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点到即止
    离开后,工作人员开始对使用过的试音室进行打扫和检查,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那抹挺拔的身影,要不是挑在晚上过来试音,恐怕这间试音室外会围满了迷妹吧,毕竟那人长得不是一般的好看。

    “唱得不错,”高茜云没有想到一向走调的季白居然能把这首歌唱的那么好,“有没有兴趣出专辑?!”只要季白点头,马闯跟傅先那边就不成问题,毕竟季白的音色真的很难得,哪怕有跑调这个毛病,也无伤大雅。

    “不了,我只想好好演戏。”季白垂下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最起码在我彻底翻身之前。”

    高茜云盯着他看,忽地有些心疼,季白对任凡怎么样,她从资料里面看得清清楚楚,任凡为了一朵白莲花舍弃季白,还肆意抹黑季白的形象,任凡的所作所为十分的可耻,为了彻底将季白打压下去,用了不少下作的手段。但凡是有自尊心的男人都不可能不在意,想到季白好几次黯然神伤的模样,高茜云拽紧了拳头。

    “别想太多,你的前途比他重要,”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季白有今日的成就,也多亏了他曾经的无情和下作不是。

    季白笑笑,没有接高茜云的话,反而将目光投到正在埋头奋笔驰书的马闯和傅先身上,两人神神叨叨的模样,让他十分意外。

    还没等高茜云有所解释,季白反倒先开口,“艺术家就是那么不拘小节,灵感来了,别说是试音室的地板了,就算是公厕的地板也会毫不犹豫的趴上去吧。”

    高茜云耸耸肩,不予置否。

    见他们两人还未从神神叨叨的状态里面走出来,也没多犹豫,挑了一个并不显眼的地方坐着,闭目养神。高茜云对季白的选择并没什么异议,大咧咧的挑了个显眼的位置,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工作,时不时关注一下在角落里面闭幕养神的季白。

    等马闯跟傅先两人从灵感里走出来,墙上的时钟已经悄悄的走到了三点的位置,华纳音乐整栋大楼除了他们所在的这间试音室还亮着灯之外,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好小子,趁着时间还早,我们打铁趁热把主题曲给录了吧。”

    说这话的是傅先,季白的歌声给了他很大的灵感,他也不介意拿对待后辈的态度来对待季白。所以在看到季白睁开那双清亮的眼眸时,就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将《登仙》的主题曲录制好,免得第二天精神状态萎靡,连声音都变了。

    “好的,傅老师。”迅速调整好状态的季白,从椅子上站起来,摆动了一下有些发僵的脖颈,顺从的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开完夜车的季白从华纳音乐的办公大楼出来了,天已经擦亮。

    “回去好好休息,中午饭我让李秀带给你,路上吃。”跟季白熬了一个通宵的高茜云,交代玩事情就开着她那部炫目的跑车留下季白,就这么跑了。

    看着人烟稀少的柏油马路,季白别提多郁闷了。

    下午的戏,大部分都是跟谭晓晓的对手戏,也不晓得那个蠢货会不会跟之前一样,明着给他使绊子。敌方的智商不在线,身为对手也是很无奈的。

    季白的到来,让剧组的气氛活跃了不少,见他身边的两个助手带了一些吃的分发给片场的工作人员,不由地冷哼,“装模作样。”

    听到这话的化妆师,在心里冷哼,就算是季白装模作样,也好比你什么都不做来的让人讨喜。替谭晓晓补好妆还得不到一句好话的化妆师有些气闷,不雅地翻了个白眼,拎着化妆箱走到了季白身旁。

    “麻烦你了,玲姐,”季白露出温和的笑容,从李秀手里接过一盒寿司,“时间不早了,你也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干活也不迟。”

    在谭晓晓那边受了气的化妆师,在季白这边得到了心灵的抚慰,礼貌地道了声谢,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别说是她了,就连韩旭的肚子也叽里咕噜响了起来,不吃还好,越吃越饿。韩大导演痛苦地望着手里最后一块寿司卷,再看看监视器里面演完的情节,很果断的拍板,“过了,大家先去吃饭,吃完休息之后我们再继续。”

    听到吃饭两个字,所有人都哄闹成一片,纷纷收拾东西准备去吃饭,剧组在外面的餐馆包了餐,饭菜的味道也算可以,肚子饿的时候吃什么都香。就在工作人员三五成行,结伴去吃饭时,等待拍摄的谭晓晓黑着张脸,怒视着跟左映轩说说笑笑往外走的季白。

    “又是你!!!”

    谭晓晓穿着洁白的衣袍,头上顶着珠翠羽冠,整个形象就像是不食人家烟火的仙子,可她脸上狰狞的表情硬生生的破坏了意境,淬了毒似的眼神一直跟随着季白。

    “谭小姐,你怎么还没去吃饭。”

    迅速收敛自己外泄的情绪,谭晓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扭头看着眼前有些尖嘴猴腮的男人,心里萌生一计,“铁大哥,我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谭晓晓嗲嗲的冲着他喊,脸上依旧是那副清冷的模样。

    “谭小姐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帮助的?!”经常混迹各大剧组的老铁,看惯了那些在他面前耍大牌的也看惯了在他面前阿谀奉承,趁机陷害的大有人在。

    拍摄前,韩旭挺着吃了浑圆的肚皮溜达到季白身旁,“我知道她跟你不对付,我尽量减少你们在一起的镜头。”

    季白笑笑:“不用这样,工作归工作,私事归私事,这点我还是拎的清。”他不是谭晓晓眼里只有那些恩怨,他未来要走的路还很远,没有必要在一开始就跟他们纠缠不清,妨碍自己。

    他的话,让韩旭十分满意,看向季白的眼神更为欣赏。

    现在混娱乐圈的年轻人,把自己的自尊心看的比什么都重,动不动就是用鼻孔看人,在圈里棱角太过于分明可不是什么好事。

    话,点到即止。

    季白的工作比较集中,四十五集的仙侠剧,剧情紧凑。白倾衣全部的戏份都在雷霆青少年时期,而且因为大部分的拍摄都在室内进行,季白的戏几乎被挪到最前面来拍。

    玉白色的衣袍上绣着祥云,衣袍的边角在祥云的印衬下十分精致,没有太多浮夸的花纹,腰间就挂了一块象征身份的玉阙,人工接上的头发漆黑如墨,在灯光的照射下宛如上好的绸缎,一头黑发只是用白玉簪简单的挽了个发髻,再配上季白精致的面容,整个人的气质即刻不同了。

    这幕戏实在室内拍摄的,背景是一大块白色的幕布,那些奇山怪石要加上后期特效后,才能将仙气萦绕的环境呈现出来。要在这么虚假的环境里面演,相当考验演员的演技,用力过度会破坏气氛,显得浮夸,平平无奇就会显得你演技不好。

    可当拍摄开始时,季白和安中岩那两人,就如同真的艺人端坐在仙境华座之上,另一人站在白玉地板上,好像他们本来就是奉天剑尊跟白倾衣似的,那种感觉难以形容,再怎么挑剔的人也难以从他们身上找出半分毛病来。

    演员之间演技的碰撞,拼的就是气场,若是在同一个场景里,一人被另一人压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被气势强的那一方吸引,剩下的那个就会彻彻底底沦为陪衬。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