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算账
    看着季白入睡,严博盘腿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电脑,手上夹着烟,没点着,就这么来来回回的在鼻子下嗅着,双眼紧盯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钟,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微微皱起没,搁在一旁的手机时钟依然没有听到一丝的响动。

    呵,还矫情上了是吧。

    站起身来去厕所解决了一下生理需求,动作迅猛的操起桌面上的手机,走了出去。

    电话响了一声,立马就被掐断了。

    严博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机械女声时,眼睛微微眯起,这是心虚了?!

    严磊何止是心虚,以死谢罪的心都有了,他一个疏忽被别人钻了空子,虽然不待见季白,可他好歹也是他家那个混世魔王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看顾的心肝宝贝,这下好了,人瘸了还进了医院,听张云川伤的挺重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他能不心虚吗。

    “大少,你看”严大拿着调查结果敲响了严磊的门,将他如果快速而胆怯的挂断二少电话的行为看在了眼里。

    严磊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怎么样了?!”一接到消息,严磊就跟火烧屁股似的,连公务都没顾得上,直接让严大去了剧组。

    将调查的结果搁在他桌面上,严大无视了严磊的装模作样,认识他二十多年了,严磊什么德行谁还不知道,“猜测的没错,是她动的手。”而且十分戏剧的是,那个道具师还是个碟中谍,明面上是收了谭晓晓的好处,实际上是辉煌那边的人,目的就是让季白得到教训,不知道为何却在紧要关头出声提醒季白。

    当然,网上也适时出现了相关的评论,只是大多都是文字,网民暂且不相信,也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按照任凡的性格,这会儿应该会有所行动了,毕竟天赐良机,不把季白彻底赶出这个圈子,他寝食难安。

    而另一边被挂断电话的严博冷笑着,拨通了高茜云的电话,“你是个皮屁的经纪人。”一张口,就把高茜云给骂懵了。

    “这是个意外。”

    不说这话还好,一提‘意外’两字,严博的火气就上来了,“意外?你明知道那个女人对季白不怀好意,你还如此的粗心大意让她钻了空子,但凡你对现场的环境多关注些,就不会出现今天的状况。如今,你的失职导致了季白受伤,你好意思在我面前提意外两字?!”

    “你说得对,是我失职。”在严博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的高茜云,哑着嗓子说。

    事情的发生已经很明朗了,一切都是谭晓晓搞的鬼,当然背后肯定还有人指使,要说里面没有任凡的手笔,打死她也不相信,她进圈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摁着头骂,这笔账她会跟任凡认真的清算。

    “无能!”挂断电话的严博,烦躁的抽着烟,在走廊里面吞云吐雾,还没抽两口就看到医院雪白的墙上挂着的‘禁止吸烟’四个字,直接掐灭了烟蒂,“今晚我要看到有关任凡还有那个女人的所有资料,事无巨细。”

    接到严博电话的严五愣了愣,那个女人?是哪个女人?“是。”严博的心情不太美妙,严五默默地将那个女人是谁的愚蠢问题给咽了下去,反正要查任凡,那就把凡是跟他接触过得人都调查一遍就好啦,虽说工作量有点大,关键是不要让严博找到机会喷他。

    至于严大少?!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打完电话的严博,冷着张脸,重新钻进了被窝里,不足一米的病床硬是塞下了两个大男人。身材魁梧的严博更是连翻身的位置都没有,干脆就把季白反过来压在他身上,小心地避开了他受伤的地方,嗅着季白独有的体香,沉沉睡去。

    长途旅程的严博抱着季白睡了个回笼觉,睁开眼时,已经是大晚上了,窗外还下着磅礴大雨,淅沥沥的没完没了,怀里的季白睡得正酣,严博小心翼翼地松开季白,了离开病房去给季白找点吃的。

    离了严博的季白还未从睡梦中清醒,睡得红扑扑的脸蛋蹭了蹭枕面,左手往旁边一搭,扑了个空。季白瞬间清醒过来,“人呢?!”

    坐起来拍开床头上的灯,摸起被严博调为震动模式的手机,最新的一条信息是五分钟之前,严博发来的说是去给他打饭,剩下的都是张云川他们发来的慰问信息,季白挑了几条看了看,随手回复过去。

    季白受伤,网上居然一片风平浪静,这不符合常理,按照季白招黑的体质,任凡怎么可能放过这次机会,难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不能吧,任凡跟谭晓晓狼狈为奸,没道理他会对谭晓晓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闹掰了?!

    季白的猜测并没有错,事实上,自打那天谭晓晓带着一身暧昧的痕迹回去,两个人犹如形同陌路,有时候正面撞见了还跟仇人似的相互奚落。谭晓晓在片场发难,他真的毫不知情,等被查出来,《登仙》剧组的人一通电话打到他面前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蠢货,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不和,还敢当着韩旭的面给季白找事,”任凡捏着被挂断电话的手机,气得恨不得掐死谭晓晓那个蠢货,真的会给他找事。被骂了跟孙子一样的任凡,也没打算去捞谭晓晓,那双不安分的眼睛转悠了两圈,计上心头。

    季白预料的不错,跟严博吃完饭后,网上的风向立马就变了,还有不少狗仔开始在各大医院搜索季白的身影,企图得到新一手的资料。而被轰出剧组的谭晓晓,哭唧唧的给辉煌的李总打了个电话,带着我见犹怜似的神态,赴约去了。

    完全不晓得任凡坑了自己的谭晓晓,自是添油加醋的在李总面前数落季白在剧组对她不好,言语之间对老东家不敬什么的,完了还稍微带上任凡,那语气跟神态好不可怜。黑心莲见李总有些不耐,连忙在他耳边呢喃,见他的神色有所缓和,连忙凑上去,自是一番**。

    不得不说,任凡跟谭晓晓的本质是一样的,一旦触及到自己的利益,立马变得六亲不认,要想任凡跟谭晓晓刚开始在一起时,好的跟什么似的,为了让谭晓晓上位,把一心为他的季白也卖了。

    从出卖季白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任凡也不晓得是哪个环节出了错,他的前程变得十分的坎坷,完全没有以往的顺风顺水。不过没关系,他很快就会扭转这样的局面,别说是季白就连谭晓晓他也要一并收拾了,让他们瞧瞧到底谁才是话事人。

    先是捏造了季白在片场欺压谭晓晓,也不晓得他是从哪里得来视频,画面里面的季白志得意满,而跟他对戏的谭晓晓则是哭红了双眼,不明真相的网民很容易被这个视频所误导,而任凡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什么在片场耍大牌、不给导演面子、给主演穿小鞋,每一桩每一件都有理有据,说的跟真的一样,把人唬的一愣一愣。

    标题用鲜红色的字体标注出来,也很吸戳,‘新晋男神耍大牌欺压玉女掌门,当众甩脸没素质’,而那个所谓的‘玉女掌门’就是当初为谭晓晓制定的形象。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