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幼稚鬼严博
    “嘿,我听说你小子去了马尔代夫,我告诉你,别玩的太开心忘记了家里还有两尊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

    严博一手挥舞着手里的叉子,一手拿着手机,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着季白的情况,“炸了我就回去收尸。”

    严磊揉揉额角,“小弟,你不小了,下次再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之前,请你先掰着手指数数你今年贵庚。”

    严博冷笑一声,“呵,我不是老头儿。”潜台词就是,他没有老年痴呆,可他爸有这个前兆。

    “那你成熟点,行不。”严岩很想把严博从电话那头揪出来狠狠揍一顿,这么幼稚的话也只有小鬼头才能说出来。

    严博烦躁的点起香烟,走到阳台边上,“不是有你吗?”不管是老头的产业还是遗产都留给他好了,他什么都不缺。

    “你这个时候倒是想起我是你大哥,你别忘了你也是老头的儿子。”严岩下意识的说出‘老头’两个字,完了心虚的扫视着四周,见没人发现,在心底里松了口气。

    “回头我登报,断绝与严家的一切关系。”一份不痛不痒的声明就能摆脱一切,何乐而不为。

    这个任性的小鬼头,活里三十二年了还跟小学生一样幼稚,真是欠收拾,“你这是想把老爹住进棺材里去是吧。”一点都不让人省心,这么欠抽的话眼睛也不眨一下就说出口。

    “他早就该去歇着了,谁也没拦他,倒是去啊。”严博开口,差点没把严岩气得从夏国飞到马尔代夫将他胖揍一顿,虽说打不过。

    严岩很明智的结束这个话题,要是再谈下去他真的忍不住会打人,“老爹让我调查季白的一切资料,我也给你发了一份,记得查收。”

    究根诘底的严岩,让他不胜烦扰。

    “对了,老爹还让律师起草了一份婚前财产公证,你记得让那个什么白的签了。”严岩的话让严博十分反感,老头拎不清也就算了没想到严岩居然会站在老头那边,帮着一起对付季白。

    “什么婚前财产公证?我跟季白都结婚了,文件不会生效的。”见季白窝进被窝里,一副准备休息,请勿打扰的模样,内心里翻腾起来的烦躁感一下子就去了不少。

    “让你签就签,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严博跟严岩争吵的声音,季白自然是听见了,嘴角挂着的讽刺的笑容从未消失过,“文件在哪儿,我签!”与其以后纠缠不清,倒不如一开始就划分清楚。

    听见季白的话,严博虎着张脸,质问,“妈的,你就那么想跟我划清界限?你就那么想跟我撇清关系?”

    “这是原则问题,不能混为一谈,”季白皱眉,严博的家世太好,对他来说是一种烦恼,“我可不想让你家里人认为,我跟你结婚是为了你的钱,我希望我们的感情能纯纯粹粹。”眼神快速划过一抹讽刺,表面上确是一副深情不悔的模样,让严博深信不疑,至于在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深信不疑。

    严博带着薄茧的手指在他唇瓣见来回摩挲着,一寸一寸的鼻息纠缠,看着严博那双深邃而迷人的瞳孔,季白就完全没有抵抗之力,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等了许久都没有感受到唇齿间的柔软,睁开细微的缝,看到严博戏谑的表情,有些恼羞成怒。“你”

    “你的要求我答应你。”反正为他花钱的地方不少,签了也不能代表什么。

    还未挂断电话的严岩自是听见了季白的话,有些忏愧的摸了摸鼻子,嘟囔着自己的弟弟运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居然能遇到季白这样的媳妇儿。严岩对严博的感情生活一向都是秉持放养政策,只要严博自己喜欢什么都好说,就像是吴璐这样的千金大小金,横看竖看都不会是严博的那道菜,与其纠缠不清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对了,小弟,我在网上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严岩例行打开电脑浏览娱乐新闻,很意外的看见‘十八线配角怒打经纪人,导致入院’之类的花边新闻,而且浏览量还不少,可以说是指名道姓的告诉大家,季白把经纪人打了,导致其经纪人至今仍在医院住院治疗。“你媳妇儿把经纪人打了,现在闹得满城风雨。”

    “行,我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做好你自己的本分。”严博挂断电话,见季白躺在床上看美剧,利用手机刷起了花边新闻。

    对自家兄弟将自己用完就扔的习性很是了解,能将一向冷情的严博收入囊中,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只希望他的暂时退让不是为了更大的利益便好。可是想想,他那个面瘫的弟弟除了长得帅有有点钱之外好像一无是处,那个叫季白的小明星到底看上了他什么?

    抱着这样的想法,严岩托着下巴,光明正大的开始走神,完全没有工作的念头,“任凡?”听严大说,严五正在处理一套公寓,里面住的就是季白的经纪人任凡,但是房契的名字确是季白的,难道季白跟那个任凡的有一腿?

    完全不晓得荔城因为任凡的暗箱操作,试图把季白的名声搞臭,里面还有那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李副总的手笔,被季白砸破头,还被自家的母老虎狠狠收拾了一顿,自然是满腔怒气。在任凡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诡辩下,所有的怒气都积攒在了季白身上,当季白回国时,意外的发现自己黑红黑红的。

    自以为得到什么重大消息的严岩又给严博打了电话,“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严家的人很护短,哪怕对季白很是不喜,可是短时间内他还是会把季白纳入自家人的范围内,见季白给黑成这样,自然忍不住想要出手帮忙。

    扭头看见季白抱着枕头,睡得一脸香甜,严博脸上坚硬的轮廓柔和了不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的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反正这辈子就认定他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让他重振旗鼓,也不是每个人能让他如此心生愉悦,好像这辈子季白就是为他而生。“我不跟你说了,我得陪我媳妇儿睡觉了。”

    遂不及防又被塞了一嘴狗粮的严磊,气愤地将电话挂断,他一定是遇到了假的弟弟,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的弟弟,“就不应该帮他,让他收拾烂摊子。”出过度蜜月辛苦的还不是他这个当哥的,本来天玄的事情已经够累了,现在还要负担起中信的公事,“严三,之前查到的时候给严家二少爷发过去。”

    “大少爷,这合适吗?”严三皱眉,调查的尺度有些大了,还挖出了不少关于季白的悲惨历史,“毕竟我们连季白父母并非意外身亡这个结果都查出来了,我看那个叫季白的好像一直都觉得自己的父母是意外死亡的”到时候出了什么事,二少爷肯定不会轻易绕过他的。

    “让你去就去,废话那么多。”

    严磊不是不想瞒而是不能瞒,严博多精一看就知道资料有问题,他可不自虐上赶着要找揍,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把查到的资料都交给他,至于后面的事情严磊很明智的选择视而不见,意外不意外什么的那都是严博的事情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