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软饭男
    新闻发布会没多久,天玄娱乐的官方网站上就挂出了一则通告,大体的意思就是辉煌的任凡及谭晓晓在网上散播不实消息,导致季白名誉受损,鉴于任凡及其手下艺人谭晓晓,侵占季白财产、故意伤人,将采取法律手段,为季白寻回公道。

    在天玄娱乐挂出这则通告的同时,辉煌也挂出了人事处分公告,任凡被停薪留职接受调查,谭晓晓暂停一切工作。

    这是被辉煌放弃了?

    既然辉煌的态度已经明朗,所有人都志同道合的一切动手打压任凡和谭晓晓,在圈里不缺的就是人精,打压一个小小的经纪人不需要花费多大的精力。

    谭晓晓被踢出剧组时,便匆匆赶往李总处,求他出手帮忙时,他也只是拿了一下乔,顺势答应下来,但始终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是厌恶季白不假,却也不想被人以此来要挟他帮忙,甚至在辉煌出具人事处决时插了一手。不管任凡有没有成功,辉煌是不打算继续跟任凡合作了。

    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到头来却发现,似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他们败了!

    一夜之间,所有的媒体都志同道合的刊登了他们所有的丑事,墙倒众人推,似乎所有的记者都得到了高人的指点,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怎么劲爆、怎么香艳怎么写,脑洞大的让人啧啧称奇。一时间,所有跟谭晓晓合作过的剧组、导演、演员纷纷站起来谴责谭晓晓,还有一些匿名的更是爆出任凡吃软饭,是个软饭男,身上穿戴的都是靠女人得来的。

    其中最为劲爆的还是谭晓晓这个所谓的玉女掌门人,受压迫已久的助理终于揭竿而起,爆出了谭晓晓长久以来,隐藏在面具背后的恶毒嘴脸。为了让自己得到重视,每到一个剧组都会出手打压出彩的演员,就当年左映轩被冷藏的事件里都有她的影子。

    此言一出,左映轩的粉丝炸了锅,到底是什么恶毒的女人做出如此让人不齿的事情,被愚弄的网民之前有多喜爱,如今就有多厌恶。谭晓晓的微博下一水都是黑粉的留言,什么眼瞎看错了人,什么恶心的让人难以下咽之类的话,比起季白那些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跑到发布会现场的季白,立马被高茜云带走了,没有接受他的任何解释,直接将他押解回家,临走之前还很霸气地说,“好好呆在家里养伤,别的事情不需要你费心。”有了严博提供的证据,别说是任凡了,就连谭晓晓都别想逃脱,至于辉煌?!哼,哪怕撇清了也别想逃过这趟浑水。

    “高姐,谢谢你。”季白是真心感谢高茜云的,不是每一个经纪人都能为自己的艺人做到这个地步。

    “傻话。”临走之前,高茜云定定地望着季白,许久,“如果你真的要谢,那就谢你男人,这件事多亏了他。”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了任凡的动作,可能事情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

    回答她的是季白忽然绽放的笑容,带了点点甜蜜。

    没有一丝丝防备的被塞了一嘴的狗粮,要不是脸上带妆,高茜云可能会抹自己一把脸,当做回答。

    网上的形式开始扭转,所有对季白不利的评论在一夜之间全部转化为对任凡、谭晓晓的指责,失职的高茜云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不费吹灰之力的洗清了泼在季白身上的脏水,还在暗地里挑拨任凡跟谭晓晓的关系,将谭晓晓脚踏几艘船的事实揭露出来,本打算跟谭晓晓成婚的任凡头顶上戴着几顶绿油油的帽子。自是怒不可遏。

    自尊心爆棚的任凡在知道自己被绿了的一瞬,哪里还有理智可言,见谭晓晓花枝招展的穿戴整齐下来准备出门的模样,黑着张脸,质问:“你要去哪儿?!”

