家!”朱刚烈把钉耙一收,转身就走。

    “喂,你真不打了?你不打怎么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里?你怎么能有进步呢?再打几回合吧,这次悬狸不参与。”程昱看着前头那道胖乎乎的身影,挠挠头说道。

    “真的?就咱俩单打独斗?”朱刚烈闻言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真的,悬狸不参与,就咱俩单打独斗。”程昱冲他点点头道。

    “那好,狗贼你可要说话算话。哇呀呀呀!”朱刚烈一抬手祭出钉耙,大喊着就冲程昱奔袭了过来。他觉得程昱刚才那番话有道理,不跟比自己厉害的人交手,怎么才能找到自己的缺点呢?不找到缺点把它给纠正过来,又怎么能得到进步。

    “砰!”程昱见他兴致勃勃的冲了过来,盘算了一下距离一个后旋踢,甩腿打出去一道虎影。这一脚,无论是角度,还是力道,都恰到好处的打在朱刚烈的胸腹之间。朱刚烈手里的钉耙脱手而出,整个人倒飞出几米,啪一声面朝地面摔了下去。又是一嘴的泥!人间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