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三堂会审
    因着两人步行,跟在后头的严五跟严六反倒先他们一步到达严家,就连频临崩溃的吴璐哭唧唧的跑到伊云面前,哭诉严博的暴行。本就因自家的二小子的一通电话气得肝疼,又听见吴璐的哭诉,严广航的肺都要气炸了。

    伊云的一通电话,让严家所有人都知道严博带着他媳妇儿准备到家,就连原本要出差的严家小姨被迫选择留了下来,把自己儿子扔去出差。这样坑娃的老妈也就只有伊家才会有的传统,而且还是深得伊家的传统,专业坑娃三十年。

    这会儿,严五刚把车停在门口,客厅里的一群人就收到消息,仰着脖子翘首以待。除了严家爸妈还有严磊三人之外,还有严博的小姨伊珊,当然还有一个吴璐正哭丧着脸,眼角偷偷大量着。五个人端坐在客厅里,时不时望向门口,务必要让季白此行印象深刻,最好以此离开严博。

    季白慢悠悠走进严家时,被这副阵仗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这是三堂会审?

    “可算回来了。”严博的母亲伊云已经52岁了,气质恬淡、面容姣好,除了眼角那几道鱼尾纹泄露了她真实的年龄外,说她30多岁都有人相信。比起圈里那些二三十岁的女明星,更是多了一分经过岁月磨练过的通透,与一旁成熟稳重的严父站在一起十分登对。

    “你就是季白吧。”伊云笑眯眯的上前拉住有些拘谨的季白,看她高兴的样子似乎十分满意季白这个儿媳妇,完全没有因为性别而对他有任何的意见。要知道自己儿子娶了一个同性别的男人,注定了就不会有子嗣,这对原本就子嗣不丰的大家族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这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和蔼可亲,他又不是没有看见伊云瞬间僵住的笑容。好吧,既然你们要演,那他就陪着演好了,他季白什么都不行,唯有演技还是有那么两三下的。

    “阿姨,您好。”季白笑着打招呼,严博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了不自然,笑容有多僵硬就有多僵硬。把一个初次见公婆的形象展露出来,内心却对自己的行为十分鄙夷,结个婚还得演戏,比工作还累。

    “这孩子,还挺有礼貌的,”伊云一直拉着他的手,笑容满面的将他带到沙发上,“小博在电话里面跟我说要带个人回家,我还在想是谁呢,没想到会是你”说着,还瞪了严博一眼,她不给他打电话真的不打算回家了?哪有人说结婚就结婚的,双方家长还没会面、聘礼之类的也没谈,就这样草率的结婚,还是跟一个男的结婚,严博是真的越来越不像话了。

    严博耸耸肩,走到沙发边上直接靠着季白坐下,很自然的拉过他的手,“妈,你不是在电话里说病了嘛,怎么今天不在床上躺着休息啊?”明知故问的严博翘着二郎腿,从进门就看到吴璐哭丧着脸坐着,自家老爸拉长了一张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臭小子,结婚那么大的事情你说结就结,你知道这个叫季白的什么来路吗?。”这个小儿子真的是快为他操碎心,显示因为那档子事四处为他求医,对外瞒的死死的对内还怕说错了什么话让他自尊心受挫。

    “什么来路不需要你管,反正我已经跟季白登记结婚了。”严博的话让吴璐的瞳孔无限放大,随即望了一脸看戏的严岩一眼。

    “严博,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一想到唾手可得的严家二少奶奶的位置就这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落到别人手里,让她怎么甘心。“伯父伯母之前不是跟我爸妈说好了,会让你娶我的吗你这个骗子、王八蛋。”

    吴璐的话让严广航心里十分不舒服,不娶她严博就是骗子、王八蛋,那他是什么?王八蛋他爹?呸谁是王八蛋,谁是王八蛋他爹,再者在严博没有治好之前,他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任何人成为他儿媳妇的,这是对别人人生的不负责。

    说起这个,伊云的底气就有些不足,求助的眼神望向自家老公,不意外的看见他别过了视线,望向自家妹妹,却又收到她恨铁不成钢的鄙视,“璐璐啊,这事我们说什么都没用,最重要的还是得小博点头同意不是。”说着,还瞪了严岩一眼。

    这个时候,儿子就是最好的背锅侠。

    “”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受伤的永远是我。

    恨铁不成钢的严家小姨伊珊,笑呵呵的凑上前去,拉着季白的手说,“季白是吧,你怎么会这么突然的跟小博结婚啊,毕竟你们在今天之前还只是陌生人。”

    全程保持微笑的季白无视一旁乱糟糟的场面,“某人说他的小处男之身被我夺走了,死皮赖脸的要我负责。”

    季白的话让伊云倒吸了一口凉气,怀疑的目光落在严博牛高马大的身躯上,连连摇头,真是没想到分明就是霸道总裁攻的严博居然被人妻受给压倒了,闻所未闻。

    对于吴璐的死搅蛮缠十分厌恶,严博直接上门将吴璐提溜着准备丢出去,“滚!”

    “严博,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这样对我!!!”

    原本想要给吴璐求情的伊云闭上了嘴巴,胡搅蛮缠也就算了还要把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安在严博头上,真把他们严家当成淫妇收留所了,吴家的家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季白静静地看着吴璐被严博丢出门口,让保镖拦着不让她进来,嘶喊着让严博负责任之类的话,忍无可忍的严博黑着张脸,狞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我父母没有拦着我把你丢出来吗,那是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不举,别说是生殖了,就连普通的晨勃都没有办法做到,你现在还敢说你肚子里的野种是我的吗!”

    大受打击的吴璐在听了严博的话,整个人呆住了,四肢发软,瘫坐在地上,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完了”“完了”之类的话。

    让保镖将人丢出去,严博进屋,拉着季白的手就想走。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