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魔咒
    事实上,安中岩的预感没错,谭晓晓是真的想借着跟安中岩这样大咖的人闹闹绯闻、搞搞炒作,反正大家都是同一个公司的,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抱着这样的小九九,谭晓晓才会不遗余力的讨好安中岩,还趁着休息的时间捧着剧本过来找他,美曰其名就是请教一下,但实际上就是想跟安中岩一起炒作绯闻。

    “离我远点。”安中岩直起身来,拂了拂身上的‘细菌’,脚下动了动很巧妙的躲过了谭晓晓的动作,“我可警告你,你要是再让我听到韩导责骂你一次的话,我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好说话,就算你拿出任凡来都没用。”起身朝着季白走去,留下谭晓晓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随后脸上挂着恼羞成怒后的恨意。

    安中岩的助理全程将谭晓晓的表情记在了脑子里,默默地吐槽,“跟任凡一样都是白眼狼,鉴定完毕!”

    谭晓晓见安中岩真的不打算回来,跺了跺脚,咬着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埋头苦读,她知道安中岩不是开玩笑,要是第一场再不过别说是他了,就连韩旭就会将她赶出去的。

    看着角落里围着的三人,谭晓晓的心里就是一阵阵的不舒服,尤其是被围在中间的季白,那笑容格外的刺眼,‘季白!这都是你逼我的!’

    不管谭晓晓的内心活动如何,但韩旭的内心活动肯定是不美妙的,一整天下来就光是她跟季白的对手戏就没有一幕可以用的,这怎么能不让他生气。

    “谭晓晓,我告诉你,要是明天你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以后你就不用来了,我管你是李总的什么人,现在,立刻、马上消失!!!”

    被余巧明等人安抚着的季白,对韩导无区别的咆哮只是笑笑,完全不在意,甚至可以说内心有些窃喜。季白趁着两人对戏时,将谭晓晓的表演压得黯淡无光,这才是韩导一直喊卡,暴躁不已的原因。

    “小白,演得不错不要受她的影响,继续努力!”训斥完了,韩导还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季白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

    比起安中岩的若有所思,左映轩直接给了季白一个大拇指,他老早就看谭晓晓不顺眼,要不是碍于偶像包袱,而且经纪人整日里耳提面命让他不要自找麻烦,免得被够咬了还要惹上一身骚。

    季白笑笑,虽说他不出名,可演技是真的好,甚至有从一个外号,叫做“瘾君子”。只要遇到他喜欢的剧本,哪怕是零片酬他也愿意去,这才是韩导他们见到他来试镜十分欣喜的原因之一。

    演艺圈这条路不好走,如果不是因为他真的喜欢演戏,或许对不怎么喜欢热闹的他来说,也不会选择这么一条困难重重的道路,现在能选择在演艺圈这条道路上一路走到黑不得不说,演戏真的是他的真爱,没有之一。

    季白演戏,从不会按部就班地照着剧本里面的人设去做,而是把自己当做剧本里需要扮演的那个主人公,认真的揣摩角色,发自内心地,用心去演绎对方的人生。

    电视剧开拍,摄影棚内所有的工具都齐活了,原本打算第一幕顺顺利利通过的韩导,在季白刻意飙戏的情况下,谭晓晓的演技变得苍白无力,甚至在季白的刻意打压下连最基本的职业道德都丧失了,看着季白的眼神就像看着杀父仇人似的,一直在出戏。反观季白,几乎是瞬间,就让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安中岩可以说是毫无准备,刚还在对助理说话,来剧组报道之前就曾听韩导称赞过季白的演技,可是说到底,安中岩心里并没有把对方夸张的形容当真。出道那么多年,跟他合作过的大大小小的艺人,数不胜数,他自认也算是大咖,可以说好到韩旭称赞的那种程度,绝对是觉得夸张的。可是从他看到季白拍戏的一瞬间,安中岩的眼神里挂着震愕,季白那神乎其技的演技,不得不让他折服。

