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糊里糊涂的变成有夫之夫
    “你被下药了,”严博重新给季白倒了杯水,递到他面前,见季白不喝反倒咕噜噜进了他的肚子,“下面的事情你应该也猜到了。”

    季白不自然的挪开自己的眼睛,“猜到了?我何止猜到了,我现在恨不得把你活剥了呢。”

    “怎么?”严博从衣柜里面抽出浴袍穿上,见季白话里话外都透露出那种意思,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的意外跟有趣。

    “怎么?你过来我就告诉你怎么。”看着面无表情的严博,心里有些发憷,季白虚张声势的冲着严博勾了勾手指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鬼使神差般的凑前去,娇艳的唇瓣就在眼前,严博下意识的慢慢凑近,想要一亲芳泽。季白笑的更有深意,趁着严博精神恍惚之际,张口就咬。

    “嘶你属狗啊!”微微一抬头,季白的嘴巴正好啃到了他下巴的位置,一下子就磕出血来了。

    季白笑笑,露出白花花的牙齿,“不,我属虎。”

    “好吧,虎崽子,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怎么处理这事。”

    “呵”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小处男之身就这么莫名奇妙、糊里糊涂的没了,还讨论处理?没把他揍一顿已经很客气了好不,居然还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

    “亲也亲过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严博双手环抱在胸前,“在夺走我处子之身后,你想始乱终弃?别忘了,昨晚是你强拉着我上床的,你这会儿是不认账?”

    一个处子之身把季白吓得不行,“你?还处子之身,别逗了行不行。”随后小小声的嘀咕道,“说得好像只有你是第一次那样,要不要脸。”

    听到季白嘀咕的声音,严博的心情变得十分美好,“既然这样,我们去登记结婚吧。”

    “什什么?”

    “怎么?你不想负责?”

    “负责?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不就睡了一晚吗,至于到那个地步?”他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家庭背景、家庭成员都不了解,跟一个陌生人结婚,摆明了就是要坑自己不是。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换衣服,我们去登记。”

    “谁答应了!!!什么叫愉快的决定了,你不要自作主张!”嘶喊着那破嗓子,张牙舞爪的用生命在拒绝严博的提议。

    “怎么?你想始乱终弃?”

    “呸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还始乱终弃,语文学不好就不要出来丢人,谁跟你始乱终弃了。谁说要跟你结婚了,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这话,少自作多情。”

    严博冷着张脸,定定地看着略显慌乱的季白,“你怕了!”

    许是严博的语气太过于笃定,又或许是受了什么刺激,季白头脑发热,不管不顾地吼了句,“谁怕了?谁怕了?”

    “那你就是答应了?”

    “结!现在就去民政局,谁怕谁啊!”气糊涂的季白,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声音沙哑动作缓慢而迟钝。刚起来的季白都快要呕死了,每一个动作都拉扯到酸疼的肌肉,像是年久失修的机器,咔咔作响。

    最后,全身酸疼不已的季白被人提溜着去了民政局。

    在夏国,领结婚证只需要本人携带有效的身份证证件再填上资料就可以办理,季白与严博的登记速度不可谓不快。

    还没等季白反应过来,他就拿着新鲜出炉的红本本,晕乎乎的从公证处出来了。季白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翻开红本本,这才知道他身边这个长得高大帅气的男人名叫严博,今年已经32岁了,比他大了整整6岁,其余的一无所知。“我就是个神经病!”这么荒唐的跟一个睡了他的男人结婚了,而且还是匆匆登记结婚的那种,他肯定是疯了。

    在任凡身上得不到的婚姻,居然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实现了。不过这个叫严博的男人比任凡要好得多,不得不承认,严博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黄金倒三角的身材,再配上那张别具特色的脸,就算是在演艺圈看惯了帅哥的季白也有些看呆了,当然对于季白来说,他身上无时无刻散发出来的香气,才是最致命的。

    “想什么呢?”严博翻出结婚证的正面,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传到家人所在的群里,嗒嗒嗒的敲完字,也不管群里是怎么一副混乱的场面,将手机直接揣进裤兜里,伸手将季白搂紧,说道:“我让人送戒指过来,你将就的带着,不喜欢的话回头我们再去挑。”

    季白呐呐的点头,“好。”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说什么。

    “我们现在是夫夫关系了,什么时候抽个时间去见公婆?”

    一句‘夫夫关系’让季白不自觉得红了脸颊,“是去见岳父岳母吧,也是丑婿终须见家翁,择日不如撞日?”

    “只要你愿意我都可以,”严博跟季白从民政局出来,忍不住捏了捏他白皙的脸蛋,“在此之前,我想听你喊我一声老公。”

    扯出笑容的季白,将严博在他脸上作乱的手拍开,“你是不是嫌弃你脸上的牙印不够多,不怕丢脸的话我也不介意印多几枚。”一副你在说话,我就把你就地正法的表情,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年纪大了,还是收敛点好。”低沉悦耳的嗓子在他耳边响起,季白挥了挥爪子,隔开了他与严博之间的距离。

    季白扯出笑容,下意识的揉了揉酸疼的腰,咬着牙说道,“你也知道自己年纪大,腰不好就不要勉强,毕竟勉强是没性福的。”

    “腰不好?”严博嗤笑。

    季白跟严博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时,不知打哪儿跑出来一个女的,死死瞪着民政局的门口,见到严博时,疯了一般的冲过来,“严博”

    听到声音的严博,单手搂着季白,神色淡淡的,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在季白看来严博压根就没有情绪,好像喊他的就是个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还不如。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吴璐痴痴地望着严博,那痴缠的目光让季白看了都不禁毛骨悚然。

    下意识的挪开他的手,往外走了几步,拉了拉宽大的帽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