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主题曲录制
    主题曲的录制还算顺利,在老师嫌弃了无数次后的季白,终于能将这首歌完整的、不跑调的唱了出来,低沉的带着别种韵味的嗓音从麦克风里传来,“挥剑试问情,人间韶光几度”

    录音棚里高茜云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录音室里正在工作的季白,而帮季白修歌的赫然是圈里有名的鬼才——马闯,还有他固定的班底以及金牌填词傅先,两人也算是一个另类的组合,在音乐圈里很受追捧。基本上他们很少在外面活动,也都是为那些天王级的歌手作曲填词,只是没想到高茜云居然会有那么大的能量请得动他们。

    “嗓子是把好嗓子,可惜技巧不行。”说是技巧不行已经算是跟给高茜云面子了,要不是那把嗓子为他润色不少,他真的想撂摊子不干。

    马闯是个惜才的,当初能答应高茜云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季白得天独厚的嗓音,可等他们真正接触之后才发现,季白是一个无论唱什么歌都会跑调的奇葩。

    “咳老师,我们家季白从小就没有接触过音乐,您多担待。”这话,高茜云已经说了无数遍了,说的她已经不好意思张口了,她虽说对季白‘跑调小王子’的称呼有所耳闻,没想到传言中的事实含蓄不少,这哪里是什么‘跑调小王子’简直就是跑调中的king,他敢认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

    傅先带着耳机很细心的听着季白的每一字每一句,“还不算难听,最起码意境出来了。”

    被议论的中心人物季白,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这些专业的录音设备,手里拿着的耳机是那样大而厚重,轻轻套在自己的耳朵外面,隔绝了一切的噪音,满脑子都是耳机里传出来的旋律。

    他其实不太想接这个活动,吃力不讨好,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拒绝高茜云努力为他争取过来的机会,既然接受了他就得努力去做好,哪怕嗓子有些抗议,他还是认认真真的数着拍子,认真地哼唱。

    季白使用的录音室是华纳音乐最好的一间,所有的音响设备都是顶尖的音响这个东西,好坏的区别真的很明显,价格不同、设备不同,对声音的包容力就千差万别。同样的一首歌,季白在外面的训练室唱出来的效果,跟在录音棚出来的效果、现场演唱的效果或者是ktv里演唱出来的效果绝对是不同的。

    高茜云给季白选的训练室也算是很好了,用的设备还是几十万的那种,当场唱出来的感觉足以让人感觉到惊艳,可是一换到这里,之前的效果瞬间就被秒成渣。

    季白的声音很纯粹,不用刻意是压低都能听到里面包含的情感,真假音相互变幻毫无违和感,瞬间吸引了不少人驻足。

    “永忆仙山初相逢,欲寻昔日共形影,而你却舍残生”

    缓慢而忧伤的主旋律在静静地流淌着,季白闭着眼,轻轻哼唱着,歌声里包含着无限压抑着的情感,每一个字的吐露,都带着悲伤、茫然的味道。

    “纷纷雪落仙飘坠,前尘后世君莫问,尘缘难了”

    整间试音室里萦绕着季白的歌声,似乎真的能看到一个背负着痛苦的男人茫然地站在雪山之巅压抑着痛苦的模样。

    季白的双手按在耳机上,眉头微微蹙起,唱的很认真而且饱含情感,俊美的五官在灯光下,越发的帅气。当然,不可避免的季白还是在歌曲结尾时,快了半拍,这让一向高要求的马闯十分头疼。

    窗外,不知何时,一抹倩丽的身影驻足不前,一双眉目死死地盯着季白。

    《登仙》的主题曲很难演绎,没有激烈的节奏,尤其是整一首歌的主旋律跟溪流声差不离,几乎都是要靠歌手的嗓音来诠释这首歌曲,想要抓住听众的耳朵,在演唱时投入的情感就必须要有张力,哪怕是一个音的跑调,甚至是尾音的一丝丝颤抖,就足以破坏这首歌的意境。

    傅先皱着眉头,跟马闯交换了一抹复杂的眼神,表情说不上难看,也说不上难看,叹息一声,“季白的感情很充沛,在投入感情时也很深刻,只是还是改不掉跑调这个毛病。”

