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严博被怀孕?!
    吴璐痴迷的望着严博那粗旷的脸,眼前这个男人还是让她如此的迷恋,从看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会是她的丈夫,十年过去了,他还是那副模样,就是比以前更加稳重更加成熟了

    严博冷着脸瞧了她一眼,嘲弄的说道:“我回不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通知你?”

    吴璐深吸了一口气,质问道:“严博,你说话能不能别那么伤人,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要不是从严岩那里得知严磊的下落,估计她也找不到严博在哪儿,“你来民政局是?”

    “与你何干?”严博问。

    “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不能。”严博毫不犹豫的拒绝,一把拉过在一旁看戏的季白抬腿就要走。

    吴璐脸色一变,连忙拦住严博的去路,“严博,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孩子未来的母亲,你的妻子,伯父伯母已经认同了我的存在,你为什么就是那么抗拒我?”

    “谁认同你,那你就嫁给谁。”

    “可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不认他!”吴璐为了严博都快要疯魔了,伸手想要拉住严博的衣袖,反而被他挥开,“严博,你不能这样对我!!!”

    “别随便把别人的野种在我头上,我也没本事让你无性生殖!”

    严博的话太毒,让路过的人驻守倚望,议论纷纷。“严博,你不要太过分了!”

    瞧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吴璐,狞笑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给脸不要脸,事情的真相到底怎样,你自己心知肚明。”说完,就要搂着面色不渝的季白离开。

    吴璐气得簌簌发抖,半响都没有吐出一个字,见严博亲密的搂着一个小白脸,张扬且嚣张的越过她往车子走去,直到严博拉开车门,她嘶吼着,“严博,你就是个乌龟王八蛋,活该一辈子不举,我诅咒你,诅咒你这辈子都断子绝孙、无依无靠!!!”

    被诅咒的严博非但没生气,反而听到那女人撕心裂肺的嘶嚎笑了,还笑得十分欢乐,季白下意识的扭过头去,捏着那红色的本本,忽然有些后悔那么冲动就跟一个莫名奇妙的人结婚了,而且这个莫名奇妙的人还是个疯子。

    见季白发呆,严博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我为什么不能跟他结婚?我的婚姻大事不需要你们操心爱断不断!”说着,就挂断了电话,“你住哪儿?!”

    “祥兴花园。”季白挪了挪不怎么舒服的屁股,忍着不适说。

    严博开着车,眼角的余光一直关注着季白,“我们现在是夫妻了,以后你跟我一起住。”等红灯时,严博扭头看了季白一眼,这人从上车后就一直傻乎乎看手里的红本本,哪怕是身体不适都没能影响他的心情。

    “哦,”季白双眼亮晶晶的,扭头回望着,“话说你家里人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你是不是应该慎重考虑一下。”

    “慎重?!难得我的决定很草率?”

    必须草率!哪有人滚了一晚上床单就吵着闹着要结婚的啊,虽说夏国现在通过了同性婚姻法,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接受自家有个男媳妇儿吧。碍于严博难看的脸色,季白很有眼力见的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好吧,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夫了,那么有些事彼此还是通个气,我是个演员,昨天出现在悦豪是因为我男朋友,不对,是前男友,为了某种利益对我下药,企图以牺牲我的清白为代价,得到某种东西”

    “我在电视上看过你,”虽说只能短短的几个镜头,一向记忆力不错的他还是记住了他这张脸,“我并不介意你的职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见严博不介意自己的职业,季白笑了笑,“谢谢你的理解,我先说一下我的情况吧,我父母在我九岁的时候就出车祸身亡,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被送进了孤儿院,可以说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一直到二十岁那年我被辉煌娱乐看中,签进了他们公司直到现在前两天我刚拿到驾照,开摩托车的时候呃,出了点小意外住院了,然后我的经济人”想到任凡,他的心情一下不好了,“他也是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这三个字一处就受到了严博的瞪视,季白赶紧改口,“是前男友,他不仅是我的经纪人也是我的前男友,我们交往快三年了,本来我是打算跟他求婚的,结果他为了自己的前途,想把我送给公司的那个好色的李副总,结果昨晚我把他揍了一顿,砸破了那个李副总的脑袋逃出来了”之后就遇见了严博,也就有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季白觉得好不真实,比电视剧更像电视剧,狗血的不行。

