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严博回国
    另一边刚回国的严博,走出机场就看到了磅礴的暴雨,季白的电话一直占线,也不晓得他在忙什么。

    得知严博回国的严磊特地给他打了个电话,“嘿,我说你小子开车可得小心点,别被暴雨连人带车都给淹了。”

    心急想要见媳妇儿的严博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脚下的速度一点都不慢,哪怕是恶劣的天气都没能影响他,“淹了我媳妇儿会来收尸。”不需要他操心。

    “得了吧,收尸也轮不上他,”严磊一边打电话一边上网查询天气情况,看着国家的天文台上挂着的橙色预警,“都挂上橙色预警了,小心点。”

    “知道了,啰嗦。”车窗上的雨刷来来回回的工作着,可惜雨势太大没有多大的成效。

    “你媳妇儿在医院,不用往家里赶了。”

    “哪个医院?!”严博脸色阴沉沉的,一脚重重踩在刹车上,后面的车闪避不及,直接亲上了严博的车屁股,电话那头的严磊听到了一声撞击声,可惜雨势太大,听不太真切。

    “回头我把地址发你手机上你那儿怎么有声?!”

    “没事,挂了,开车呢。”

    “行,小心点。”严磊忙不迭的的点头,生怕回答晚了惹严博不痛快。

    车窗被人敲响,严博嘴里还叼着烟,悠哉悠哉把烟抽完,指尖掐灭烟蒂,这才降下窗来。原来严博见路上没车看的速度快,在拐角没多远的地方又踩了刹车,跟在他屁股后面的车在拐弯之后没有料到严博居然会把车停在那儿,毫不意外的狠狠的亲了他的车屁股一把。

    这不,等车子停稳之后,那辆车上的人就迫不及待下来找茬了。

    “是你,严博——”撑着伞的女人原本气愤的上前讨个说法,等看到那人是日思夜想的严博之后,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

    严博听到吴璐的尖叫声,眉头一挑,他这是被不要脸的黑心莲给缠上了?这种天气,吴家大小姐还到处乱跑,是不是日子过得太过于安逸了些。

    “吼啥,我没时间搁这儿跟你瞎扯淡,”说着,连车窗都没关,直接踩油门走了,溅了吴璐一身水。

    “严博,你这个王八蛋——”

    吴璐的叫嚣如数淹没在暴雨里,得知季白受伤的严博收到严磊发来的地址后,飞似的往医院赶,路上还接到了伊芸打来的电话。

    “什么叫他的破事?他是我媳妇儿,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别说是暴雨了就算是地震我都会去找他。”严博开着车,看着前面一直没歇过的大暴雨,有些厌烦的说道。

    “行,你这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严博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承认季白是严家的儿媳妇的。”

    “我是他媳妇儿还不成。”看着天像破了洞似的雨水狂泄而下,严博的心里越来越不痛快。

    “行,为了季白你连颜面都不要了,既然你死活都要跟季白在一起,那你就别出现在老娘面前。”电话那头的伊芸气得精致的五官都扭曲了。

    这个小兔崽子,打小就不省心,现在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连爸妈都不要了,翻遍整个荔城就数他最不孝。

    “随你。”说完,严博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丢到副驾驶,车子像炮弹一样停在了路边。魁梧的身板灵活的反倒后座,从底下抽出伞,下了车。

    路上全是积水,严博的脚一踏出去,就到了脚腕上,昂贵的皮鞋直接就报废了。

    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的季白,穿着被剪得面目全非的戏服,露出青青紫紫的皮肤,还有好几处渗出了血,看上去甚是骇人。左脚的脚踝经过紧急处理之后消了一些,具体的情况还得等片子出来之后才能确定。在等待结果时,季白的手机从未停过,带着张云川挑了一个无人居住的单间,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手机已经有五十多个未接电话。

    张云川内疚的为季白倒了一杯水,味道又咸又甜,齁得慌,季白喝了一口,蹙着眉问,“这是什么?”

    “网上说盐糖水能补充电解质。”

    “”季白无奈的捂着额头,张云川是他的助理,连最基本的医疗常识都不懂,可怎么好?

    他看得出来张云川是真的关心自己,尤其是在片场拍戏时,除了替他打点好饮食之余还懂得讨好剧组的工作人员,这可真的让季白省了不少心,虽说人有些傻白甜,也不算一无是处。在片场,助理等同于演员的脸面,这是圈里默认的规则,张云川平日里还好,遇事太慌张,还得多锻炼锻炼为好。

    “季哥,你刚才在检查时,高姐给我打过电话了。”电话那头高茜云蕴含着的怒气,隔着老远都让他胆寒,“剧组的道具师老铁什么都说了,你猜猜幕后黑手是谁?!”

    幕后黑手是谁?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谭晓晓,也不晓得她是蠢还是傻,他在剧组里面除了任何事,所有人都会想到是她做的,就那么想不开,要在大家的眼皮底下动手脚,这不是打着灯笼在厕所里找屎嘛。

    张云川瞧了瞧季白的神色,“也对,季哥你那么聪明早就猜出来是谁做的。”娱乐圈光鲜亮丽的背后藏着无数的污秽,也许表面上好的恨不得穿同一条裤子的背地里恨不得对方去死,也许看上去天真无邪与世无争的偶像,其实是踩着无数的对手之后才冒头,不管是怎么样的原因,怎么样的内情,他一点都不想知道,知道的越少麻烦就越少。

    耳边张云川絮絮叨叨的声音消失了,闭目养神的季白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带着水汽的冷香,“回来了?!”

    在最亲近的人面前不需要伪装什么,面露疲惫的季白躺在病床上,身上破破烂烂的,一看就知道被欺负的很惨,“艹,老子一走你就被欺负的那么惨,严磊那个家伙干什么吃的?!”说着,心疼的打量着季白身上的伤。

    “怎么一周没见,脏话说的那么溜了。”季白笑笑。

    还未等严博说些什么,拿着片子过来的医生扭开了病房门,细细地为季白讲解了一下病情,问题不大,就是左脚的脚踝有些骨裂,养一段时间就好。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养伤期间戏还是坚持要拍完的,谭晓晓越是想他退出剧组,他越是要坚持拍完这部戏。

    严博看着左脚打着石膏,大腿缠着绷带的季白,气恼不已,“受了伤就好好待在家里养伤,还拍什么戏。”

    “无论他们用什么手段都无法阻挡我的脚步,”季白扬起下巴,那副志气满满的模样让严博看了心痒痒,“你不会阻止我的对吧。”

    “对,”严博粗鲁不失温柔的将季白扒了个精光,顺便也把自己身上穿得衣服给扒了个半裸,在洗手间里随便擦了下,把自己连同季白塞进被窝里面,捂了起来。

    外面的暴雨还在下,整个荔城也淹得差不多了,可是看老天爷的架势丝毫没有歇歇的念头,似乎想要整个荔城给淹了才消停。

    对韩旭来说,别说是老天爷把荔城给淹了,就算是老天爷把夏国给淹了,总比高茜云来给他找茬来的舒服些,认识高茜云那么多年,她的臭脾气也只有她家那口子才受得了她,要不然也不会拖到将近四十才把自己嫁出去。

    看着高茜云冷笑着走来,韩旭在心里诽腹道,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