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回国
    《登仙》中的角色是一个一个陆续出现的,而季白今天要拍摄的这一场是奉天剑尊得知白倾衣倾尽所学教导雷霆时罩他见面旁敲侧击追问,这个时候的雷霆还未发觉白倾衣的别有用心。

    这一场戏,大家格外认真,安中岩一身天青色的衣袍,头顶青玉冠姿态随意的坐在华座上,不苟言笑时气势浑然天成,下方站立着的白倾衣恭敬地低下头。

    “不知师尊叫徒儿前来,所为何事?”

    奉天剑尊的身形不动,别有深意地望着白倾衣:“无事便不能召你?”见白倾衣的身体微微僵住,奉天剑尊不动声色的说,“为师听闻,自雷霆成我门下二弟子后,你便对其多加看顾,为师有些好奇,天生冷清冷心的大师兄为何会对一个遗孤如此关注。”

    底下站着的白倾衣心里自是一片心慌,“雷霆是师尊新收的二弟子,是亲传,作为师尊的首徒自是有责任教导师弟。”

    在奉天剑尊打量的目光中,白倾衣有些惴惴不安,他不晓得奉天剑尊是否能接受他的解释,作为奉天剑尊的首徒,他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自己的生死,白倾衣不得不谨慎。

    “果真?!”

    白倾衣弓着的身体压得更低了,“徒儿不敢欺骗师尊。”因为奉天剑尊的强大,哪怕白倾衣知道并非是真心教导,甚至是有所图谋都不敢有所作为,只能在他察觉不到的地方耍点小动作,但这并不代表奉天剑尊没有察觉。

    奉天剑尊换了个姿势,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更甚,“如此,最好。”

    这样的语气让白倾衣胆寒,然而他不能将心底里的害怕表现出来,他不敢,也不能。“师尊还有何事需要徒儿去办?!”

    碍于奉天剑尊的威慑,白倾衣不得不硬着头发追问。

    “苍山下有一户人家作恶多端为天道所不容,择日你去把他清理了吧。”奉天剑尊在随意的几句话里就将一家人的生死下了定论。

    “是,师尊。”

    奉天剑尊见他脸上平静无波有些不悦,在收养白倾衣并且教导他之初还能在他脸上看出一丝情绪的波动,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脸上温和的面具戴的牢牢的,有时候他还真的看不透他的想法。

    不追问原因就答应,没有一丝的不情愿,也不怕滥杀无辜惹了罪孽。

    可他想要的,就是要他沾染上那份罪孽。

    奉天剑尊轻笑一声:“徒儿无需多虑,为师要你怎么做自有为师的道理,如今昏君当道,紫微星暗淡,妖怪横行,徒儿且保重。”

    “徒儿明白,谢师尊教诲。”白倾衣抿了抿唇,头始终垂着。

    “自去吧,这事勿让你师弟知晓。”

    白倾衣始终保持着恭敬的姿态退到了殿门口,利落地转身,还未踏出殿门就听到了雷霆的声音

    “师尊,我想跟师兄出门历练。”声音由远及近,雷霆风风火火地跟白倾衣擦身而过,跪在了奉天剑尊的面前。

    说是历练,其实就是想亲自去查当日雷家惨遭灭门的凶手,这点雷霆清楚,白倾衣清楚,奉天剑尊更加清楚。

    “功法未成,不许出仙门。”

    雷霆倔强地望着奉天剑尊,“师兄可以保护我,请师尊同意。”

    倔强如斯,让他的脸色一点点变冷,雷霆的态度触怒了奉天剑尊那条敏感的神经,挥手将雷霆扫飞出去,重重落在玉石上,呕出一口鲜红色的血。

    “放肆,”伴随着奉天剑尊包含怒意的声音,白倾衣上前将倒在地上的雷霆搀扶起来,“雷霆以下犯上,谴思过崖面壁思过一个月,无本尊命令谁也不许探视。”

    “师”

    白倾衣连忙捂住雷霆的嘴巴,冲他摇了摇头,欲想争辩的雷霆哑了火,脸色苍白地被白倾衣搀扶了起来,“师弟,你太过急切了些。”

    雷霆怔怔地瞪大眼睛望着白倾衣,心中的不忿如同投入了始末,一点点被石墨碾碎,随风飘离。

    白倾衣脸上始终挂着那抹温和的笑容,他搀扶着他一步步朝着华座走近,“是徒儿教导无方,请师尊责罚。”

    “你倒是乖觉,”奉天剑尊冷笑一声,“你是本尊最出色的弟子,本尊对你的能力很是认同,但今日这事不能善了,你可明白。”

    季白垂下眼,眼神空洞的像个死人,如若不是脸上那一抹温和的笑容,雷霆定然不是将他与素日里那抹温润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白倾衣不带一丝感情,动作干净利落,在雷霆惊愕的目光下跪下,双手交叠贴在额头上,“请,师尊责罚!”

    现场寂静一片,直到韩旭的声音响起:“卡!!!”

    端坐在华座上的安中岩一动不动,眼神里划过一丝震惊,还未真正从戏里走出来,而倒在地上的左映轩,心还沉浸在剧情里无法自拔,眼睛死死地盯着仍旧跪在地上俯首的季白,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从原著里走出来的那样,他的温和,他的不甘,他的惧怕,他的一切一切,此时此刻,他就是白倾衣,白倾衣就是他!

    摄像机后的工作人员有些骚动,见几位主演还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时之间有些踌躇,尚在俯首中的季白猛地抬起头来,就着这样的姿势,“各位大爷行行好,施舍几个钱咯”

    众人秒出戏,包括一向稳重的安中岩在内,瞬间爆笑出声,而左映轩更是直接,从地上坐起来一把勾住季白的脖子,笑嘻嘻地用方言说道,“崽哦,你这个样子是要不到钱的。”

    一时之间,众人对季白生出了亲近感,就连化妆间的人都纷纷走出来相互打趣,被围在中间的季白,几乎没开口就成为众人的焦点。

    而坐在监视器前面的韩旭盯着屏幕一脸严肃,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再抬头看了看被义渠人围在中间的三人,“过了,一会儿在单独拍几个镜头就行。”只要有季白的戏,几乎都是一次过,当然碰上谭晓晓就不一定了。

    余巧明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监控器的画面上,从入场到最后的下跪,季白的每一步都像是精心测量过似的落到最佳处,原本以为要多拍摄几次的场景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完成了,简直难以置信。

    余巧明不得不承认,季白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凭着他现在的演技跟外形,问鼎影帝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他缺少的只是机会。

    而独自在角落的谭晓晓看着在场内和众人谈笑风生的季白,勾起了一抹阴测测的笑容,想到谭晓晓所做的那些事,一旁的助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把嘴巴闭的更紧了,生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守在场外的张云川接到了今天第二十三个严博的电话。

    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现在的镇定自若,他迅速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助理,当然这是他自己的看法,被一次次挡在助理那儿的严博,咬牙切齿地挂断电话,恨不得现在就从电话那头钻过来好好教训一下张云川这个没大没小的臭小子。

    “boss,开会时间到了。”余成淡定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严博每天变幻莫测的面部表情已经免疫了。

    “什么叫季哥现在在工作没有时间接电话,哪怕是工作中不能接电话,最起码休息时间还是能回电话的吧,”严博气恼不已,“余成,你留下来继续处理工作,我回国!”他现在只想立刻马上见到季白。

    “!!!”what?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