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幸灾乐祸
    见韩旭开始发飙,围观的人纷纷轰鸟兽散,愣是没有一个人去化妆间通知谭晓晓,可见她人品之差。

    拍摄完毕的季白自是听见了韩旭的叫喊声,微微垂下头,垂在肩膀上的假发滑落下来,正好挡住了季白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看着自己不顺眼的人倒霉,心情不是一般的美妙,不晓得像今日这样的‘意外’能不能再多一点,嗯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实在是太太爽了。

    “你好像很高兴。”

    安中岩走近了看到季白掩藏在假发下的笑容,有些好奇地打量了季白一眼,但也仅仅是一眼,出声阐述道。

    “安哥说笑了。”被人揭穿了也不恼,甚至连嘴角勾起的弧度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可那一抹邪肆的笑容立刻变得温和起来,要不是刚才看到了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安中岩没说话,直接越过他去休息,估摸着韩旭的态度,女主角出不出现也不打算让那个女人出场了。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蹙着眉,交代助理几句话,就这么穿着戏服走了。也不晓得安中岩的助理跟韩旭说了什么,只是韩旭的脸一直阴沉沉的,倒也没发脾气,只是身上的低气压有些吓人。

    “今天的工作就到这儿了,散了吧。”说出这话时,韩旭的脸阴沉的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奏,甚至有人为谭晓晓解释为何晚来时,脸色也未曾好转。

    季白不晓得谭晓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可他大概也能明白,谭晓晓今后在剧组的生活不会好过,不过这又与他何干呢。

    被奚落的谭晓晓自是气不过,在接到李总的电话后,连妆都懒得补,就这么委委屈屈的模样去赴约。而被谭晓晓遗忘的经纪人任凡,被高茜云暗中收拾了一顿表面上老实了,可却把账都算到了季白头上。

    “等着瞧,谁笑到最后还不可知呢。”一瘸一拐回到公寓的任凡,看着屋里黑灯瞎火的,给谭晓晓的助理打了个电话,得知她三个小时前就已经结束工作,脸色阴晴不定的挂断了电话。

    跟李总厮磨的谭晓晓,回到公寓时,对上的是任凡漆黑如墨的脸。

    “你去哪儿了?”

    跟任凡相处的越久,谭晓晓就越发觉得任凡这个男人十分没用,身上但凡值点钱的东西全都是季白送的,真不晓得他这个知名经纪人是怎么当的,连季白这种小透明都收拾不了,“我能去哪儿?不工作,钱从天上掉下来?”

    “你忽悠谁啊,我打过电话给你助理,她说你早点收工了!你说,你到底是哪儿了?!”任凡心里门清着,要想在娱乐圈这样的地方里闯出名声,光有实力顶个p用,没人没钱谁会给你好脸色看。“你是不是”

    听着任凡有些迟疑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的难以置信,“我不那样就凭你能让我红?能让我开豪车住大房子?你连季白都收拾不了,我还能指望你什么?!”

    “你在奚落我!”任凡那颗自尊心遭到了践踏,他对这样的谭晓晓觉得十分的陌生,当初那个清纯的谭晓晓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奚落?我奚落你跟韩导奚落我的程度差远了!!!”一想到韩导那番话,谭晓晓就羞愧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谭晓晓的目光一沉,积压在胸腔里的怒火宣泄而出,“你就光想着怎么把东西落到自己头上,我面试《登仙》你有关心过我吗?经纪人的职责是什么需要我告诉你吗,我落选《登仙》你知道了,季白选上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知情?经纪人,你是个屁的经纪人!”

    “你说什么?季白选上了《登仙》?”

    任凡惊愕地望着谭晓晓,企图在谭晓晓的脸上找出一丝说谎的痕迹,可是他的内心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事是真的,季白有这个实力,他知道。任凡恹恹地推开落地窗,点根烟抽着发呆,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谭晓晓鄙夷地瞪了他的背影一眼,“出息!”

    任凡已经无暇顾及谭晓晓,在抽完一整根烟后,给长期合作的水军打了个电话,在谈妥价钱后,露出一抹阴霾的笑容,“想翻身,可没那么容易。”

    水军的动作很快,在谈妥价钱的同时就开始运作起来,不多一会儿网上就开始流传季白为了‘白倾衣’这个角色不惜爬上导演的床,甚至为了取信于人还放出了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来证实自己所言非虚。

    本就热闹非凡的网络,跟水滴进了油锅似的,沸腾起来,就连季白的微博都被水军、黑粉给攻占了。

    网上的流言越演越烈,就连严博的父母都晓得了,不禁为严博敢到揪心,也不知道季白到底给严博喂了什么药,居然让严博对他死心塌地,甚至连亲生父母都不管了。

    而绯闻的主角季白,这会儿正跟严博做些和谐的运动,就连严磊来了都不晓得。一不小心偷听弟弟墙角的严磊,震惊地看着紧闭着的房门,在管家再三拉扯下,惊魂未定的下了楼,“他他们多久了?不不对,小博那个兔崽子好了?!”

    管家黄伯笑咪咪的,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好像没听见严磊说的话似的,只是他的笑容里面多了几分愉悦,看来这事黄伯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说。

    严磊的手指指着黄伯,心里那一股感觉都不晓得如何表达,嘴巴开开合合愣是没吐出一个字来。

    “你来是来帮我教训管家的?”

    见严博穿着睡袍下楼,严磊激动地跑上前,拉起他的手,“小博,你那里真的好啦?!”

    “怎么?墙角都偷听了还怀疑?”严磊光明正大偷听墙角,他一点都不意外,自从他松口说痊愈后,家里人就各方打听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手段来检验事情的真伪,甚至还故意安排各种类型的俊男美女还考验他。

    当然,这也是他有意放纵的结果,就是想让严家的人都清楚地认识到,季白是他选定的那个人,除了他再也没有谁能有足够的资格站在他身边。“我说了,季白是我媳妇儿。”

    “卧槽,这么大件事你怎么不早点说。”

    “我说了,是你们没放在心上。”严博翘起二郎腿,捧着管家端来的茶水,轻啜了一口。

    很努力的在回想的严磊,“得,不纠结这个了,”典着脸凑上去,“可之前家里的老太太不是这样说的啊,说你被季白迷了个五迷三道的,为了他还拿自己的性福开玩笑什么的。”按照伊芸的性格,肯定是请各种美女去试严博,结果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然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来我这儿就是跟我说这些?!”严博挑眉。

    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也不全是,网上现下都在传季白入选《登仙》男二是潜规则这事,还放了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没猜错的话季白微博已经被淹了吧。”

    话音未落,严博的嘴角就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看来,教训不够深刻。”能在这样敏感的时期做出这样的事,除了任凡也没谁了,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任凡前两天还哭着喊着不敢了,现在又开始折腾,也不嫌弃自己是不是活腻歪了。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我来这里之前,《登仙》的导演韩旭已经把试镜的视频给放到网上去了,还别说季白的演技真的不错。”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