    演技好不好只能算是一个笼统的问题、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再好又能好到哪里?不就是拍戏么?大家心里都知道那是假的,心里想着、嘴里念叨着台词,再投入也就那样了,终究还是差点什么。

    有谭晓晓这么一颗老鼠屎在,安中岩也不期待这部剧会变成什么样,然而在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心中那点摇摇欲坠的信心变得坚定起来,牢不可破的笃定的怀疑瞬间被砸碎了。

    安中岩甚至不敢肯定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是否真的是季白,对方的一举一动、甚至是那张温和的脸庞,似乎跟刚才有着一张精致脸庞的男人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就好像剧本里面的角色忽然在一瞬间脱离了剧本就这么降生到人间,季白不是季白,而是白倾衣。

    安中岩愣在原地,一手还握着保温杯,脑中却是一片空白。

    韩旭当机立断将第一幕改成季白跟安中岩的对手戏,“老安——老安”

    安中岩回过神来就看见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的胖脸,有些嫌恶的撇开头,“你凑上前来干啥?!”太影响他的食欲了。

    被嫌弃的韩旭也不恼,“想什么呢,该你上场表演了。”

    安中岩点点头,整理了一下外泄的情绪,理了理宽松的外袍,越过一脸探究的韩旭,走到了季白身旁,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坐到了象征身份的位置上。

    “第一场第一幕,action!!!”

    随着场记手上那一块板‘啪’的一声,所有人都严阵以待。

    季白脸上带着疏离的客气的微笑,跟安中岩向往而立,温和的眼神是空洞的甚至有一丝丝的惧怕。安中岩似笑非笑的眼神缓缓从场内扫过,“徒儿的境界最近又有所精进了。”

    韩导坐在监视器前捕捉到季白的眼神,只觉得对方整个人的气场有些微妙,明明看上去人畜无害,可偏偏身上却散发出一股让人觉得奋不顾身的想要上前去保护他,那种无助的甚至有些惧怕的气场,不知道从哪里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

    “全靠师尊悉心指导。”白倾衣垂下头,掩盖住自己外泄的情绪,温和不失礼数道。

    奉天剑尊眯了眯眼睛,一股危险的气场在接触到白倾衣的眼神时骤然爆发出来,脸上的笑容在片刻之间越发的浓郁,带上了几分杀意,那波澜不惊的眼眸渐渐出现了涟漪,“近几日我要外出,仙门暂时交由你来打理。”

    “是!”

    奉天剑尊离开之前,若有所思的望了他一眼,奈何时间不等人,挥动着衣袖,驾云而去。

    白倾衣始终低着头,在感受到奉天剑尊嗜血的目光在他身上一触而过时,白倾衣的眼神骤然出现了改变,他眉头微微蹙起,脸上一贯带着的温和的笑容在片刻的滞涩后忽然有些扭曲,那温和的仿佛春暖花开般的双眼也渐渐出现了波澜,这会儿一瞬不瞬地望着奉天剑尊离开的方向。

    韩导惊讶地发现到他的眼中仿佛有一把火苗,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白倾衣的眼神跟他温和的气质相互交杂在一起,全然没有一点点的违和之处,他眼神里的火苗就像添加燃料一般在他眼中酝酿着,一点点开始旺盛起来,很明确的让人感觉到他对奉天剑尊的恨意在逐渐上升。

    “卡——”

    随着时间的流逝,韩旭来来回回的看着监控器里面的画面,一阵阵欣喜涌上心头,“过!!!”

    被折腾了一个早上的工作人员在听到韩旭的话时,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他们终于破解了名为‘谭晓晓’的魔咒。

    身为制片人的余巧明在看到季白精湛的演技时,十分赞叹,越是普通的场景就越能看得出演员的演技,就这么一个短短的画面,安中岩跟季白之间演技的碰撞,让人见了都有些头皮发麻。

    余巧明跟韩旭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双方都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庆幸,没有因为外面的流言蜚语而把季白换掉。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