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主唱?
    对严磊的称赞照单全收的严博点了点头,“那可是我媳妇。”不管季白做什么都是最棒的,严博对他有着谜一样的自信。

    严家两兄弟在客厅里聊得火热,而在房间里的季白被张云川吵醒,一手握着手机一手在电脑上登录自己的微博,不意外的看到微博被淹没,底下一水都是网民诅咒的声音,热闹的很。

    登仙这个话题已经被顶到第一,点进去一看,最上面的一条就是剧组的官方账号发布的参演者名单,季白的名字排在了左映轩跟安中岩两者中间,因着官方了剧组的主要成员,所以只要点击参剧人员的名字就能看到艺人们的日常微博。

    当然,季白也很清楚自己的微博沦陷,底下一水都是喷他的黑子。

    除了一些什么卖屁股搏上位、什么不要脸啊之类的话,其中有一个叫‘下雨98’的id,在他每一条微博下面都留了言,甚至说着什么同性恋去死那样刻薄的话,还叫嚣着要季白识相把不属于他的东西还给别人,一看就知道是谁的小号,真把所有人当傻子。

    顺势还瞧了瞧热门的微博。

    置顶的那条,有一个叫做“倾衣艳绝天下”的账号发了一条满是愤怒的表情的信息:“我的倾衣要被潜规则给毁了!!!还我倾衣!!!”

    鼠标往下拉,第六条“倾衣我要给你生猴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就算你长得精彩绝艳但绝对不会是我老公!!!”

    第二十三条“倾衣他老婆是我”:“季白是什么鬼,压根就没有在电视上看过他,不会是整容后重出江湖吧。”

    这些还是相对比较理智的粉丝而已,比起他微博下面的那些妖魔鬼怪,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登仙》的原文很受欢迎,不算小众,不管是男频还是女频都很受欢迎,甚至在传出《登仙》要改编成电视剧,顿时就爆发了,纷纷成立了各个角色的后援会,尤其是‘白倾衣’这个角色为最。白倾衣这个招苏的人设无疑是最为吸粉的,再加上又是个悲剧下场,亲妈粉什么的早就将他捧得跟自家手心里的宝贝似的,这样一个角色,不好演,但演好了绝对是最吸粉的。

    如今,所有粉丝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小艺人得到了这个角色。一个没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作品的小艺人,除了在各个电视剧里面演演炮灰,出场次数不超过五次的小艺人来演白倾衣?!

    除了样貌,他身上哪有一点符合白倾衣的气质,就算原著里面白倾衣出色的外貌值得所有人称赞,可到底不是他最大的闪光点,那种独特的气质才是关键!

    一时间,担心角色崩坏的、看热闹的、别有用心的人聚在一起,开始讨伐起《登仙》剧组,当然也少不了季白的份,不管场面如何,“白倾衣”这个角色,可以算得上是万众瞩目了。

    季白扫了一眼评论里不堪入目的带着人体器官的谩骂,完全没有放在心里。

    哪个艺人没有黑?欲戴王冠必先承其重,在聚光灯下那种万众瞩目的生活以及丰厚的收入哪里是那么好得到的,艺人的生活本就是这么的水深火热,心里素质稍微差上些许,都会产生自我质疑。当然,心理素质好的也不是没有,但也是极少数的。

    “季哥,韩导出来说话了,快看快看!”

    将手机挪得离自己的耳朵远点,免得张云川的大嗓子把自己的耳朵震聋,刷新了一下微博的页面。

    韩旭导演的大黄v锃光瓦亮出现在他的微博页面:“事实的真相如何,我不愿多说,我很期待季白的演技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震撼,是否暗箱操作,日后一切皆有定论。”话的后面还了几位主演,当然还有当天的试镜片段,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还是很清晰的能认出视频里面的人就是季白,奇怪的是跟着韩旭转发的主演,不管是左映轩还是安中岩都很明智的把谭晓晓给无视了。

    季白勾了勾嘴角,一道完整的弧度出现在他脸上,“只是一些评论罢了,不会对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成功的道路上必然会出现荆棘,如果他被这些流言蜚语所打败,又谈何成功。

    季白关掉了微博页面,跟张云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倒在床上的季白,摸了摸有些瘪的肚子,重新拿起手机给严博发了一条信息。

    聊得火热的两兄弟冷不丁的被铃声给打断了,严博从睡袍里面掏出手机,点开一看,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简直闪瞎了严磊那双钛合金的狗眼。

    “得,我这个孤家寡人该撤了。”严磊摆出投降的姿势,准备开溜。

    严博站起神来,吩咐黄伯准备点容易消化的东西,完全没有给严磊一个眼神,意思很明白,就是让他滚的意思。衡量了一下从小到大两人之间的武力值,严磊很明智的怂了,夹着尾巴灰溜溜的滚了。

    等待投喂的季白接到了高茜云的电话,说是接到了剧组的通知让他演唱这次的主题曲,韩旭力排众议拍板让季白主唱,当然这里面肯定也有公司的手脚,但这事对季白来说是个好机会,高茜云便做主替他答应了下来。

    “主唱?!”季白的嘴角有些抽搐,破坏了他脸上的表情。

    “有问题?!”

    何止是有问题,简直就是很有问题,别人唱歌要钱,他唱歌那可不止是要钱还要命,别以为人人都称赞他的声音好听什么的,关键是他唱歌从来都不在调上,堪称是走音界的鼻祖,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高姐你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

    “小白,这是个机会,你不能给我掉链子!”高茜云对季白‘走音小王子’的称号有所耳闻,但为了名气,她不得不替季白接,更重要的是她要让辉煌那群脑子有坑的人看看,到底季白能不能红。

    “链子倒是不会掉,只是”

    “只是什么?”

    “我觉得你还是给我请几个老师教教我怎么唱歌不跑调。”说着,季白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算是提前给高茜云打了预防针。

    沉吟片刻,高茜云干咳了几声,“行,我知道了。”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茜云并没有让季白等太久,第二天早上在严博漆黑如墨的脸色下,前来接人了。

    “我替你约了八点的课,你还有十分钟时间。”顶着压力,高茜云瞄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镇定自若的说。

    季白好笑地拍了拍严博的脸,慢悠悠地喝完杯子里的牛奶,不意外地被严大猫舔了一脸的口水,“我晚点等出差,估计要一周才回来。”这个还是临时决定的,要不是项目出了意外,他一点都不想离开荔城。

    “知道了。”多余的字眼都没有,就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打发了严博。

    正在整理衣着的严博听到季白的话,忍不住挑眉,眼神里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正想做些什么的时候,早早守在一旁充当了好久透明人的秘书余成,面无表情地提醒,“boss,你再不出发,就要误机了。”

    硬生生被破坏意境的严博怒视了余成一眼,这个没点眼力见的秘书,“你不说话会死?!”

    “会。”

    被怼了一下,严博明显愣了,“艹!你是不是找揍?”

    “行了,别闹,赶紧上车,不然真的赶不上飞机了。”眼看着严博要炸毛,季白赶紧顺毛,在严博的脸颊上亲了亲,脸蛋绯红一片,瞬间让严博暴躁的脾气安静了下来。

    余成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眼神里快速闪过一丝错愕,瞬间收拾好自己外泄的情绪。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