    车子稳稳驶进祥兴花园,刚停稳就有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将一袋行李塞进了车子的后车厢,随后又将一个礼品袋子恭恭敬敬的递给了严博。

    “我们不进去?”有点懵的季白,傻傻的看着严博,怎么进来了又出去了呢?他的衣服护照什么的都还在公寓里面。

    “东西都拿到了自然就走了,”严博瞧了一眼倒后镜,见一辆塔桑那跟在他的后面,开始加速行驶,“比起这个,难道你不是应该更加关心去哪里度蜜月这个问题吗?”

    “蜜月?你确定?”思维被严博带着跑的季白,呆呆的望着严博,他没瞎,从会所出来到现在他们后边还跟着不下两辆的车,看他们的穿着打扮都是保镖之类的人,大有一副要把他们押解回京的模样。

    严博不疾不徐的说道,“解决了家里的老头子之后,我们去马尔代夫怎么样?还是你想去浪漫之都?”

    自动忽略后面那部分内容的季白,双眼发晕,“你确定你能解决?!”怎么办,他好像有点胃疼。

    “你的学会相信你老公我”趁着红绿灯的空档,捧着季白的脸凑过去来了个火辣辣的法式热吻,吻得季白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我家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的所有心思应该放在我身上。”

    “啊?!”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季白,傻傻的看着由远及近的花式小篆,梅园两个普通但不平凡的字体印入眼帘。

    车子在路边停下,手里被严博塞进了一个精致的盒子,“给!”

    季白看了眼手里的小盒子,傻不愣登的打开,里面是两枚白金镶钻的男士戒指,“这是”

    严博拿出其中一枚戒指拉过他的手为他戴上,亲了亲他的无名指,“你不给我戴上么?”

    季白眨眨眼,迟疑了一会儿拿出另一枚戒指为他戴上,“感觉真实了不少。”这就是传说中的结婚?没有婚礼,没有花童,没有亲朋,没有好友,可是他的内心涨涨的,有一种充实感渐渐溢满了他的内心,“谢谢。”

    “傻瓜,不需要跟我说谢谢,我可是你老公。”

    一个‘老公’成功让季白翻起了白眼,别过头不去看严博戏谑的眼神,“不好意思,我是你老公,叫声老公听听。”

    “想造反?!”严博皱眉,感受到自己的男性尊严被挑战。

    回应他的是季白下车的背影,甚至连眼神都不屑给他一枚,直接下车就往里面走。严博把车子丢到一旁,亦步亦趋的跟在季白身后,时不时指正他的方向,大门离严宅还有将近三十分钟的路程,既然季白想走那他就陪着。

    刚进梅园,一辆银白色的轿车停在了严博的车子旁,下来一个人仔细瞧了两眼,扭头冲司机摇了摇头。

    刚刚接到消息说要找到严家二少的严五无奈的看着人去车空的轿车,给坐镇家里的严磊打了个电话,“大少,二少的车子在大门,可没看见人。”

    不意外的听见严磊骂了一句‘兔崽子’就挂断了电话,被抛弃在门口的严五看了一眼坐在车上的严六,“六儿,二少爷突然结婚的事情把老爷他们吓得够呛,我们的二少奶奶也真够一鸣惊人的。”就一晚上的功夫,就把他们高岭之花,严家二少给收入囊中。

    “就是个小明星,那个明星还是个十八线的小龙套,长得倒是不错,叫什么白来着。”严六挠了挠下巴歪头想了想,“好像是什么季白来着,最近热播的那个电视剧里面的男配。”

    “哎也不知道那个叫什么季白的人知道我们二少的毛病,会不会直接把二少踹了。”严五叹了口气,毕竟严家二少爷那里有问题都是大家公认的秘密,这么多年什么偏方什么应激治疗都试过了,别的世家但凡听到二少爷的名字,都是退避三舍,都是难为二少爷一直配合老爷他们瞎折腾。

    “行了,别叨叨了,赶紧上车。”严六提醒严五适可而止,开着车准备回严家大宅。严五也清楚自己说得有些过了,直接闭上了嘴,乖乖上车。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