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这操蛋的婚姻
    季白殴打经纪人的事件仍旧在发酵,不管是圈内还是圈外的人都纷纷加入谴责季白的行列,甚至还有不少不明真相的网民在叫嚣着要以牙还牙,让季白要尝尝被殴打的滋味。

    不管网上闹得如何的轰轰烈烈,依旧阻止不了季白度蜜月的心思,这不两人甜甜蜜蜜(大雾)滚完床单的第二天早上,实在忍受不了西式早餐的季白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迈着迟缓的步伐,在严博的带领下去超市扫货,期间打趣的看了季白一眼,在他恼羞成怒之前,先一步开车去了。

    下车扫货时,严博主动给季白扣上帽子,“你是公众人物,还是得注意影响。”

    季白摘下帽子,丢回车里,“得了吧,我算什么公众人物,就电视剧里活不过三集的配角,而且这里是国外,谁会在意你是?”季白很有自知之明的笑笑,只是笑容里多了一丝丝的苦涩。

    他们两人一进超市,立马引起关注,一个俊美一个帅气,两个人并排走在一起,时不时低声交流些什么。不少年轻的小姑娘拿着手机偷偷拍摄,结果却被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壮汉给拦住了,硬是逼着她们将偷拍的照片删掉。

    “买那么多肉干嘛,”季白将购物车里面满满的肉给放回去,“多吃点蔬菜,你都有口气了。”不顾自己形象,翻了个白眼给他,将肉类全部打回原地。

    “口气?!”严博用手捂着嘴,呵出一口气闻了好一会儿,“没有啊,哪里有口气。”看着季白认真的脸,严博都有些怀疑自己了。

    季白在心里面都快笑疯了,憋着笑,认真脸看着严博,“当然啦,我骗你干嘛。”说着,推着车子快步走向蔬菜区,见严博频频对着自己的手掌哈气还伸到自己的鼻子底下嗅,那副模样真的前所未见。

    高茜云是天玄娱乐的经纪人,于一个月前跟知名导演方永安甜蜜成婚,两人已经在马尔代夫停留了将近一个月,大大小小的岛屿都走遍了,而她的假期也在两人甜蜜的生活中悄然无声的度过了。高茜云想着在回国之前给方永安做一顿地道的夏国菜,趁着他外出采风之际匆匆赶到最近的超市进行采买。

    准备埋单时,见严家的二少爷严博带着一个俊美的青年走了进来,两人十分亲昵,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朋友。许是她的目光太过于炙热,那个青年扭头看了她一眼,还冲着她点头示好,一点架子都没有。

    “一共五百三十七块,刷卡还是现金?”迅速整理好商品的收银员,看了高茜云一眼,“女士,你还差一百一十八块。”仔细点了点她递过来的现金,数了两遍还是不够。

    急着出门的高茜云就在抽屉里随身拿了钱,也没注意看是多少,这下就尴尬了,“我”

    “我们是一起的,麻烦还有这些。”恰好排在她身后的季白,拍了拍高茜云的肩膀,示意严博将车里的东西拿出来,“一共多少?”

    “三千六百五十二,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麻烦你了。”季白从钱包里面抽出银行卡递给收银员,见高茜云感激的冲着自己笑,也只是点点头,一言不发。

    将东西放进车里,临走时季白忽然撇过头看着刚走出超市大门的高茜云,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完了还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殷红的唇瓣,天玄娱乐的知名经纪人,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她,这是老天爷给他的一个好机会不是么?!

    在后视镜里瞄到季白冲着高茜云的那张笑脸,整张脸都是阴沉沉的,“看什么看,你都有老公的人了。”那副酸溜溜的咬牙切齿的模样,季白觉着要不是这会儿人已经开车走了,大有一副扑上去揍人的想法。

    “我只是礼节性的跟人家打打招呼。”季白斜着眼淡淡的瞟了一眼严博。

    见此,严博只是撇撇嘴,不说话。

    季白原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可到了晚上被严博折腾了大半晚的季白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艰难的洗漱过后,微微皱眉,安静的走到床边,想要做下,最后还是选择了躺下,他不好受,那地方火辣辣的疼,也不晓得明天还能不能走。

    身为罪魁祸首的严博,这会儿站在窗前,从季白进浴室开始就不停的打电话,一个接一个,从中文讲到英文,再从英文讲到法语时,事情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见季白软绵绵的躺在床上,皱着眉,“我没有那么多的外空时间,我自己的生活不需要你们插手,反正话已经说明白了,接不接受那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粗鲁的挂断了电话,走到季白身旁,关切地询问,“不舒服?”

    季白摇摇头,倔强的不想让这人知道,即使他明白严博不是不清楚他是真的不舒服,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承认,他是男人,不想因为这点事情就搞得那么矫情。

    严博看着躺在床上的季白,眯了眯眼睛,一把扯开季白身上盖着的被子

    “你做什么?!”突如其来的冷意让他反射性的缩了缩,洗漱完毕的季白只是穿着宽松的浴袍就钻进了被子里,胸前春光乍泄,一向宠辱不惊的季白被严博这动作惊吓到了。

    一言不发,手上的动作敏捷而迅速,隔开季白的收,直接去扯季白身上的浴袍。

    “放手!严博,你给我放手——”几乎是尖叫着拉扯着自己身上的浴袍,手忙脚乱的去揍,没错,直接发挥他的武力,让居高临下的严博挨了他的拳头好几下,甚至有一下直接就打到了他的下巴,柔软的唇瓣磕到坚硬的牙齿上,立马就冒出了血珠。

    两人拉拉扯扯好一阵子,严博实在火大,直接压住季白,威胁道,“女马的,你再动一下试试,老子不办了你我就不姓严!”

    季白瞪着严博,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蛮横的男人沟通,为什么在结婚之前没有发现严博这个男人是这种性格?要是知道的话,打死他也不会跟严博这样的臭脾气的男人结婚,相处的越久越是觉得严博的脾气不是一般的不好,而是十分的不好!

    季白很努力的在反省自己,却不晓得严博那本来就不太好的性格是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逞强给逼出来的。不管是什么事情,季白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解决,而不是第一时间想到他,严博以为只要给季白时间慢慢就会好的,可是事到如今他一点都不想让季白慢慢的去习惯。

    以往严博遇上的大多都是识趣的主,一旦看到他识趣耐心,都不敢造次,可是偏偏他遇到的是季白这么一个不大识趣又没点眼力见的。从这段时间的相处,严博算是看明白了,季白就是不吃任何威胁、性格强悍的主儿,想想被揍得入院的任凡,那就是对季白行事作风最好的诠释,当然季白也是会看碟下菜的主儿,不全是像严博想的那样。

    从不接受任何威胁的季白,被严博折腾的双眼发黑,开始怀疑人生时,他总算明白了一件事情:严博这个男人说的出就做得到,不管你以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语气都没有办法阻止他的实际行动!

    这操蛋的婚姻!

    季白昏过去之前,在心里默默的咒骂道。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