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洗白
    “事实上,这次邀请诸位记者媒体前来参加这次的新闻发布会,是想要将事实的真相告诉那些被人愚弄于鼓掌之中的人,《登仙》剧组从一开始就没有偏袒任何人,演员季白和谭晓晓之间的某些纠葛,与我无关,也与《登仙》剧组无关。只是我对某些没有一点职业素养的演员的忍耐度是有限度的,为了一些私人恩怨,拖延剧组的进度甚至动用手段,致人伤残,都不是我韩某人所能容忍的。”

    韩旭的话音还未落地,就有人听出了他婉转表达的意思:“韩导的意思是,谭晓晓为了私人恩怨故意制造事端,让季白受伤?!”

    “是的,”韩旭掷地有声,将谭晓晓伪善的脸孔撕下,完全不理会哗然的众人,“任凡的采访视频我看过了,说实话,我对季白与他之间的恩怨纠葛不太清楚,也不会存在他嘴里所说的什么包庇啊、潜规则之类的屁话,我选择季白当男二的原因很简单,季白就是白倾衣,我找不到比他更适合饰演白倾衣的人,仅此而已。”

    眼看着所有人带着怀疑的眼神盯着他,韩旭也不恼,“这是这段时间拍摄的影片节选,里面也有你们所说的谭晓晓受欺辱的那段,可网上流出去的是经过剪辑的,而我手里这一份是完整的。”说着,便让人播放起了视频。

    韩旭今天带来的母带,是原本定下的第一场,奈何谭晓晓一直调整不了自己的状态,便将它挪到了后面:“说实话,季白在剧组时跟所有人相处的都不错,唯独与谭晓晓不合群,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季白不愿意和她相处,可到后来我才明白不是季白不愿意跟她和平相处,而是人家打一开始就想把季白踢出剧组。”

    大屏幕上播放着季白与谭晓晓对戏时的场景,但凡不是瞎的都能清楚的看见谭晓晓脸上很明显的恨意。

    轻声叹息道:“说实话,这部戏我一开始就不同意让谭晓晓演茯苓的,是投资方硬塞进来的,从开机开始谭晓晓就各种的出状况、迟到早退耍大牌这些我都能忍,可是我没有办法容忍她为了让季白退出剧组而在威亚上动手脚,导致季白受伤入院。”

    揉了揉犯疼的太阳穴,脸上带着疲惫的神色,“说实话,剧组的工作人员都跟我告过状,因为谭晓晓嚣张跋扈,动不动就发脾气之类的,给工作人员带来很大的困扰,因为投资方的原因,我也把这些事情给压了下来。既然大家都那么好奇谭晓晓为什么会跟季白闹翻,我那我就直说了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生怕听漏了哪几句。

    “一开始季白进入剧组时,就有人一直安排人过来跟我洽谈,希望我换掉季白,可是从季白来试镜之后,我就觉得白倾衣的温和及不食人间烟火,只有季白才能酣畅淋漓的表现出来。我的坚持触怒了那人,因为我没有辞退季白的原因,对我十分不满,并且收买剧组的人在拍摄期间故意给我制造各种事端,甚至还插手剧组的事物,导致受伤事件的发生。”

    底下的记者相互交头接耳,显然事情的真相跟他们想象中的天差地别,谭晓晓的性格跟她表露在粉丝面前的完全不是一个人,什么玉女掌门人那都是欺骗粉丝的而已,能在圈子里出人头地的女明星,谁又比谁干净。

    “事情的经过就这样,鉴于谭晓晓的所作所为,我不能在这样姑息下去,哪怕是投资方撤资,我都要将她从我的剧组里踢出去,而《登仙》这部戏的女主角,我已经另有人选了,一应的合同也已经签署。”

    什么?!茯苓换人了?

    韩旭的话一出,众人大惊失色,谭晓晓背后站着的可是辉煌国际,韩旭为了一个季白公然跟辉煌叫板,真的值得吗?

    ——韩导,剧组临时替换女主演会不会给剧组带来一定的麻烦?!

    ——韩导,就剧组替换女主演这一现象,是表明你的立场,你认为网上流传的那些所谓的事实真相都是假的?!

    还未等韩旭开口说话,身侧的大门被缓缓拉开,逐渐露出了一抹靓丽的身影。

    玲珑有致,表情冷静,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女装,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势,来人正是季白的经纪人,高茜云!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季白的经纪人居然会在这里出现。要知道,季白现在就像是过街老鼠一样,高茜云身为他的经纪人,却敢在媒体面前露脸,还真的是艺高人胆大。

    高茜云缓缓走来,接到助手递给她的话筒,全程冷着长脸,活像他们欠了她几百万似的,“我来这里,只是公布一些事实,不管是任凡还是谭晓晓,我都会替季白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我不会让每一个伤害天玄艺人的社会渣滓,在蒙骗群众后还自导自演一出好戏。”

    她的话透露出太多的信息,什么是事实的真相?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就在昨天,任凡可是在娱乐周刊的现场访问里说要跟季白打官司的,如今这个风向貌似该转转了?在场的记者的敏锐度很高,忍不住在脑子里脑补一下有的没的,却又用热切的目光望着高茜云,希望能从她嘴里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高茜云在记者门诡异而又热切的目光下,很是淡定的放出了一系列的照片,赫然是任凡跟谭晓晓孤男寡女暧昧相处的照片,当然也不仅仅有他们两人的,还有谭晓晓跟某位富商的、跟某位高官的,尺度之大,让人见了都不禁脸红。

    “季白之所以会殴打任凡,是因为他想让季白陪某一位高管,被季白当场拒绝后仍不死心,用计欺骗于他,就是为了利用季白给谭晓晓铺路。这是两个月前,某会场的包厢里面记录下来的一个视频,大家都是混圈的,有些事情彼此之间不说大家都心知肚明。”

    辉煌国际的肮脏不是一天两天了,强迫公司的艺人参加各种的饭局,都是辉煌公司内部的行规,除非你的咖位大到别人动不了你,不然都无法幸免于难,这就是在辉煌的现状。

    能跟娱乐圈的人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在座的都是人精,不需要明言都清楚高茜云说的是什么,甚至在看到视频里面季白殴打任凡时,隐隐还有些痛快,像这样的拉皮条经纪人,就该狠狠地揍。

    紧接着,是季白名下的产业,不多,就一辆不显眼的车,价值在十万左右,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众奢侈品,里面价值最高的就数他名下的那栋公寓,哪怕地段一般,少说也要一百万才能买下。

    “咦?!”那不是任凡现在居住的地方吗?

    人群里有一名记者看着有些眼熟的公寓,眼神里迅速划过一丝错愕,随后好像想到什么,把嘴巴闭得死紧,那可是一桩大新闻啊,要是被别人听到了,那得多亏啊。

    ——“我来这里,是为了给季白正名,某些人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能用无耻来形容了。”这是高茜云最后一句话,场内的记者似是感同身受,纷纷闭上了嘴巴,一片诡异的安静。

    事到如今,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该如何报道今天的发布会,该如何为季白洗刷莫须有的罪名,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了章程。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