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试镜
    季白扫了任凡一眼便没什么兴趣,任凡虽说势力但也是会看碟下菜的主儿,在他的认知里,任凡从来都没有对他和颜悦色过,大概是看准了他软弱可欺吧。季白摸了摸白皙的下巴,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左手还挂着绷带的任凡,看着他对谭晓晓殷勤的姿态,不会早就有一腿了吧。

    季白这副模样在外人看来,就是想要找机会再揍任凡一顿,在等待面试时纷纷侧目,想到看看传言中的季白是不是能将任凡揍得再次住进医院里面。

    相反,谭晓晓满脸不耐烦地说道,“毛病,把你打成那样居然还能来面试,也不知道导演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就网上这事闹得纷纷扬扬,不少原本对季白有意向的公司纷纷断了念头,可以说季白断绝了所有的出路,没想到这几天网上渐渐冒出了许多替季白说话的人,局势渐渐扭转回来。

    任凡自打季白出现就有些不自在,察觉到季白一闪而逝的眼神,下意识绷紧了自己的皮,略有些慌张地望了季白一眼,原以为他会当场发作,没想到季白全程就端着一张笑脸,嘴角那微妙的弧度让季白的五官多了一丝柔和,整个人开起来温和之极。

    但在任凡眼里,这简直就是撒旦的微笑,想到那日季白的狠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近日来的嚣张在一瞬间停跳,好像有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瞬间就萎了。

    “呵——”季白轻笑着,完全没有将任凡放在眼里。

    “我去一下洗手间。”低声跟高茜云交代一声,迈着悠闲的步伐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状似无意的在任凡面前晃悠了两下,满意地看到任凡尾随着他进来。

    流水冲刷着白皙的手掌,季白的姿态十分的放松,“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演技那么好,尤其是自导自演。”抽出纸巾擦拭着剩余的水珠,那副毫不在意的姿态成功的激怒了任凡。

    “我也从来都不知道你是那么没底线,为了出名什么都做的出来,我就说你为什么在李总面前那么的宁死不屈,丝毫不把解约放在眼里,原来是早就找好了下家,才那么的肆无忌惮。”天玄对他的态度礼遇有加,一旦季白咸鱼翻身,哪里还有他的地位。

    “呵,这不都是你逼出来的,但凡你能念着我们昔日的情谊,就不会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季白心里的那一股怨气在目光触及任凡有些陌生的面孔时,忽然消散了,“也对,你当初选择跟我在一起多半都是因为钱,现在为了钱推我进火坑也说得过去。”

    “嗤,说得自己有多高洁,你自己不识趣还怪我推你进火坑?!”任凡将挂在脖子上的绷带解下来,看样子像是要好好教训季白的模样。

    事实上,季白猜测的也没错,任凡的手从包裹的十分严实的绷带里解放出来,还十分利落的掰了一下指骨,发出咔哒哒的声音,完全没有受伤的痕迹。

    果然是装的!

    季白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点几乎不可能察觉的弧度,“这可都是你自找的。”无声的冲着任凡说出一句话,不疾不徐地上前,躲过任凡的攻击,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松松地钳制住了他‘受伤’的手,只听见清脆的咔嗒的一声,任凡立马发出凌厉地嘶吼。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散落的绷带揪成团,塞到他嘴巴里,堵住了还未完成的嘶吼。一脚将他推到在地,“为什么你就是学不聪明呢?”

    将任凡捆了个严严实实塞进厕所里面,季白还很好心地替他在门口挂了一个标识牌,摘下手上的胶质手套,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的穿着,人模狗样地走了出去。晃悠到高茜云身旁时,低声在她耳边嘀咕了两句,不意外的看到高茜云眼神里一闪而逝的怒意。

    “专心,别的事情我会处理。”离开之前高茜云冷着张脸,冲着张云川说,“照顾好他,别让他到处乱跑。”

    这是在防着他去找麻烦?!

    韩旭年纪都不小了,在圈里摸爬打滚那么多年,身上早就没有新锐导演的冲劲儿,更多的是岁月沉淀过后的平和、老练,当然还有名角该有的坏毛病,他对戏里每一个角色要求都非常严格,尤其是主要角色最痛恨就是毫无演技的演员掺和进他的作品里。这不,在看过了那么多妖魔鬼怪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之后,忍不住的叹息。

    挥手将眼前那位演技拙劣、台词生硬的艺人离开,叹息道:“什么破演技,就这样的演技也敢过来试镜”忍了忍,韩旭还是没有讲后面那些刻薄的话说出口,烦躁的挠着头,“试了那么多完全没有一个合适的。”想要找一个有戏感的折磨就那么难。

    跟韩旭已经是老搭档的制片人余巧明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是还有一组吗,等面试完那组再说。”实在不行,他宁愿刨去角色也不想让这些人毁了他的电视剧本,再这样下去他不得不开始着手修改剧本了。

    “有能耐的几乎都跑电影圈去了,”韩旭对如今业内这种畸形的市场机制十分无语,一旦一脚踏入电影圈里的艺人,几乎没有愿意回头拍电视剧的,“行了,赶紧把人叫进来吧,早点试完早点回去休息。”话里的意思俨然对后面的试镜不抱有任何的希望。

    “下一组!”韩旭喝了口热茶,强打起精神朝着一旁的助手喊了一声,不带任何希望地瞟了大门的方向一眼。

    门被缓缓推开,一大群身材高挑的俊男美女涌了进来。

    韩旭眉头紧皱,看着人群中半晌,忽然推了推一旁的制片人余巧明。

    “怎么了?”

    韩旭冲着人群的方向努了努嘴巴:“那小子来了。”

    “谁来了?”顺着韩旭的视线望过去,没费多大功夫就看见在人群里面格外显然的某人,不约而同的露出笑容。

    谭晓晓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从得知季白领取了男二的试镜剧本开始,她的火气就开始蹭蹭蹭的往上涨,在满城风雨飘摇中,季白还能爬起来真是小瞧了他,原以为网上的留言以及任凡的动作能够将季白击倒,没想到旗差一着,反而让季白得到了天玄的青睐,那可是天玄娱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地方。

    不知为何,她就是看不惯季白看透一切的模样,尤其得知他跟任凡是情侣关系之后,对他的厌恶更是达到了鼎峰,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了曾经,对他实在是生不出一丝的好感。

    咬牙切齿地怒视着季白的谭晓晓,在搜索任凡无果之后,只能端着架子,装作认真揣摩角色的模样。谭晓晓替自己觉得感到不公,在任凡的经营下她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艺人,可以说她现在的成就都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想起各种的辛酸都忍不住拘一把同情泪,可偏偏季白能凭着一张好看的脸不需要费多大的功夫就能得到她需要百般努力才能得到的机会,这怎能不让她感到十分的忿恨。

    嫉妒让她的双眼变得通红通红,那种渗人的目光落在季白身上,一阵阵的恶寒。

    试镜室的大门被推开的瞬间,谭晓晓浑身散发出来的狠厉瞬间消散,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可敏锐的高茜云早就将谭晓晓的表现纳入眼中,尤其留意到她的经纪人是任凡后,对他们的警戒值立刻拉高了。

    季白不是没有感受到谭晓晓杀人似的x光射线,却丝毫不在意,闷头开始背他的台词,那专注的模样看上去放佛那张薄薄的纸页就是全世界似的。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