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我眼瘸
    季白更新了粉丝不多的微博,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今天是不可思议的一天,配图的是两本红色的结婚证还有一双交握的手,无名指上带着白金钻戒,从手指关节来看明显是两个男人的手。

    他与严博领了结婚证、‘愉快’的见了家长后,马不停蹄直接飞到了马尔代夫,可两人却在酒店里耳鬓厮磨的两天,这两天是过得相当的羞耻,对季白来说,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被严博这样那样的姿势折腾了整整两天,就连吃饭都是在床上解决的。

    二十多年的素食生活让严博感受不到荤食的美好,如今没有了那方面的烦恼自然是大吃特吃,脸皮忒厚的严博对白日宣淫这事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明天约了潜水教练,”严博穿着黑色的背心走到床边看着窝在被窝里犯懒的青年,“你还有体力潜水么??”

    “嗯,你是在怀疑你老公我的体力?”季白经过这两天的耳鬓厮磨,对严博的占有欲有了一定的认知,就连服务员多瞧了他两眼都会被他按着啪啪啪,说是不应该长得那么好看。“话说,我们就这样跑出来厮混,你爸妈真的不会把我怎样?”不意外的看到严博面无表情的拍了拍他挺翘的臀部,见他的态度,内心算是松了口气。

    自从那天不欢而散后,季白满脑子想的都是回国之后,电视剧里面的恶毒公婆虐待儿媳妇的各种桥段,设身处地的在脑海里体验了一把,莫名的酸爽。

    “你的脑子里只能想我,”亲了亲季白的发际,严博的大男子主义爆发。

    季白不雅的翻了翻白眼,对严博的占有欲有了新的认识,就连他的微博也是严博要求的,可见这个男人的占有欲有多强,“我没有把我们两个的合照发出去,你不介意吧。”其实更多的是对严博的一种保护,毕竟他是公众人物,虽说只是一个十八线的小粉红,可是他下意识就选择了这种做法。说白了,就是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给严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当然哪一天他们分开了也不会造成什么困扰。

    “我尊重你的意见。”亲了亲季白的嘴角,“起来洗漱,我已经打电话叫了餐,待会儿吃点东西。”知道自己这两天折腾的有些狠了,严博很理智的阻止自己化身为狼的冲动。

    点点头,磨磨蹭蹭起床洗漱的季白,正着刷牙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嘴牙膏沫的季白还没说什么,严博很自然的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还没等他说话,对方就大声喊道,“季白,你什么意思,说结婚就结婚,你把我当什么?这么多年敢情你就是在耍我是吧?之前还说要跟我结婚,下一秒就跟野男人登记,是不是不想在辉煌混了?你现在在哪儿,立马给我滚回来”任凡的声音都有些走调,嘶喊着要季白给他交代,甚至有些理直气壮,知晓事情经过的严博皱着眉想,这人是有多不要脸才能在伤害别人之后还为自己抱冤。

    “不好意思,我并不觉得小白要跟你解释什么,”严博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甚至不把任凡放在眼里,辉煌算什么东西,还能封杀他媳妇儿不成?!真以为辉煌还是昔日那个娱乐大鳄?

    任凡明显愣了一下,隐约猜出了接电话的人的身份,“你哪位?!”

    “他老公。”严博理直气壮地表达自己的身份,他就是微博上的另一个主人公,而且微博已经发出去这么久了,他这个经纪人做的可真失败。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有将季白放在眼里,这个认知让一向护短的严博有些不舒服,自家媳妇儿被人看轻,那就是看不起他。

    其实,任凡不是没有留意,只是被季白揍的进了医院,又因为季白要回收他送的那些奢侈品,任凡不舍得故意没有跟外界联络,试图逃过资产的损失。

    “你开什么玩笑,让季白听电话。”任凡选择不相信,季白不会那么莽撞选择跟一个陌生男人结婚,而且跟他说话这人的声音很陌生,谁知道这事的真假。“在没有听到季白的答案,我是一个字都不会信的。”任凡坚信,他认识的季白是那个一切以他为天的人,就为了当初那一句他不喜欢自己的另一半抛头露面,硬是隐藏自己的锋芒,跑了好几年的龙套。

    他很清楚,季白一向不喜欢辉煌里面的是是非非,也很清楚季白是块璞玉,只要精心雕琢就会绽放属于他的光彩,所以季白的决定让他十分受用,觉得这样优秀的男人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那么为了他牺牲自己也是应该的。过分自大的任凡不知道,一旦触及了季白的底线,他会毫不留情的抛弃一切,包括自己的感情。

    肯定是谁在季白面前说了什么,季白才会这样对待他的,之前的出轨他被季白按着揍了一顿还因着住院,季白应该气消了。收回房、车什么的肯定是受到谁的挑拨,要是被他知道是谁做的,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信不信有你。”

    这时,洗漱完的季白从洗手间里走出来,见严博的脸色不太好看,拿过他手里的电话,瞟了一眼,“不好意思,两天前我已经登记结婚了。”说完,果断的挂掉他的电话,将手机扔到床上。说话的语气有多冷淡就有多冷淡,完全没有将任凡放在心里。

    任凡连续给季白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不接,干脆就发微信,咆哮道,“季白你是不是疯了,把我揍一顿也就算了,现在你宁愿选择跟一个陌生人结婚都不愿意去陪李总,你以为你是段继峰,凭什么甩脸色。我告诉你,就你砸破李总的脑袋,你要想续签绝对不可能,你要是乖乖的回来跟李总赔礼道歉,我念在我们多年的情份上帮你说几句好话,你不要那么不识好歹。”

    咆哮的声音传来,当着严博的面,直接回了几个字,“爱签不签。”虽说演戏是自己的爱好,可是为了演戏选择出卖自己的身体跟灵魂,绝对不是他季白的行事风格,做人是要有底线的,而任凡刚好踩在了他的底线上。

    “就凭你这个态度,续签就不可能,而且你也别想再圈子里混,季白我等着你后悔求我的那一天!”任凡都快气疯了,没想到季白会反抗到这种地步,为他牺牲了那么多,只要季白肯献出身体,陪李总睡一晚,什么都有了,为什么就是那么冥顽不灵。

    回应任凡的是季白直接将他拉黑,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任凡认定了都是他的错,那么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他是为任凡牺牲了很多,但这样的牺牲是不侵犯他的道德底线之上,很显然任凡没有将他所谓的底线放在眼里。

    “你就不担心他会对你做什么?”

    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就他这种小人,就会使些下三滥的手段,干嘛那么在意。”

    “那你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他。”还买房买车买各种的奢侈品,比对自己还好。

    歪着头,认真考虑了许久的季白,慢悠悠的说道。“估计我眼瘸。”才会选了那么一个人渣,不过这辈子谁不会遇到那么两个渣呢,要是陷在过往里出不来那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