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危机
    ‘下雨98’这个id任凡养了很多年,陆陆续续会在各大网站、当红明星下面揭露一些所谓的黑幕,因此十分受网民的追捧,还有一个‘雨神’的称号,也算是满足了任凡那颗称王的虚荣心。

    视频的剪切将谭晓晓弱化成受害者,我见犹怜的模样,让网上的**丝男纷纷叫嚣着要季白公开赔礼道歉什么的,尤其是‘下雨98’在后面爆出季白受伤入院后,原本义愤填膺的网民更是纷纷在底下留言,说季白罪有应得。

    反倒是白倾衣的忠实拥护者,“倾衣艳绝天下”在底下留言,说是相信季白是那样的人。留言底下自是一片腥风血雨,庆幸的是,那人在留了那句话后,不管底下的喷子说些什么,说出来的话多难听,始终没有多说一个字,理智的让季白佩服。

    在网上兴风作浪的任凡,看着一面倒的言论,心满意足的退出了登录,“不,这远远不够。”能够在短之又短的时间里搭上天玄娱乐这艘船的季白,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对付,他的靠山太过于牢靠了,只有让天玄娱乐这座靠山彻底对季白失望,他才能将季白彻彻底底地碾压。

    任凡将季白的住院地址发到了狗仔队的手机上,他相信会有人比他更希望季白倒霉,全然不知道自己被狗仔盯上的季白,在享用丰盛的晚餐后,和严博一起回家去了,当然他是坐在轮椅上被严博推着回去的。

    对镜头十分敏感的严博自然察觉到了有人在跟拍,当然季白也察觉到了,只是相信严博能够处理好,全然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安心的享受严博的照顾。车子缓缓使劲梅园,一直跟在他们车屁股后面的那辆面包车就显得有些突兀,山道上出了季白乘坐的那一辆豪车,就只有那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是否别有用心,一览无遗。

    接收到严博眼神的严六,在拐角处转了个弯,瞬间消失在面包车前,等他们行驶到拐角时再也看不到车子的踪影。

    “怎么办?!”

    面包车里的两人下车巡视了一圈,碰头之后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本来以为这单子很好做,可是看到车子最终的方向居然是梅园,他们发现时只能硬着头皮跟上,毕竟他们在医院收集了不少资料,就差临门一脚,真的不甘心。

    “你们在找我?”严六在黑暗中走出来,那辆消失的车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他们后面,把唯一的退路给堵上了。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稍瘦的那位干笑声,“我们只是来这边采风,不知不觉天色就这么晚了。”理由十分牵强,下意识的就往面包车里退。

    “就是就是,我们只是过来采风的。”另一位干笑着,试图逃离严六的攻击范围。

    “那么巧,我也是过来这边采风的,”严六笑眯眯背着手地靠近他们,“要不我们相互交流交流!?”

    “不,不了,”稍瘦的那位连连摇头,“天都那么晚了,再不回去家里人会担心的。”说完,还干笑两声,气弱地捅了捅一旁的同事。

    “回去?”严六快步走近,笑得一脸天真无瑕,“似乎有点道理呢。”

    就在那两人一位自己可以脱身之际,严六背着的手伸到前方,指着有些欣喜的两人,“不如你们把相机留下再走。”手指轻轻地按下,手里的棍子立马发出激烈的电流声。

    见状,两人察觉不妙,立马想要冲上车准备开溜,说时迟那时快,严六猛地冲上去,一棍子就敲在了落后一步那人的背上,当场昏厥过去。稍瘦的那位仁兄立马僵在原地,双手举起,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最后的最后,还是没有逃脱被电晕的下场,严六不负使命,从狗仔身上搜出了所有的电子设备,连录音笔都没有放过,如数交给了严博。至于被电晕的那两人,更是直接,被严六扒的只剩下内裤,绑在了路边的树上。

    左等右等都没有狗仔传来的消息,任凡有些急了,咬咬牙,又翻出了之前一直炒作的黑历史挂在网上,有点黔驴技穷。一想到没有过户到自己名下的这栋公寓,任凡就恨得牙痒痒,觉得季白一直在欺骗他的感情,他所作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帮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咬咬牙,任凡直接联系了律师,让他出了一份律师函给季白,同时也po到了网上,立马就掀起了狂风暴雨。紧接着,凡是跟季白打过交道的辉煌艺人,也接到了隐晦的提示,纷纷在自己的微博上痛斥季白。

    什么在辉煌一起共事时,一无所有时四处讨好,得势之后态度发生180度的转变,不仅看不起同期的艺人,还四处抢夺别人的资源,甚至无片酬出演也好,只要有讨喜的角色能够在短期内积攒人气的角色,他都抢着去演,人品之坏,史无前例。

    还有在同一个经纪人手底下的艺人更是爆出季白在得势时趁机给经纪人穿小鞋,害得经纪人损失利益不提,还流失了不少资源。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网上一水都是谴责季白的话,还有不少小透明在谴责完季白后,涨了好几万的粉,尝到甜头的自是不肯放过这次机会,整日里在网上散播一些有的没的,不管事情是不是真的,是否真的是季白所为,如数栽在他头上。

    不过有不少理智的人看出,在网上蹦跶全都是一些小虾米,真正有威信有影响力的艺人,是一个字都没说,好像完全都不知道这件事似的。

    对严博来说,任凡蹦跶的越欢,对他就越有利,他手里捏着不少任凡做下的肮脏事的证据,现在他要等的就是谭晓晓这股东风,只要她在网上露面,他就可以收网了。至于趁机诬陷季白的某些人,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不念亲情。

    眼看着形势对她越发有利,谭晓晓阴笑着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我很好,最近在看医生,待治愈后我将会以更好的姿态,去报答你们的爱护之情。往日的种种,我不愿去深究,圈里很小,且行且珍惜。’

    自顾自怜的谭晓晓还不忘放出自己在心理治疗室接受治疗的照片,照片上的谭晓晓脸色苍白,嘴角上始终挂着笑,整个人看起来是多么的无辜,好像没有受到影响,可细想,如若真的没有受到影响又怎么会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呢?!

    到底谭晓晓在《登仙》剧组经历了什么?!

    抱着愤怒的心情,网民一致涌入了《登仙》剧组的官方微博,连连质问剧组为何纵容季白迫害谭晓晓。漫天的流言蜚语把季白黑成翔,被经纪人没收了一切通讯设备的左映轩气愤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季白明明就是冤枉的,为什么不让我说?!”

    池成昌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望着他,“就你知道季白是清白的?但凡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季白是无辜的,可是这次的事情来的太过于凶猛,在不清楚背后操纵的人是谁之前,你只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左映轩的心‘咯噔’一跳,“你是说,小白”得罪了什么人?不,不可能,按照季白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得罪人。

    “你才认识季白多久,整天嘴里边就念叨着小白小白的,我告诉你,非常时刻,你给我把皮绷紧了!想想你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别随便替别人乱出头,想想下场。”

    池成昌的话,瞬间勾起了左映轩那段艰难的岁月,喉咙里面好像有什么似的,堵得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