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严博那个小兔崽子
    见他又开始犯蠢,季白连忙拽紧他的手,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严博听了心情还算不错,黑着的脸有点放晴的趋势,“以后,季白就是我的媳妇儿了!”

    严广航忍着滔天的怒火,放下手里的杯子,“你这个兔崽子,是想气死我吗?找个男人结婚像什么样子?你还想不想要孩子了?偌大的家业,你还要不要继承了?”

    “谁稀罕你的破公司,”

    “兔崽子,有毛有翅就想学人飞了是吧,你以前做什么傻事我都不管,可你现在找个男人结婚是怎么回事?他能给你生孩子?你是不是打定主意要绝后?”

    听到严广航的质疑,季白挑了挑眉,没出声。

    “我媳妇儿不能生。”

    “既然你媳妇儿不能生,那你趁早把婚给离了。”严广航都快气炸了,就连一旁的伊云的脸色都有些发青。

    “就你破事多,我媳妇儿不能生那就不生,毛病。”看着他们逼迫的嘴脸,严博心里越来越不痛快,季白出了是个男的,哪里不好。

    “我破事多?行,你现在就给我滚出这个家,你一天不离婚你一天别回来,你老子我不想看到你!”严广航已经气得语无伦次,就连赶严博出门的话都脱口而出。

    “严广航,你疯啦!”见自己的丈夫说出要把儿子扫地出门,不由得怨上了一旁坐着看戏的季白,“都怪你这个狐狸精,要不然小博跟他爸也不会闹成这样。”

    季白惊愕的看了伊云一眼,态度十分坚定,“阿姨这话有些过了,难道是我想嫁给他的?是你儿子睡了我之后,还拽着我要我负责任,威逼我去民政局登记的,”他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请你们搞清楚一点,你们眼里的男媳妇儿我,还不稀罕你家的宝贝儿子呢。”什么玩意,还真以为他家儿子是什么金山银山,人人都抢着要似的。

    严博眯了眯眼睛,看了季白一眼,“爸,这可是你说的。”说着,就要拉着季白离开。

    “小博,你今天是卯着劲要跟我对着干是吧,我告诉你,严家不需要不会下蛋的母鸡,更何况还是一个男的媳妇儿。”

    座椅口狐狸精右一口不会下蛋的母鸡,敢情不是女的都是他的错,“您这话说的忒不公平了些,严博也是男的啊,难道他就能给我生一个孩子?这位大叔,做人不要太厚此薄彼了。”说着,甩开严博的手率先走出了严家的大门,严博耸耸肩,迈着大长腿跟了上去。

    被怼的无话可说的严广航跟伊云,相互对视了几秒,交换了一个错愕的眼神,他们纠结了是严博没有孩子的问题,没有想到身为另一半的季白是否也需要,这下,严广航满腔的怒火,被季白的一段话给浇灭了。

    严磊挑眉,看了严博一眼,这小子到底是走了什么运,居然能找到这么一个媳妇儿,敢情全天下的好事都被严博这小子给赶上了。“爸,人家小两口的事,你瞎掺合什么?”

    “那行,我不掺合人家小两口的事情,”严广航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媳妇儿,你妈为什么会被你给气病了?这事跟我有关系了吧。”

    严磊听了他爸的话,差点没呕死,前几天他妈学人家那些小姑娘减肥,要绝食什么的就拿他当借口,他爸反倒认真了,他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看在外甥被揍的那么可怜,伊珊大发慈悲的将战火浇熄,“你们关注的重点错了吧。”

    “什么意思?!”深知自己妹妹尿性的伊云,松开严广航的手,关切地询问。

    被松开的拳头就这么落在严岩脸上,正好磕到了嘴唇,疼得严岩眼泪都出来了,他果然不是亲生的,老爹一言不合就开揍,嘤嘤嘤

    “还记不记得那人临走之前说的那些话,”伊珊眯了眯眼睛,“他说小博睡了他,这个睡了可不仅仅是个名词。”按照严博的性子,断然不会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很大机会是严博把人这样那样之后,才逮着人去登记的,或许她可以猜测,季白就是严博的那一味药。

    “睡了?”伊云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倒是严广航的瞳孔紧缩了一下,想来是猜到什么。

    疼得呲牙咧嘴的严岩还来不及询问,就被严广航提溜着耳朵,“你说,是不是帮着你弟弟瞒着我们什么事?昨天晚上你们可是一起出去的,别给我装糊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长那么大还被自家老爹拧耳朵的除了他也没谁了,“疼疼疼疼疼,老爹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昨天晚上小博压根就没跟我在一起。”给老妈背黑锅,给自家老弟擦屁股,还要时时刻刻替他们挨揍,他严岩也是十分不容易的。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调查清楚。”严广航见严岩吃痛,下意识的松开了力道,“行了,别装了,赶紧跟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得到特赦的严岩,从沙发上蹦起来,一步三跳的往外跑,生怕晚了一步就被严广航抓回去严刑拷打。伊珊看着严岩离开的身影,冲着严广航说道,“姐夫,吴家的事情也该处理了,小博还没有出息到需要养活别人的孽种的地步。”

    下意识的望了一眼自家老婆的严广航,皱着眉,“吴璐的心大了。”当初让吴璐跟严博在一起就是看中了她对小博的痴心一片,没想到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难怪小博从小那么不待见她。

    “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用顾忌我。”伊云笑笑,吴璐的母亲是她的大学校友,关系一般,也就那次说了想让吴璐当她儿媳妇之后来往的比较频繁罢了。

    就在他们密谋什么时,季白快步往外走,掏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不意外的听到任凡住院的消息,甚至还有任凡扬言要给他深刻教训之类的话。季白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怕他?中看不中用的草包,你替我转达,让他从我家滚出去,把我给他买的所有的东西统统给我还回来,如果不,后果不会是他想要的。”

    挂断电话时,还能听到任凡骂骂咧咧的声音,季白郁闷的不行。严博见状,主动上前询问,“需要你老公帮忙吗?!”

    “你有什么条件?”

    “陪我去度蜜月怎样?”严博笑笑,一点都不在意季白的态度,反正他们已经是夫夫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季白咬咬牙,“成交!”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