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人祸
    “啪啦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昱才觉得身上传来一阵疼痛。他觉得自己被埋在地下,闭眼摸索了半天。卯足力气推开了压在身上的那块巨石,这才灰头土脸的从地下爬了出来。眼前一片漆黑,透过穹顶的破裂处望去,天已经全都黑了下来。四周一片死寂,偶尔几声曲曲曲的蛐蛐声传来,这才显得此处还有一分生气。

    程昱瘫坐在地上良久,这才想起了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就在那豹子带他飞入半空之时,头顶忽然坍塌下一片巨石黄沙,程昱来不及躲避,就被它们给压在了下边。要不是飞豹呼扇着翅膀替他挡住了大部分巨石,恐怕此刻他已经是身受重伤。想到飞豹,程昱赶紧沉下心去查看起来。

    “吼!”飞豹察觉到程昱在看它,呼扇了两下翅膀发出一声吼。看起来它安然无恙,不过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却是让程昱觉得有些好笑。而一旁的白熊,则是一脸鄙视的看着飞豹,偶尔还冲它挑挑眉毛。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让你装逼吧?头一回就装塌了吧?

    “嘶...”程昱见这两个货都无事,这才放心的打算翻身而起。才一动,便觉得后背上一阵生疼。反手摸了摸,摸到了一条三寸来长的伤口。他倒吸了一口气,强忍住伤口传来的撕痛感,缓缓起身朝着灵矿外头摸去。灵矿,已经不再是他昏迷之前的那座灵矿了。那些矿石已经消失不见,矿区里只剩下星星点点为数不多的散碎矿石,在那里散发着如同萤火虫一般的微光。

    ☆首r《发h

    “你说过,要还我一杯茶。昂?你说过要还我一杯茶的。你把楼主家都救走了,为啥不能救救我家的老婆子?昂?你说过要还我一杯茶的。”程昱爬出了矿洞,眼前的戌狗火光缭绕,满城都是滚滚浓烟。火光之中,有人在忙着泼水救火,有人在拖家带口的朝城外走着。还有人,手里拿着兵刃在挨家挨户的搜着钱财。一个老人,瘫坐在门前,怀里抱着一个死去多时的婆婆,正撕心裂肺的在那里哭喊着。没人知道他喊的是什么,大家也无心去打听。

    几个手里拿着兵刃的人来到老人跟前,看了他一眼。一脚将他身后的门踢开,就那么大摇大摆的闯了进去。老人没有去阻拦他们,只是抱着自己死去的老伴儿在那里咒骂斥责着那个欠了他一杯茶的人。

    “老不死的真特么穷!说,你钱藏哪儿了?”不多会儿功夫,那几个闯进去的人回头出来了。他们翻遍了屋子,也没找到一分一毫。走出门口,一人抬脚在老人背上踢了踢喝问道。原本,他们都是戌狗的护卫。战乱一起,他们便从守护一方的人,摇身变成了劫掠一方的人。人的身份,是很容易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前一刻是兵,后一刻就可能是贼。

    “你说过会还我一杯茶的......”老人家仿无察觉一般,就那么瘫坐在门口,仅仅抱着自己的老伴儿说着。几个人对视一眼,举刀对着他就砍了过去。

    “嘡!”一只拳头伸了过来,刀锋砍在一只闪烁着寒光的拳套上,迸射出几点火星。拳头纹丝不动,那刀却是被磕碰得飞了出去。在空中打了几个转儿,夺一声砍入了门楣中。

    “谋财不害命,你们怎么连做贼都这么不守规矩?”程昱收回拳头,轻咳了两声问那几人道。

    “要你多管闲事...”没有秩序的情况下,人们心中就失去了那道枷锁。失去枷锁的结果,就是由人成魔。嘴里呵斥着,一人毫无征兆的挥刀对着程昱就砍。

    “做人,还是要守点规矩的好。你说呢?”程昱抬手抓住了他的刀身,手掌一折,便将刀身折了对断。说话间,他便将手中的半截刀身,插进了那人的喉咙。

    “咯...”那人手捂着半截刀身,嘴里咯咯地往外冒着血沫子。脚下朝后踉跄两步,扑通一声仰面倒入了屋内就那么横死当场。

    “你...”还是那句话,事到临头,没人不怕死。越是嘴里嚷嚷得厉害的人,到最后就越怕死。相反一些平时话少的,关键时刻或许还会跟人博一博命。见程昱眨眼之间就杀了一人,余下众人纷纷绕道朝两旁撤着。谋财害命,谋的是别人的财,害的是别人的命。当他们有可能因此丧命的时候,他们才会觉得怕。

    “老人家...”程昱等那些人都跑得没影了,这才张嘴对瘫坐在地上的老人招呼着。可是一张嘴,他却又不知道应该去安慰老人。节哀顺变?这话说出来连程昱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或许这种话,只适合礼节性的关怀一下别人吧。程昱摸了摸怀里的玉牌,从里边拿出了几枚玉珠塞进了老人的手里。然后轻叹一声,迈步朝城外走去。那几枚玉珠,他不是给老人当做用度的。而是想留给他,当做一个买命钱。再遇上劫匪,人家抢了钱,或许会放他一马吧?或许吧?程昱不知道。他目前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

    “飞豹,送我一程!”朝前走了一段路,在街角处程昱找到了一口水井。水井里都是尸体,有躲在里边被淹死的,也有被人杀了扔下去的。他顾不了那么多,只是用井口的木桶打了半桶水,冲洗了一下身上的污渍。脱掉上衣,拿了一枚药丸嚼碎了涂抹在伤口处,他沉入心神对那头豹子说道。

    “呼,呼呼!”飞豹现身出来,双翅一阵急促的招摇,带着程昱就冲上了云霄。迎面而来的罡风吹得程昱双目难睁,好不容易辨明了方向,飞豹一阵疾驰带着他就朝桃花庵所在的方向飞去。

    约莫几个时辰之后,程昱身后的双翅一收,飞豹散去身形回到了他的体内。而他此时,已然站在了桃花庵的大门口。牌楼上挂着的灯笼,将门前数丈范围照得纤毫毕现。程昱看着灯光,没由来的感觉到了一丝安心!人间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