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戏
    退下场的季白接过张云川递过来的水杯,抿了一口水,将厚厚的剧本摊在自己腿上,一页页的翻着默念着自己的台词。而坐在监控器前的韩旭看着在一旁埋首努力用功的季白,不住的点头。

    没休息多久,又轮到季白上场了,这次是他跟左映轩的对手戏。

    跟季白对戏中的左映轩自己在季白精湛的演技底下,变得黯淡无光,视线几乎无法从季白越来温和的表情里挣脱出来哦,这一刻的白倾衣温和的仿佛所有的阳光都聚拢在了他身上,从里到外都找不出一点点黑暗,似乎在面对奉天剑尊时所泄露出来的情绪都是幻觉。

    身处季白目光下的左映轩,感觉不是一般的糟,脑子僵硬的像是腐朽木头,视线和季白纠缠着,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警醒自己快点恢复清醒转移注意力,可事实上,左映轩整个人却连转动眼珠子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他的掌心渐渐被汗水浸湿,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心砰砰跳得飞快。

    这就是季白的演技,要不是各式各样的机器对着他,他还真的以为自己穿越到了雷霆所在的世界。那种真实的带着怜悯的温和笑容,抚慰了他受伤的心,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除了这两句,他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句子来形容。

    呆愣间,季白忽然动了,伸出手,渐渐靠近左映轩。

    左映轩下意识屏住呼吸,手里拽着脏兮兮的衣袍,手心里都是汗,紧张且不安地抬起头望着季白。

    近了,近了,更近了,季白的手轻轻地搁在他头顶上,似乎没有一点重量,就这么静静地微笑着在他的面前站定。

    左映轩恍惚地盯着对方眼中逐渐泛起的情绪,内里浓的化不开的笑意和温柔让人甘愿在里面溺毙。“我是白倾衣,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兄”

    对方伸出来的手,在他的头顶轻轻抚动着,带着难言的优雅温和。

    “师兄?”稍显稚嫩的声音微微发颤,左映轩带着微不可见的恐惧,伸出手来,似乎想要抚摸一下对方搁置在自己头发上的那只温柔的手掌,但在抬手的瞬间又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指尖颤动了几下,连忙收回了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摆。

    “你叫什么?”

    “我我”左映轩下意识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雷霆”

    “雷霆师弟”季白笑眯眯地盯着他,多余的话一句都没说,只是收回自己的手,绽放出一个比阳光更炙热的温柔笑容。季白眼中的宠溺浓到快要倾泻出来,两位风格各异的帅哥相对而立,目光交缠。

    所有人都不自觉放轻了呼吸,不忍破坏眼前的画面,可总有不识趣的人在破坏意境,韩旭猛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起身大喊:“过了!!!”

    所有人回过神来,有些惊魂不定地牛头去看他,恍恍惚惚中脑子恢复了运转。镜头里的左映轩精神有些恍惚,等季白放开他的手时才发现到自己的失常,一脸震惊地望着季白。

    刚才那短短的十几分钟,真的觉得头顶上压着一座大山,季白表现出来的气势死死将他压住,要不是这么多年拍戏累积起来的戏感,他真的找不到一点活路。在演艺圈混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能给他带来过这样的震撼,好像和他对戏的根本不是一个小透明,而是一个已经在演艺圈里摸爬打滚了大半辈子的老前辈一样。

    季白早在韩旭出声的时候就已经出戏,恢复了往常的模样,见左映轩站着不动,疑惑地望着他。

    季白的眼神从一汪温泉忽然变成了冷水,浇了他一身,猛地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季季季季季季季季白——”

    眼神惊愕,用见鬼了似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季白,“你,你,你确定你真的是第一次拍戏???”

