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身死
    “宿袭人,你堂堂一城之主,居然甘心屈居白玉京之下,当他的狗腿子?哈哈哈,五城中人,也不过如此!”牛牟双手持刀,跃身对着宿袭人当头就劈砍下去道。

    “无知蝼蚁,居然敢口出狂言!”或许是牛牟的这句话戳中了宿袭人的心,就见她面色一冷,身躯一震,数百只狐狸吱吱叫着就朝牛牟奔袭过去。牛牟一刀还没斩落,整个人就被这群狐狸扑倒。

    “白掌印?你怎么说?”牛牟被那群狐狸在身上不停啃噬着,他依然倔强的运功与之抗衡。而这个时候,宿袭人却是回头看向正在清剿牛牟亲卫队的白正方问道。

    “杀!”白正方一叉挑翻一个亲卫,头也不回的答道。此行兵发丑牛,他的目的就是借此战以示威天下。他不需要什么俘虏,他需要的是用人头和鲜血去警告那些不识相的人。人头,他打算用牛牟的。鲜血,他则是打算用整个丑牛的。

    “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牛牟怒声大喝,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身来。

    “牛劲!”四肢一震,将身上那些不住撕咬自己的狐狸震得四散。牛牟眼露红光,头上那对牛角开始朝外不住生长。他的身躯急速胀大,砰一声气浪飞溅,碎布横飞。牛牟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头身躯巨大的牦牛。前蹄在地上捣了两下,接着一低头将锋利无比的牛角对准了宿袭人就顶了过去。

    “你好大的胆子...”宿袭人一个错身侧步,堪堪避让开牛牟的这一顶。转身,拔剑,剑光如泓对着牛牟的后颈就刺了过去。牛牟没有回头,他腰腹一用力,一对后蹄对着宿袭人就撅了过去。

    “砰砰!”两道蹄影凌空直打向宿袭人,一蹄子踢在宿袭人的腰腹处,一蹄子则是踢在了她的手腕上。宿袭人习惯性的认为,十一楼是没人跟她这个青丘城城主动手的。可是习惯迟早是会被改变的。今天的十一楼,已经不再是以前附庸在五城之下,受他们庇护的十一楼。而五城,也不再是以前那个五城。大家都变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既然如此,牛牟自然也就无所顾忌倾力出手。宿袭人被他两蹄踢退几步,手中的剑也差一点就被踢飞。这让宿袭人的面子上,很有些挂不住。此时此刻她的心情就跟一个老板,忽然被员工给反贱了是一样一样的。

    牛牟一击得手,并没有转身去跟宿袭人缠斗。他四蹄疾奔,一低头对着白正方的后腰就顶了过去。这里是丑牛,不是朝天宫,想要在这里装b,是要付出代价的。

    “嘡!”白正方感觉到身后劲风袭来,仓促间一回身挥叉相迎。牛牟牛角一挑,当时就将他手里的钢叉给挑飞到半空。接着一角顶在白正方的腰腹处,将他顶出去几十米,撞穿了几幢房屋后这才落到地上。

    “楼主...”一直跟白正方死战的亲卫们纷纷围拢上来。

    “回去,护住夫人和公子去桃花庵。”牛牟鼻息粗重的对亲卫们说道。亲卫人数再多,也不是白正方和宿袭人的对手。让他们留在这里,只会送命。牛牟也看出来了,今日白正方跟宿袭人联袂而来,目的就是平了他的丑牛以向其他人示威。他可以死,但是得为丑牛留一份希望,得为自己留一个种。别处,牛牟信不过。没准自己夫人和孩子前脚去,后脚就被人家给卖了。相比较之下,桃花庵还算是仁义,他只有将最后一点希望寄托在桃花庵身上了。

    “楼主...”亲卫们眼眶泛红不肯离去。

    “快走,沿途收拢弟兄,愿意一起逃的都带走。今后,就拜托诸位替老牛照顾好我那孩儿了。若是有朝一日他能重掌丑牛,记得告诉他,杀光朝天宫上下。”牛牟转身回头,背对着身后的那些亲卫们说道。牛劲将过,他心知今日自己已经是无法幸免。

    “走!”话音未落,老牛怒吼一声,一低头对着仗剑而来的宿袭人就冲了过去。

    “保护夫人和公子要紧...”亲卫队长跪倒在地,对着牛牟磕了三个头,起身咬牙带着弟兄们转身就走。

    留下也没用,帮不上什么忙。只要能安全将夫人跟公子送到桃花庵,也算没有愧对楼主的栽培了。亲卫队长的手紧紧握住刀,心里一股子怒火熊熊燃烧着。

    “你还不把你的人都召集过来?”宿袭人跟牛劲加持的牛牟打了个旗鼓相当,眼看牛牟的亲卫队转身跑了,她急忙对刚刚缓过劲,正扶着墙起身的白正方喝道。

    “有我一人足矣!”白正方张嘴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然后转身朝着那些亲卫追去。

    “我倒要看看,他们护不护得住你的家眷!”白正方走前,还不忘对正在苦战之中的牛牟冷笑一声。牛牟闻言心头一急,当时就露出了一丝破绽。宿袭人趁势一掌拍在他身上,紧接着一剑刺中了他的胸膛。

    “哼哼,你是看不到你妻儿的下场了。不过不用急,待会儿他们就能下去跟你相会。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丑牛太不识趣。”宿袭人手中一使劲,将剑在牛牟的身上刺了个对穿。牛牟逐渐恢复成人身,他双拳紧握着就那么死盯着面前的宿袭人。忽然间他朝前踏出了一步,宿袭人手中的剑一下子就刺了个尽根。

    “我会在下边等着你。”牛牟口鼻淌血,伸手一下子将宿袭人抱得死死的说道。

    “你要干什么?松手,松手你这个蝼蚁!”一股子澎湃的真力在牛牟身上鼓荡着,他的身躯开始快速膨胀起来。宿袭人急切间,运足全身的真力震断了牛牟的双臂想要朝后退避。

    l“正;1版+_首发

    “砰!”一声巨响夹杂着无数血肉迸射开来,牛牟所立之处留下了一个方圆十几丈,深约三四米的大坑。牛牟自爆了,自爆的气浪将宿袭人打出去几十米,然后摔落在地。人间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