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试镜成功
    没等多久,就轮到谭晓晓上去。季白勾了勾嘴角,看着谭晓晓趾高气昂的走上去,就连任凡不见都没有在意的情景,也只是笑笑,不发一言。

    放下杯子的韩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翻动了一下手上的简历,“你要试什么角色?”

    第一次面对面接触重量级的人物,嗓音干涩,“是是茯苓。”

    茯苓。

    可以说是《登仙》里的女主角,一个戏份不轻不重的人物,虽说出镜率不高,却成为这部剧的点睛之笔,和男主角的对手戏也不少。

    茯苓这个人物出场时,白倾衣已然逝世,身为奉天仙门的小师妹因着受过白倾衣诸多恩惠,所以对白倾衣有着异样的感情,在得知白倾衣被雷霆杀害之后,自然就下定决心要为白倾衣报仇。再次出场时,正是雷霆饱受心魔折磨之时,听到他内心的谴责以及对白倾衣的愧疚,默默收起了刀。

    与其那么轻松的让他解脱,还不如让他日日受尽折磨,永生永世都活在对白倾衣的愧疚里面,不得解脱。相比起白倾衣这样一个悲情人物来说,茯苓的存在就像是一颗炸弹,无时无刻不再提醒雷霆犯下的错误,跟白倾衣凄惨的下场相比,茯苓的待遇要好得多,在帮助雷霆报仇后,直接闭关修炼。

    谭晓晓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一步,开始进行她的试镜表演。她拿到的试镜节选是茯苓第一次与雷霆见面的场景,看着大师兄对雷霆百般关心,懵懂的她对雷霆各种看不顺眼,甚至背着白倾衣刁难雷霆。

    这场戏对于谭晓晓来说,并不困难,有过演绎经验的人都清楚,比起只靠五官以及躯体微妙的不同演内心戏,台词这种可以用抑扬顿挫来表达情感的存在简直就是一大杀器,谭晓晓的内心有些得意,就连老天爷都开始帮她了。

    谭晓晓嘟起嘴,在空中做了一个虚拽的姿势,“大师兄,他是谁啊?”

    韩旭的眉头微动,在听到对方有些软萌娇憨的尾音时,有些诧异地打量着谭晓晓。简简单单的七个字里能带上婉转的嫉妒和沾沾自喜,撇开谭晓晓的演技不谈,台词的功底着实算得上精准。

    韩旭沉吟了一会儿,认真地看了下去,一会儿见谭晓晓的表演结束,不动声色点点头:“不错,叫谭晓晓是吧?留定,有结果我会让人给你打电话。”

    听到韩旭的话,谭晓晓喜笑颜开,拼命地点点头,给了季白一抹鄙夷的眼神,忙不迭地地出了试镜室。甚至连任凡有没有上车都不在意,直接让司机开车走人,回去的路上,谭晓晓的双眼滴溜溜地转着,打算去活动活动让‘茯苓’这个角色尽快定下来。

    来面试‘茯苓’这个角色的不是只有谭晓晓一个人,拼演技她是比不上,但台词的功底不错,这才让韩旭动了念头,在衡量好到底由谁来演这个角色之前,他的嘴巴闭得紧紧的。

    “下一个,季白。”韩旭翻了一页纸,垂下眼皮掩盖住外泄的情绪,目光落在演员的简历表上,不住的点头。

    季白微笑着站起身来,不紧不慢地朝着表演台上走去。他的目光直视着韩旭,表情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眼神温柔的都快滴出水来了,但眼神深处却是深不见底。

    韩旭跟余巧明相互对视了一眼,又迅速别开了眼,不约而同的双手环抱在胸前,期待地看着季白的表演。察觉到导演跟制片人异样的艺人,纷纷放下手里的剧本,见季白的双眼眯起,双手交握放在小腹处,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

    余巧明皱着眉正想到出声询问,还没来得及开口,肩膀就被一旁的韩旭给按住了,眼神里面传达出来的喜悦让韩旭的眉头都舒展开了,喃喃自语似的说:“他入戏了。”

    入戏?谁?

