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狗贼
    “88号,刘钢蛋!”第二天,管家将名册上的女的都召集到府上,挨个儿的唱名让戌大老爷过目。一连瞅了87个,戌大老爷都不满意。管家无奈,只有硬着头皮继续招呼着。只有他知道,相比较而言,前头的女的还要好看一些。说实话越到后头...一念至此,管家觉得身子有些发冷。

    “喂,88号,点你了!”一个手拿水蜜桃,正啃得下巴滴水的女的用胳膊肘顶了顶身边正在剔牙的那位说道。为啥是女的,而不是用妹子称呼她呢?因为,好吧,证明一下性别就行,别的就算了!妹子这词儿,应该是等同于靓妹这个级别的吧。

    “噗,听到了!”刘钢蛋用舌头在牙龈四周刮了刮,然后张嘴吐出一些韭菜末儿道。

    “在下88号刘钢蛋...”刘钢蛋一进屋,没有跟别的女的那样故作娇羞的来个万福什么的,而是一抱拳,冲桌后的戌虚长声说道。

    “噗...”戌虚刚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正准备将其放下,陡然间被刘钢蛋这么一咋呼,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茶水当时就给喷了出来。

    “你,你是男是女?”此刻,就连管家都有些拿不定准确了。这嗓门儿,这做派,说她是个女的谁信呐?

    “啪!”事实胜于雄辩,刘钢蛋是个实诚的女人。就见她猛地一扯外套,身前一排盘扣崩了个稀里哗啦之后,露出了里头那件绣着老牛犁地的土黄色肚兜。

    “滚...恩,恩,恩...”门外候着的那些女的,突然听到打厅内传来一声振聋发聩的吼声。恍惚间,她们似乎觉得连地面都开始晃悠了。刘钢蛋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扣着扣子骂骂咧咧的。

    “特奶奶的,居然说老子不像女人?老子哪里不像女人了?草!”骂了几句,她也不去管其她人如何,就那么背着手朝宅子外头走去。

    戌大老爷的妾,终究是没有纳成。因为整个戌狗,没有一个女的能入他的法眼。纳妾的事情就这么没人再提,而最近提得最多的,则是粮食问题。戌狗如今尚存几千人,本来这地方也不是一个盛产粮食的地方,加上粮仓在灵矿事件的当天被人洗劫了一番然后放了把火给烧了。眼下,戌狗楼内的人们正处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之中。人呐,有吃有穿就能安生的当顺民。没吃没穿,饿得没法子了,就什么事情都敢做的。犯法?跟挨饿比起来,法算个屁!

    戌狗的护卫们曾经说过,万一哪天不行了,就去落草。这个想法,没等他们去视线,戌大老爷就替他们实现了。想要占住戌狗楼这块地盘儿,眼前这几千人就是他起家的本钱。想要留住这些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吃饱饭。种粮食什么的,眼下是来不及了。没等粮食长出来,估计这几千人早就成了蛆的粮食。买粮食?拿什么买?谁愿意拿自己的钱买粮食给别人吃?所以想要让人吃饱饭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抢。抢的目标,首先就是各地的土豪富户们。一时间,打戌狗附近一直朝两端延伸至亥猪和酉鸡,众土豪富户们无不闻戌狗色变。

    f

    “快,快上墙头,别让戌狗那群狗贼翻进来咯!”几百个手持各色兵刃,肩头扛着梯子的戌狗人,快步朝着前头的庄园冲去。庄园里有粮,有钱,有女人。只要打进去,就能吃饱喝足玩点喜欢玩的。现如今,戌狗人心里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原来抢,比老实去挣来得快多了。既然抢比挣快,那还挣个毛线?抢不就完了?作恶,是会上瘾的。而且会一发而不可收拾。除非哪一天,屠刀落到了他们的头上,他们才会痛哭流涕。

    “庄主,你带着夫人小姐从后门走。贼人太多,我们快要顶不住了。”庄园的外墙不过三米来高,贼人们将梯子搭上去就能顺着它翻到墙头。攻防之间,双方的人都死了不少。只不过庄园里的家丁护院,人数明显不如贼人们多。两轮交锋之后,护院已经处在了劣势。

    庄园,终究是被攻破了。自己人杀起自己人来,下手完全不逊于外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天界,还是人间,皆是如此。青壮,年老体衰的,无一例外被砍翻在地。贼人不需要青壮加入他们扩充实力。在他们看来,多加入一个人,他们就要少吃几口肉,少分几坨金。而且留着这些青壮,对他们来说就是留下了一个隐患。谁都不知道刚才被杀的人中间有没有他们的亲人。万一有,那可就是要丢脑袋的麻烦。至于年老体衰的,看着碍眼,留之无用,砍了干净!能活下来的,只是一些女人罢了。因为她们对于贼人们来说,是一种可以利用把玩一下的工具。

    这样的事情,逐渐多了起来。没人是戌狗贼众的对手,最起码那些富户不是他们的对手。一路如同蝗虫一般席卷,养肥了体魄,养肥了贼胆。于是,有人开始打起了亥猪和酉鸡的主意来。

    “如果攻破这两处城池,咱们就吃喝不愁啦!”贼人们纷纷对领他们起事的戌虚请命道。

    “对呀楼主,而且到时候还能将三地合并到一处。咱们戌狗的声势,不就能更上一层楼了?到那时候,就是五城,咱们也能平起平坐吧?”人的胆子一肥,就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咯咯哒...今儿个,召集大家来,是为了戌狗贼一事。咯咯哒...”酉鸡楼主金鸡母,正在厅内度着方步道。

    “狗贼就是狗贼,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咯咯哒!”一个酉鸡长老在地下答道。

    “不过为了保境安民,属下等还是建议楼主派遣精锐主动出击,剿平贼寇以安民心咯咯哒!”长老顿了顿,接着说道。一席话,说得众鸡连连点头。

    “既如此,金鸡卫听令...”酉鸡楼主金鸡母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甩了甩头上的冠子,转身对厅外下令道。人间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