    季白笑笑:“怎么可能,我之前一直在跑龙套啊。”

    “”左映轩难以置信地摇摇头,自以为演技不错的他被一个跑龙套的小透明的演技碾压到尸骨无存的地步,羞愧的让他忍不住捂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轻笑出声的季白,难得的在笑声里带上了一丝宠溺。说实在话,左映轩这个性格他还真的挺对他的胃口,要不是他已经名草有主,他或许能跟他发展一下关系。当然这个念头,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要是被严博那个醋坛子知道了,还不闹翻天。

    一天的拍摄任务,落下帷幕。第二天早上没有季白的戏,他可以下午才去剧组,所以高茜云替季白约了主题曲的彩排,当然在彩排之前,他还得去学习声乐。

    季白打了个哈欠靠在椅背上,保姆车平稳快速地行驶着,窝在座位上的他困意都出来了。从签约到现在,每一天他的节奏都是无比的紧凑,还有任凡那个渣男时不时跳出来找茬,过得不可谓不心烦,甚至连美好的睡眠时间都被剥夺了,为了把这首主题曲唱好,他已经好几晚没有让自己的嗓子好好休息了。光是在耳边萦绕的伴奏,吵得他也没法休息的太好。

    然而想要在短时间里走红,必然得付出一些代价,无法休息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罢了,在各个剧组跑龙套的那段时间里经历过太多,所以应付起来还不算难以接受。

    张云川就坐在他旁边,从开拍到结束一直都用**辣地目光打量他。

    心宽的季白任由他看了一路,被张云川越来越放肆的视线注视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见季白出生,也只是眨眨眼,“白哥”

    “你能换个称呼吗?”白哥?什么鬼,还不如叫白鸽呢。

    “季哥,你演技真的好好哦。”他第一时间接到要称谓季白的助理开始,就去恶补了以前他参演过的电视剧,他一直以为季白的演技好,没想到会好到这样的地步,此时此刻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你真的好厉害啊,为什么你的演技会那么好?!”

    季白半阖着眼,换了个姿势,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我自己都不知道。”演技好不好这个不是自己评判的,对于自己的演技,他还远远觉得不足。

    张云川坐在位置上皱着眉,很认真的想了想,确实,从前的季白在任凡的带领下,根本就没有为季白联系过电影和电视的试镜机会。再加上季白本来就不爱争取,任凡也打定主意不让季白出头,要不是为了生计断然不会让季白出来拍戏的吧。

    原来季白签约初期,辉煌也算是很看重季白的,安排各式各样的课程、参演各种活动,还安排了几个讨喜的角色让他饰演。可是,当季白跟任凡在一起之后,公司高层渐渐就开始遗忘季白这个人,甚至连经纪人都很少过问,哪怕再有才华也很难发挥出来吧?

    像季白这样满不在乎的解释反倒迅速打消了他心中的迷惑,就像有人天生智商高有人天生才华高一样,演技这种东西,肯定也有天生的吧?不管有没有,但季白肯定是天生就该吃这行饭的。

    想到季白遭受的那些苦头和冷眼,再对比今天剧组里面的工作人员对自己的客气与周到,张云川心里居然有那么点一丁愧疚,他这个助理做的不到位,没能为季白排忧解难,如果他能有高茜云那么厉害的话,肯定能帮到季白。

    “对了。”他猛然回神,从口袋里掏出小小的随身记事本,“高姐把你明天早上的行程安排好了,六点要去录歌,十点要去一周星宇试镜”

    “试镜?”季白不等他说完,直截了当地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明天早上除了录歌之外,别的行程都推掉。”

    “都推掉!?”那可是高姐很不容易争取来的资源,就这么推了?!

    “嗯,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通告就别接了,”浪费时间之余还在消耗他为数不多的人气,得不偿失。

    张云川一头雾水地望着他,也没有追问在季白的眼皮底下将后面的行程一一划掉。

    季白淡淡地看着他,伸手揉了揉他碎短的黑发,张云川这样的性格像极了他以前在孤儿院里遇到的朋友,此刻心里暖暖的。

    “要是不明白你可以问问高姐,我想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他说完这话之后就不再开口,闭上眼睛争取在短暂的休息时间小憩片刻。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