    余巧明张了张嘴,茫然的牛头望向台前,落在季白温和的笑脸上,脑袋‘哄’的一声炸开了。那副温和有礼、温温润润的模样不正是白倾衣第一次跟雷霆见面时的情景么,他看似温润,实则淡漠、目空一切,在得知雷霆是除了他之后又一的单灵根的天才人物,才转变了自己的态度。

    望向雷霆的眼神里,除了关爱还有怜悯,甚至是一丝的激动。奉天剑尊的大弟子,在得知自己的师尊是想夺舍后,无法反抗的白倾衣只能被迫接受结局,就在他求助无望时,雷霆的到来就像是救赎,让他看到了希望。

    韩旭从季白的眼神里找不出一丝鲜活气,一板一眼安静的跟一具活死人似的,表演仍在继续,可韩旭已经激动的快要窒息,握紧的拳头里全是汗水。

    这就是他想要的白倾衣!面对强大的师尊,只能选择妥协,却在私底下寻找所谓的天才人物,企图摆脱自己悲惨的命运。

    下一秒,那个宛如活死人的身影微微一颤,交握着的双手骤然分开,右脚向前迈了一步,温和的面具瞬间碎裂,出现了一抹可以称之为激动的神情。

    韩旭一眨都不眨地看着季白,对上他那双茫然中带着希冀的眼睛,只觉得他身上的汗毛一根根的炸了起来。

    季白的眼神投在韩旭的脸上,幻想着韩旭就是雷霆,一开始季白只是用温和的眼神看着他,随即像是听到什么似的,整张脸都开始微微抽动,嘴角勾起了可以称之为笑的弧度:“你居然是我师弟——”在说完这句话时,他的手向前一搭,轻轻晃悠了两下,像是在抚摸什么东西似的。

    韩旭跟季白双目对视,好像被他那双深邃的瞳孔吸了进去,脚步虚浮的晃悠了两部,下意识的想要朝着他所在的方向伸出手,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就见季白收回了手,停在那里,双眼笑眯眯地,“我是你大师兄,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韩旭脚步虚浮的站起来,无意识地将属于雷霆的台词念叨起来,只是声音小的只看得到嘴唇在微微蠕动。

    就在韩旭快要把台词念完时,季白的脸上忽然出现大朵大朵的笑容,那如立在云端的不真实感却没有因为这抹笑容而消散,没有人能看懂他的笑容里面意味着什么,“那老”

    他发现自己的口误,眼中闪过一道微不可察的厌恶及恐惧,改口说道:“师尊——他,真的收了一个好徒弟呢。”

    听到对方的话,他的笑容更加微妙了,“如此见义勇为、悲天悯人”说到最后,他的腔调里带上了一丝几不可闻的讽笑,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的茫然,“不愧是奉天剑尊。”

    台词这么一改,轻易感受到他内心的忐忑与不安。随后,季白呆愣了一下,也就短短的几息,才将视线从雷霆的脸上挪开,嘴角再次勾起熟悉的弧度,好像刚才失态的人都不是他似的,恢复了温和如玉的公子形象。

    “走吧,我带你熟悉环境。”

    季白的表情一收,浑身的仙气顿时消散,后退一步朝着韩旭所在的方向鞠了一躬:“抱歉我刚才入戏了,韩导、余导,我是季白,今天试镜的角色是白倾衣。”

    他一出戏,现场的寂静瞬间被打破,见识到他演技的人纷纷交头接耳,而作为导演的韩旭的则是张着嘴,好半晌说不出话来,呐呐地说:“白”

    “好小子!”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不识相的先他一步开了腔,韩旭扭头一看,才发觉余巧明一脸激动地盯着季白。他总不能因为被打断说话而跟余巧明发脾气,只能皱了皱眉,将视线已到季白身上,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欣喜。

    出戏的季白跟刚才兼职简直就是两个人,虽然眉眼之间不曾出现变化,但从眼神甚至是身上的气质,都褪去了一层可以称之为仙气的东西,多了一丝的清爽。但无论是哪一个季白,都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有人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而季白从来都有没有让他失望过。

    韩旭一拍桌子,就连桌子上的笔都震飞老远,“就是你了!好小子,我还以为你退圈了呢,没想到居然给我来了那么一个大惊喜。”

    季白跟任凡的事情他多多少少都能听到一些,原以为他会因此沉寂下去,为此他还跟余巧明感叹过季白的可惜,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季白不但没有沉寂反而想开了,居然会主动争取男二的角色,想到以前两人合作时,别人是想法设法的往上爬,反倒是季白这个异端,想法设法的不出境,真的白瞎了他的演技,这下好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