    对于非专业人员高茜云来说,季白唱的已经很好了,“要是季白技巧纯熟,哪里还需要你们两位专业人士的指导。”

    傅先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季白要真的是无可挑剔,那他们也没有必要过来参加这次的制作,“行了,就少在这里奉承我们两个了,把季白喊出来,还有一些细节的需要修改,争取明天录制之前把这首歌完善好。”

    刚哼唱完一遍的季白被高茜云从试音室里面拎了出来,单独‘唰’了一遍,然后捧着晕乎乎的脑袋开始接受马闯的精英教育,尤其是在傅先恨铁不成钢的视线下,季白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折磨。

    “纷纷雪落仙飘坠”

    马闯很是心累,他明明就是一个作曲的,在季白面前反倒变成了小学音乐老师,不仅要教他折磨看谱,还得教他如何正确的发声,如何利用腹腔的力量减少对喉咙的刺激什么的,简直比他作曲还要累。

    索性,他们的付出也不算是没有白费,等季白再次试唱时,《登仙》的主题曲已经被季白演绎的很精彩,尤其是跟第一次试唱时相比,进步不可谓不神速。

    宋玉致蹙着眉死死盯着窗户里那一抹身影,轻咬着唇瓣,将季白的表现完完全全看在了眼里,苦笑着说:“老天爷有时候真的很不公平。”她成后之路满布荆棘,反倒是那人一起步就能得到马闯、傅先那样的人帮助,哪怕是如今的她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请的动那两位大咖,人生是如此的不公。

    “玉致,你怎么还没回去?”

    出声询问的是宋玉致的经纪人池成昌,见她呆愣在试音室门口,好奇的走了过去,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试音室里并不陌生的两位大咖,还有异常眼生的季白。目光在季白身上一扫而过,落到高茜云身上,眼神里浮现一抹了然,“是天玄的人。”

    “命真好。”宋玉致笑笑,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高茜云许是察觉到了什么,扭头就看到池成昌站在门口,笑吟吟的看着她。“这么巧,今天我还听芳姐说这间试音室借出去了,没想到居然是你借的。”

    高茜云冲这宋玉致点点头,“我家小白刚接了一个主题曲,我就想着你们华纳的设备是顶尖的,就领着他过来试试音。”

    门口站着的三个人说说笑笑的聊着天,声音压得很低,生怕打扰到了在里面神神叨叨的两人。就在季白调整好状态重新演唱时,他们就捧着耳机在各自的笔记本上涂涂改改,时不时低声交流着,完全将自己隔离在一个真空地带似的。

    “尘缘难了”

    真的好久,没有听到如此抒情的歌曲了,宋玉致不得不承认,季白确实比她唱得好,哪怕他的音准不太好,可是他唱歌的方式真的别具一格,从他的歌声里好像置身在另一个世界,歌词里的情景就在那个世界了完美的演绎出来了。

    “”宋玉致的嘴巴开开合合好几次,完全没有办法用语言将内心里的感受吐露出来,那种歌声是从灵魂深处交融而出的颤栗感,让她冒起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那个叫季白的似乎天生就该吃这行饭,能轻而易举地达到别人达不到的境地。

    “或许,那两位老师能给季白量身定做适合的专辑。”高茜云笑笑,她就是喜欢看到宋玉致脸上那种很想干掉她但是有毫无办法的模样,心生愉悦。

    池成昌之前跟高茜云有点交情,自然晓得她看不上宋玉致的手段,即使是看到高茜云脸上类似于嘲讽的笑容,也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歌曲渐渐到了尾声,最后的那一声声隐约带着哭腔的呢喃话语,渐渐飘远,久久未落。

    伴奏停了下来,整间试音室恢复了安静,季白呼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双手扶着耳机,彻底从歌词的意境里走了出来。

    抬起头,窗外的马闯跟傅先还在讨论着什么,反倒是高茜云站在门口跟一男一女说着话,在他目光落在门口时,宋玉致就留意到他了。季白露出一抹微笑,冲着门外方向点点头,离开了。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