    老早就不把他放在眼里的谭晓晓,理了理耳旁的碎发,就连眼角都欠奉:“我去哪儿需要跟你报告?与其管我还不如想想怎么解救自己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被炒鱿鱼了吧。”

    任凡没有接她的话,想到电脑里面的那一封邮件,脸色阴沉的十分难看。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不是问句,而是阐述句,任凡已经知道谭晓晓掩藏在无害面具下的恶心嘴脸,怕是一开始接近他,只是为了争取到更好的资源吧。也就只有他还傻乎乎的相信谭晓晓是真的想要跟他一起过日子的,处处为她打点,到头来偷鸡不成蚀把米。

    听到任凡笃定的语气,谭晓晓也只是愣了愣,随即笑开了,“你知道啦,不过你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全世界都知道任凡是个软饭男,不管是样貌还是才情有哪一点值得她喜欢,要钱没钱、要样貌没样貌、要能力没能力,要不是看在季白还有点用的份上,才不会主动勾搭这样的男人,没点本事还学人家直男癌,也是醉了。

    又能如何?任凡扪心自问,确实是不能把她如何,如今他们两个失了势不,是他失了势,自然是任人宰割,但宰割他的人里面可不包括谭晓晓这个恶心的女人。

    见任凡一脸颓然之势,已经扭开门的谭晓晓反倒不着急走了,“我是不明白你有什么好,让季白能为你如此付出,房子、车、你身上穿戴的奢侈品都是他辛辛苦苦赚来的,就这么填了你这只白眼狼,我那个师兄对你可真不错。”

    谭晓晓顿了顿,“可惜啊,对你再好你不也转眼就把他给卖了,反正你也没打算让他续签不是。”

    被说中心事的任凡脸上挂着一丝的恼怒,他是不想季白继续混娱乐圈,因为他太有原则,有时候甚至为了自己喜欢的角色零片酬接演,完全没有考虑他的感受,“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就算事实是谭晓晓那样,也不允许她揭露出来。没错,就算季白是个小透明、万年炮灰,可

    的收入也是可观的,想到白白流失的那些钱,任凡心里就是一阵的肉疼。

    “我可没说错,季白的坚持惹怒了你”

    任凡恼羞成怒,“那是你唆使我去做的,都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谭晓晓,他跟季白就不会闹得这么僵,也不会落到今日这个地步,哪怕季白暂时退圈,对他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全都是谭晓晓的错,教唆他利用季白,闹得他落到如今这个下场,没错,都是她的错。

    “我?真是可笑,要不是你心里已然有了念头,又怎么会因为我的三言两语就放弃季白,说到底就是因为你自己罢了。”分明就是自己居心不良,还将罪名扣押在别人头上,真不要脸,不过他什么时候要脸过。

    遮羞布被掀开了一角,“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

    谭晓晓被气笑了,这年头还不让人说真话了,“我就说了怎么的,你就是个窝囊废、软饭男,你有什么本事住的起这么好的房子,你有什么本事能让公司的老总看的起,不就是因为你”

    “谭晓晓!!!”

    “是个拉皮条!”

    拉皮条三个字刺痛了任凡敏感的神经,他垂下头,神色莫名。

    见此,谭晓晓的气焰更是嚣张,尖锐的声音刺痛着耳膜,“你敢说不是因为季白拒绝将这房子转给你,导致你恼羞成怒;你敢说不是因为季白死活不肯答应陪李总,导致你举步维艰;你敢说不是因为季白拒不肯配合,导致你心生愤恨,说到底都是因为你自己自私,见不得季白违逆你,才想让季白彻底消失的吧。”

    见任凡低着头不说话,更是生气,就是因为这个懦弱的男人,让他陷入这么不堪的地步,不得不顶着被羞辱的现实挽救自己的星途,“季白倒了,那么他名下的一切都是你的,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幸好我这个师兄不会明珠蒙尘,被天玄看中,没有再次落到你的手里,好真的替我这位前师兄感到高兴呢。”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他一样,能够摆脱拉皮条经纪人的,而且还是一个厚颜无耻的软、饭、男。”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