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婆媳关系
    听见伊芸近似自言自语的话,季白的脸立马就拉了下来,质问道,“严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以说季白给伊芸的感觉就是一向温和的那种人,冷不丁的被黑脸的季白吓了一跳,蕴含在胸腔里面的忿恨立马就消散,整个人就跟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瘪瘪的,有些惊疑不定,“什什么?!”

    “我指的什么,严夫人清楚的很。”虽说经常混迹在娱乐圈那样的地方,但该坚守的底线他从来都没有让步过。

    “清楚?当然清楚的很,对于你们娱乐圈里面的人,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卖,有什么好稀奇的。”伊芸被季白气笑了,脸上就差没刻上两个字来讽刺季白,“严家家大业大,别说是女人了就连那些想要靠着小磊跟小博上位的男人我也见了不少,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是你的运气比他们好,居然能让小博跟你登记结婚。”

    也没多犹豫,直接怼上了季白,“就算小博跟你结婚了又如何,我不相信一个在那方面有问题的男人可以满足你,说到底你看上的就是小博的钱还有严家能够给你带来的辉煌罢了。”

    季白的脑海里闪过一丝疑问,但还是直起身来,“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严夫人认定了那就是事实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黄伯,送客!!!”要不是良好的涵养,季白真怕自己把那个‘滚’字给吐出来,不过看在她是严博母亲的份上,还是得给她留点面子,“再不走我可不保证会不会把你轰出去,到时候严夫人你的面子可不会太好看。”

    “你”伊芸怒瞪着季白,见他的态度坚决,一点都不怀疑季白会那样做,尤其是他双眼中蕴含的怒意,足以说明,“我们走着瞧。”她就不信了,严博会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跟她闹掰。

    “慢走,不送。”见伊芸趾高气扬的离开,季白的脸黑的都快滴出磨来了,当然他也不是那种不可理喻的人,最起码他的怒火都留给外出上班的某个混蛋,而身为严博的管家黄伯,只是不小心扫到了台风尾罢了。

    看着厨房里面可以媲美黑暗料理的甜点,管家黄伯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有些发软,尤其是季白临走之前那抹阴测测的笑容,忍不住为严博点了根蜡烛。

    而被季白轰出门口的伊芸,带着一腔发的愤怒以及羞辱直接杀到了严博的办公室,不顾秘书余成正在跟严博汇报工作,推开门扯开嗓子就喊,“小博,你的好媳妇把我羞辱一番赶出来了,这就是你娶得好媳妇儿,还没正式入我们严家的大门就敢这般待我,要真的让他进了我们严家的大门,那还得了?”

    挥手让秘书出去的严博,双手环抱在胸前,板着张脸回道,“你又趁着我不在家去找茬?!”

    “什么找茬?我这是为你好才去找他的,你是不知道他多嚣张,让我等了大半个小时不说,态度还极其嚣张身上还有不少欢爱过后的痕迹,这个才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伊芸翘着二郎腿,打起小报告一点都不含糊。

    反观严博在听到后面那句话时,整张脸都是阴测测的,要不是顾忌着伊芸是她母亲早就动手好好教训一下什么叫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你看到了?”

    “废话,他穿的衣服那么宽松,不是瞎子都能看到。”伊芸说着一脸担忧的看着严博,见他的脸色有些难看,还以为他对季白的不检点感到气愤,“小博,季白那么多不知廉耻还给你戴绿帽子,你都能容忍得了?”

    想到严博的‘病’伊芸就悲从中来,抽出桌子上摆放的纸巾,哭唧唧地念叨着,“这才新婚呢,他就敢在外面找人,那以后”

    “够了!”严博喝止了伊芸的话,乌云密布的脸瞪着她,“我媳妇儿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你不要诋毁在我面前诋毁我媳妇儿,就算你是我妈也不行。”

    “什么叫诋毁,我亲眼看见的事实,怎么能叫诋毁!他身上全都是印子,你妈我没瞎,连是什么都分辨不出来!”

    面对严博的不信任,伊芸真的快伤心死,为了她这个二儿子,抛下面子四处求人,为的就是治好他的毛病,没想到居然会有一天她被二儿子吼,就差没说她不可理喻了。

    “那是我留下的,在没有弄清楚事实的真相之前,你能不能不要信口开河。”眼看着伊芸双眼泪汪汪,严博的语气软和了几分。

    “信口开河?在你眼里我就是那样的人?”伊芸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严博,完全没有想到严博会为了季白对她说谎,“你就不要为季白狡辩了,上流社会谁不知道你咳,你就不要为季白隐瞒。”一想到严博头上戴着绿油油的帽子,伊芸心里就是一阵阵的心塞。

    “妈,没有第三者,我的‘病’只有季白能治。”严博严肃认真地与伊芸对视着,“我从来不拿婚姻当儿戏,您安排了那么多的名媛用尽了无数的办法,却抵不上季白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那一股淡淡的幽香,比任何的灵丹妙药都来得灵验。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好了,除了季白我对谁都硬不起来,”严博上前揽着震惊不已的伊芸,“唯一遗憾的是季白是是个男的,没有办法为我生下孩子,除了无法生育这一点我实在想不到季白有什么不好。”

    哆嗦着唇,喉咙好像被什么给堵上了似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良久,她才缓过神来,“最好是事实,要是让我发现你在骗我,下场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蒙混过关的。”

    严博耸耸肩,“余成,送我妈回去。”说着,就把伊芸送出了办公室,人还没走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小兔崽子,回去再收拾你。

    严博电话打过来时,季白正在去影视基地的路上。

    “去哪儿了?”昨晚季白可没说他今天要出远门。

    “嗯,需要提前去拍定妆照。”季白握着手机,冲着高茜云挥了挥手,当做是打招呼。

    “不痛了?”严博冷冷地嗤笑出声。

    季白愣了一下,没有接话。

    “晚上你住哪儿?我去找你”

    季白嘴角上挂着的笑容凝滞了,淡淡地说道,“我也不清楚住哪儿,但肯定不在荔城。”

    “”

    “我给你做了甜点,你吃了没?”

    “还没。”

    “那你去吃吧,我挂了。”说完,季白真的是很干脆的就挂断了电话,完全没有给严博说话的机会。

    严博拿着被挂断电话的手机,眉头皱得死紧,坚毅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看着面前那一盒还算精致的甜点,忽然有点食不下咽。

    “季哥,我们今晚不是住在四季酒店么?”张云川咬着笔帽,看着对面的季白问道。

    捻了一口话梅含着的季白听见张云川的话,抬起头看他。“你是助理,住哪里不是你订的?”

    “呃可你刚才不是说不在荔城嘛。”他订的四季确确实实是在荔城啊,难道他手机里面的那个软件太久没升级导致信息错误了?

    季白好笑地看了张云川一眼,这样傻乎乎的助理偶尔还真的是挺逗的,“没事就买点核桃吃吃。”补补脑子,免得被人卖了还傻乎乎的帮人家数钱。

    嘴里说着话,但季白的眼神不自觉的瞟了一旁的手机一眼,嘴角微不可查的勾了勾,整张脸都柔和了起来。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