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还有一物奉上
    “狗贼,你回来了!”妆别离等冷三刀踏过牌楼,这才与他并肩而行。途中,她用眼神瞥了瞥程昱。程昱见状,轻轻点点头。如此,妆别离就知道果真是冷三刀救了程昱。才往前走了没多远,就见朱刚烈提着钉耙赶了过来。一见程昱,他将钉耙一收上前就是一拳打在程昱肩头问道。

    “老子回来了,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没有跟你爹一起回去分赃?”程昱上下打量着朱刚烈,伸手使劲拍打着他的肩头问道。

    “老子才打你一拳,你打了老子多少下了?狗贼,吃我一耙!”朱刚烈被程昱打得肩头一沉,随即亮出钉耙追着快步离去的程昱怒喝道。

    “那孩子是亥猪朱大少爷,跟程昱的交情倒是不错。”见冷三刀目视两人追打而去,妆别离轻笑一声介绍起来。

    “公子...”程昱返回桃花庵的事情,很快就有丫头们传递到春桃她们的耳朵里。几人跟宿嫣然联袂前来,见了程昱众人急忙上前万福行礼道。

    “大家都安全回来了,很好,很好!”程昱的眼光从众女身上扫过,然后连连点头道。

    “狗贼,是老子亲自护送她们回来的。怎么样?老子够意思吧?”朱刚烈见状急忙在一旁邀功道。

    “多谢!”程昱这一回没有跟他斗嘴,而是郑重的对朱刚烈一抱拳道。

    “你怎么没有跟春桃她们一起回来?路上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宿嫣然有些狐疑的问程昱。既然是一同办事,那么就应该同去同回才对。怎么春桃她们反而比他这个公子还要先回来呢?而且,还是被朱刚烈护送回来的。难道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不成?宿嫣然的脑子里,不停地猜测着。

    “哦,我半道儿去了一趟万佛看望了一下小智。这不,耽误了一天,今天才跟冷前辈一同回来。”程昱闻言随口编造了个善意的谎言。这个谎言,编造得天衣无缝。以至于连宿嫣然,都信了!

    “下回你记得先回来交差,然后再出门探望朋友。不然我在家,会担心的。”宿嫣然轻轻扯了扯程昱的袖子对他说道。

    “一定,下回我出去,一定会先告诉你。”程昱连忙应道。说完,他还朝一旁正斜眼瞅着他的朱刚烈偷偷使了个眼色。这事儿只要朱刚烈和春桃她们不说,就算圆过去了。朱刚烈冲他露出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背着手扬长而去。

    “狗贼,居然学会撒谎了。还特么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看来今后老子要多加提防才是。”走出去几步,朱刚烈在心头暗道。

    “这一次,大家的收获都不小。程昱,将战利品拿出来让丫头们高兴高兴。”一干人来到前厅,妆别离正陪着冷三刀饮茶。见程昱回转,她轻笑着对程昱招手道。闻言程昱正准备将灵石跟那灵核一起拿出来,中途却是被冷三刀用一个眼神给制止了。程昱顺着冷三刀的眼神一看,就知道冷三刀为何会阻拦他拿出灵核了。

    因为厅内不仅仅只有桃花庵的人,还有来自于亥猪的朱刚烈和他的几个亲信手下。若是让亥猪的人知道程昱拿到了灵核,冷三刀断定接下来亥猪和酉鸡会双双上门讨要。到时候,难免一场刀兵相向。一人获利,众人红眼,这是无解的事情。

    “哇...”程昱示意春桃等人将玉牌上交,然后挨个的往外倒着灵石。还没倒到一半,厅内就已经放不下了。这一下,不仅仅是那些丫头们齐声长叹。就连一旁的冷三刀和闻讯前来的张断崖,都瞠目结舌。这一次的收获,足够让桃花庵培养出不下百人的精锐之士出来。若是再来这么几次...妆别离一念至此跟张断崖对视了一眼。

    “摆设宴席,我要犒劳诸位。”妆别离接过程昱递来的玉牌,随手一扫将堆积得满满当当的灵石给收拾了个干净,然后意气风发的冲丫头们吩咐道。丫头们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连连称是着各自去忙碌起来。有这么多灵石,就算按人头轮,也能轮到自己吧?丫头们心里头念想着。

    宴席摆设了不下30桌,基本上现在在桃花庵里的人,都有份参加。至于镇子上的梅兰竹菊她们,妆别离传讯过去让她们在镇子上庆祝。那边实在不能离人,只有暂时委屈那些丫头们了。

    j&首%发

    酒,是千年的女儿红。菜,也是桃花庵内现有最高档的食材所烹饪。席间,劝酒的活儿自然是交给张断崖来担任了。他与冷三刀连碰了三大碗后,又提着酒坛来到了朱刚烈他们的桌前。朱刚烈哪里是张断崖的对手?三碗下去,就已经开始胡说八道了。至于他的那些个手下,也强不到哪里去。张断崖绕着酒席敬了一圈,当时就灌翻了好几十口子。程昱知道他的酒量,喝了三碗便把碗一扣,任由张断崖说破大天去,也不再沾半滴酒水。就这么的,众人一直闹腾到了傍晚时分才算作罢。

    “将朱公子他们,都送进别院安歇了?”收拾停当之后,妆别离让微醺的程昱陪冷三刀他们在厅内饮茶。待丫头们将茶水端上,她又开口问道。

    “回庄主,都已经安置妥当了。只是那朱公子,喝醉了拉扯着人老喊着要困觉,真真是烦人得很!”一个丫头红着脸在那答道。

    “噗...你们也别怕他,他那人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妆别离闻言忍俊不禁道。

    “现在,你可以说了!”等丫头们退下,冷三刀起身来到正厅门口左右看了看。然后随手把门一关对程昱说道。

    “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老刀?”已经有了七分醉意的张断崖揉了揉双眼问道。

    “其实刚才,我还有一件东西没有给妆前辈。”程昱起身,打怀中摸出一块玉牌交到妆别离的手里说道。

    “嗯?什么东西?”妆别离拿起玉牌,随手往桌上一抖。叮铃铃一块菱形的灵石就掉落其上打起了旋儿。人间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