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严博是一个什么物种?
    李副总看着任凡掩饰不住的黑眼圈,还有遍布血丝的眼眶,微不可查得皱了皱眉头。无他,只因为现在网上闹得满城风雨,不仅仅是季白,就连任凡也遭了殃,被人人肉,还揭露出他住高档小区开豪车带名表的一系列行为。

    “你就是个蠢货。”在得知多有的东西都是季白送的之后,李副总对任凡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抽身出去,远离任凡这个灾星。

    “李总,你一定要救我。”任凡捂着肋骨,也不知是疼得还是害怕,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李总本想把距离拉的远些,但彼此已经合作过很多次,忍着没动,“任凡,我只是个副总,你们的事情我真的不能掺合进来,更重要的一点,你最近有些过分了,闹得。”毕竟辉煌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太多的负面新闻会影响辉煌的形象。

    任凡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他跟季白之间的关系,任凡没想到的是放出消息的自己居然会引火烧身,遭黑客人肉,还放出了自己的收入与指出不成正比的数据,甚至还挖出了自己那些奢侈品跟豪车、房子的来源,让他陷入被包养的绯闻里。

    季白是内地声名鹊起的后起之秀,很有眼力见,也懂得做人,又是最近热播电视剧里的深情男配,长得也还算不错,虽说在娱乐圈中打拼了三年,资历尚轻,可是人家长得讨喜啊,文质彬彬的一个年轻小伙,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可惜,舆论还是倒向他们这边,怪就怪在季白拥有的粉丝力量太小了,小的可以忽略不计,懂得上网不代表会掐架,会掐架不代表他们能恰得赢,三人成虎这个道理放在哪里都适合,他们一开始就占据了主动位置,只要操作得当,季白的名声想不臭都难,对于这点任凡对他请来的水军帮手还是很有信心的。

    拿到那些似是而非的照片、账单还有那日截取的部分视频,全部变成了季白殴打、侮辱经纪人的证据,几乎是所有人都志同道合的聚在一起谴责季白。

    忘恩负义、过河拆桥、见利忘义、翻脸无情之类的话如数落在季白头上。任凡肿胀的脸上露出一抹尚且称之为笑的表情,眼里的光芒十分渗人,听了李副总的话,更是兴致高昂的在网上兴风作浪,务必要将季白染黑,永远都洗不白的那种。

    远在马尔代夫的季白,正甜甜蜜蜜(大雾)的开始潜水之行。季白拉着严博的手,在海里慢慢前行,各种热带鱼类在他身边游过,红色的珊瑚礁群还有不少的玳瑁、贝壳之类,让他叹为观止。

    负责水下拍摄的严博瞧了一眼腕表,拉了拉季白的手指了指水面示意他结束这段美妙的潜水之旅,看到严博的手势,季白有些恋恋不舍的返航。这样的景色怕是这辈子也没几次机会可以看到了,心境不同看到的东西也是不同。

    领着季白去换衣服,这两天又是冲浪又是游泳又是潜水的,他整个人都晒黑了不少,反倒是季白的皮肤还是白嫩嫩的,就是太晒了有点发红,不过也不影响他的肤色。看来他那么殷勤给他擦防晒霜也不是没有丝毫作用的,最起码没晒脱皮。

    “我这几天的防晒霜没白擦,还是那么水嫩。”凑前去亲了亲季白的脸颊,揽着他的肩膀往餐厅去了,时不时口出惊人说些没脸没皮的话,成功的让季白适应了他的流氓之举。

    “走吧,吃饭去。”

    甜甜蜜蜜的午餐时光并没有进行多久,严博的手机再一次响起,这两天严家人的电话一直没停过,季白听了一耳朵,也没有听出什么所以然来,严博察觉到季白偷听的苗头,主动靠近想让季白听个清楚。

    “老弟,你那天的话是认真的?很好,严博,你他妈的不要以为我是你哥就可以肆意欺负,别忘了,我们都是姓严的,基因都差不多,你做的出来,我一样可以。”严岩冷笑着敲击着办公桌面,帅气的五官扭曲的可怕,面前堆积着一摞摞的文件,除了娱乐公司的还有严博的地产公司,当然也少不了老爹的那些产业。

    严岩已经不记得自己在公司住了多久,每天睁眼闭眼,文件的数量也不见少,严岩深信自己会是历史上第一个过劳死的老板。

    “随便。”严博冷淡的回应着,压根就不相信严岩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很好,那你回来签个协议吧。”严岩冷笑,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要奋起、要翻身。

    “什么协议?”

    “**解剖。”

    严博冷哼一声,还没到年纪呢,严岩就到更年期了。

    “今天签字,明天就把老头送进医院,顺道送上山,多好,省事。”严岩挥手让敲门进来的秘书余成退下,“趁着机会,你还可以顺道把我给收拾了,以后严家你说了算。”

    严博今天才发现严岩如此的嚣张,就像严岩说的那样,都是一样的基因,凭什么你有的,别人没有,比起嚣张,严博更是其中的翘楚。

    “我会把你的话转达给老头的。”严博直接挂断了严岩的电话,还没等他转达,伊云的电话就轰炸过来了。

    “小博,小岩打电话回家说要把**解剖什么的,是你的意思?”

    “嗯。”严博没有一丝的迟疑,点头承认。

    “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不知道轻重,今年贵庚了你?三十二了,你不是三岁的小娃娃,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要负责任,你是想气死你爸还是想气死我啊?你这个死孩子,平时胡作非为也就算了,还敢给老娘娶个男人回来,别以为老娘我老了就收拾不了你。”

    淡定的严博下意识的移开了贴近耳朵的电话,即使是这样,伊云极具穿透力的声音还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甚至连一旁用餐的季白也用惊愕的目光看着他。

    吼完的伊云忽然温和下来,“你这个月怎么还没去复诊?”

    “我没病,”严博冲着季白打了个手势,让他安心吃饭,抓着手机快步往外走,“都是庸医。”这么多年了,每天喝着苦的胆汁都要吐出来的中药,除了身体比一般人强壮些,一点作用都没有。

    “你是打定主意不跟那个小明星离婚是不是。”伊云喘着粗气,恨不得将严博塞回肚子里重新来过,这破脾气一天天的见涨。

    “离婚,免谈。”严博冷着张脸,回道。

    “那你就受着吧,反正我们是不会同意的。”

    严博面无表情,“不需要你们的认同。”说完,严博直接挂了电话,完了还想了想,到底他们家是什么样的物种?怎么会生出他这么一个有主见的儿子?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