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季白受伤
    被迫留在国外的余助理,毫无形象的冲着严博离开的方向喊道:“boss——你不能这么无情,把这堆烂摊子留给我,boss——”

    回答他的是严博冷酷无情离开的背影,甚至连回头望一眼的**都没有。

    尚在片场的季白刚补好妆准备拍摄室外的戏份,没想到还未走出大门,就稀里哗啦下起暴雨来,无奈与谭晓晓的戏提前了。

    “人呢?!又死哪儿去了?!”因着恶劣的天气,许多场景都需要延后拍摄,这让本就心里着急的韩导越发暴躁,尤其是看到拍摄时间到了,仍旧没有出现的谭晓晓,心底里的那股暴躁更是达到了顶端。

    姗姗来迟的谭晓晓顶着韩旭愤怒的眼神走到了片场,“导演,我准备好了。”要不是突如其来的暴雨打乱了她的计划,也不至于会被韩旭责骂。不过,没关系,今天过后,季白不会出现在片场了,为了以后,这点忍耐她还是有的。

    谭晓晓的配合让韩旭的火气熄了不少,监视器画面里面的俊男美女十分养眼,谭晓晓的演技虽说一般但总算没有出现之前杀父仇人一般的目光,才算是不功不过。

    监视了好一会儿的高茜云,见谭晓晓还算安分,跟李秀他们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见季白最大的靠山离开,谭晓晓嘴角上的笑容变得阴狠,生生破坏了要表达出来的意境。眼看着这条要过了,却因谭晓晓不适时出现的笑容给破坏了。

    “卡——”拿着喇叭的韩旭毫不留情地吼道:“谭晓晓你是不是不想拍了?好好的你笑什么笑,你是嘴抽了还是脑抽了,给我整这么一出,你是不是当我瞎啊,再管不住自己的情绪就给我滚,我宁愿砍了你的戏份也不用你!”

    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所有工作人员已经见怪不怪,十分淡定的继续自己手里的工作,将挨骂的谭晓晓无视到彻底。

    气闷的谭晓晓扯开一抹僵硬的笑容,冲着工作人员道歉,神态十分的不甘,随即又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各种表情变化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正在穿戴威亚的季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蹙着眉,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好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尖嘴猴腮的老铁,谄媚的询问道。

    下意识的扯了扯绑在身上的带子,季白笑笑。“谢谢,辛苦了!”如沐春风般的笑容,看得老铁一愣一愣,下意识想要拽住季白身上的带子,还未等他有所动作,就听见导演喊开拍。

    老铁被挤到后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季白一个纵身跃下,绑在他身上的绳子不断的在拉扯,眼见着上下的拉力将本就有问题的绳子即将断裂,猛地冲上前,“小心——”

    吊在半空中的季白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形,却听见一声巨吼伴随着身体不断往下坠,甚至还听到了绳子断裂的声音。断裂的绳子产生的惯性让季白直直往幕墙撞去,没有一点防护措施保护的季白,下意识的伸手拽住了另一边的绳子,粗粝的绳索把他的手掌磨得生疼,就在身体快要撞向幕墙时,危急之下的季白用脚抵在幕墙上,在那一瞬间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又反反复复的重复着一个动作,整个人被吊在半空,荡过来又荡了回去。

    张云川整个人都快吓傻了,就这么看着在空中表演杂技的季白,不知所措。

    “tmd还愣着干什么?救人啊——”韩旭标志性的粗嗓门响起,所有人如梦中醒,连忙放下手里的工作,拖海绵垫的拖海绵垫,松绳索的松绳索,还有的连忙翻找合适的药品,场面一片混乱。

    人群里有一道充满恶意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等他抬起头扫视周围的人时,那束目光很快又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季白蹙着眉,不晓得自己是不是在疑神疑鬼,这次的事情,好像透着一股不对劲。

    躲在角落里的谭晓晓露出一抹大仇得报的笑容,甚至是还小声的哼起了歌,将只要季白倒霉她就越高兴的小人嘴脸明晃晃的表露出来。“让你得意,这就是你的得罪我的下场。”

    被放下来的季白,玉白色的衣袍十分凌乱,踹向幕墙的左腿隐隐作痛,大腿根部、腰都火辣辣的疼,脸色有些发白。耳朵周围都是工作人员关切的问候,嗡嗡作响。

    “谢谢关心,我没什么事,你们别围着我了,都去工作吧。我只是脚有点疼,休息一下就好了。”季白笑笑,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的人。

    将他围坐在中央的人心疼坏了,明明受伤的人是他,反而在逞强,那张苍白的脸看起来就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都围着干嘛,不用干活了吗?!”韩旭快步走来,把围着季白的人说了一顿,见人纷纷后退了几步,“我看看。”说着,便要去掀开季白的衣摆。

    袒露在众人面前的是季白高高肿起的脚腕,蹬掉鞋子扯开袜子一瞧,一团青黑色在白皙的皮肤的印衬下显得十分恐怖,隐约还能看得见血丝。

    “嘶——”左映轩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那么严重,赶紧送医院处理一下吧,拖着可不行。”说着,便要人打电话叫救护车。

    “季季季季季哥,”张云川踉踉跄跄地跑过来,拨开人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去掀季白的衣服,“你没事吧?疼不疼?”高姐跟李秀前脚刚离开,季白就出事了,他该怎么向高姐交代,最最重要的还是怎么向严家二少爷交代啊。

    “问这话不觉得多余吗,脚都这样了,能不疼吗。”左映轩拍了拍张云川的脑袋,“平时觉得你挺激灵的,没想到关键时刻掉链子。”

    “左哥,别打我脑袋,本来就够傻了,”张云川哭丧着脸,蹲在季白身旁,“再拍,就更傻了。”

    季白宠溺地看了眼自责不已的张云川,“扶我起来,顺便收拾收拾东西去医院。”季白十分冷静,冷静到仿佛受伤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给季白,在人形拐杖张云川的帮助下,一蹦一蹦的坐上了救护车,临走前还跟韩旭说了声抱歉,说是耽误剧组的进度云云。

    “查!都给我查清楚,为什么威亚会突然断掉!”在季白走后,韩旭干脆连戏都不拍了,板着张脸,让人胆寒。

    候场的安中岩眼神闪烁着,低声在助理耳旁说了几句,站起身来快步走到韩旭身旁,“老韩,查一定要查,我觉得你应该先打个电话跟高茜云通个气。”要不然按照她的脾气,肯定得闹个天翻地覆,至于是谁,他猜的**不离十,缺的就是证据。

    接到季白受伤的消息,高茜云颤颤发抖的坐在沙发上,半晌都没有蹦出一个字儿来,直到方永安递了杯水给她,才暴跳如雷的拍桌而起,“马勒戈壁,当我是死的吗——”

    她前脚离开,季白立马就出事了,这是在打她脸啊,完全就没有把她高茜云放在眼里,什么玩意儿,一个破烂剧组居然敢对她的人下手,简直就是不想混了。

    “老婆,喝点水。”

    “喝什么喝,都踩到我头上了,我还喝水!”说着,操起桌面上的钥匙,准备上医院。还没走出大门,韩旭的电话就来了,“韩旭——我屮艸芔茻你大爷的,我前脚刚走季白就出事了,这事你不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我跟你没完!”

    听到高茜云的吼声,方永安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大气都不敢喘。

    电话刚接通,高茜云的狮子吼就喷了过来,把韩旭吓了一哆嗦,不小心把电话给挂了。一脸菜色的韩旭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扭着僵硬的脖子,气弱的问,“她会不会灭了我!?”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