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你是不是蠢
    季白打了个呵欠,眼角挂着困倦的泪珠,看着一旁的严博一遍跑步一遍冲着他挤眉弄眼,一张帅气的脸硬生生被破坏了。

    无视严博的舞骚弄姿,直接点开了微博的页面。

    微博上面热闹的很,热搜榜单上季白,任凡谭晓晓,史上最恶心的狗男女霸占了前三,其中有关于季白的话题高居榜首,点进去一看都是都是道歉的话,还有几个白倾衣的死忠粉正四处嘚瑟。

    “倾衣艳绝天下”的微博依旧是热门上的佼佼者,——“我只相信自己的感觉,哪怕全世界都在说季白的不好,可是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的只是简简单单,纯纯粹粹的东西。”

    她说的话,就连韩旭都点了赞,甚至在底下留了言,‘我当初之所以会选择季白来饰演白倾衣,只是因为圈里已经很少能在身上看到眼神里没有沾染其他东西,纯粹的只想演戏的孩子了。’

    不管是韩旭还是白倾衣后援会的人,都纷纷点了赞,认同了他们的说法。季白笑笑,自己的演技得到认同就是对他最大的肯定,哪怕所有人都对他有偏见,可是他想做的仅仅是演好每一个角色。

    《登仙》的女主角已经换成了华纳的宋玉致,身为歌后的宋玉致已经很少接这样的戏了,因为这部剧里面女主角的戏份很少,少到可以称之为女配,可是她很在意当日在试音室里季白的表现。这种在意,让她不顾经纪人的劝阻,硬是接下了《登仙》这部戏。

    宋玉致的参演,让所有人对《登仙》这部戏更为关注,与季白满屏刚洗白的负面消息截然不同的是,宋玉致始终保持着零绯闻的状态,不管是哪家的娱记始终都无法从宋玉致身上挖出更多的八卦新闻。以至于有人传要不就是宋玉致身后有庞大的势力,又不就是宋玉致本身就是那样的人,除了拍戏就是宅,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

    但现在的重点是,宋玉致居然会跟这部电视剧扯上关系,要知道她已经好几年不参演电视剧了,都是混迹在各大影圈的人物,如今,忽然冒头宣布接下了《登仙》中女主角。

    宋玉致的经纪人对外宣称是因为欣赏《登仙》这部电视剧,可经历了众多纷纭的《登仙》剧组,谁会相信宋玉致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接下这部戏,欣赏?

    欣赏这部戏为什么到今天才欣赏啊?前段时间试镜的时候为什么不欣赏?

    嗅到八卦的人开始抽丝剥茧,一个个排除,安中岩身为老干部老戏骨跟宋玉致也合作过几次,也没擦出什么火花,略过不提;左映轩作为当红小生,也给宋玉致配过戏,还在犀利跟她演过情侣,也没有发生过什么,那么在《登仙》剧组里面,唯一跟宋玉致有可能的,唯有最近被黑的不行的——季白。

    这个季白,悄无声息的就在网上成为了热门话题的人物,随后还参演了《登仙》剧组,并且顺利拿到了男二的角色,并且因为这个角色而备受关注。

    在他的履历表里面,只有一些玛丽苏电视剧里面的配角,随后就是如今的《登仙》男二,从配角到男二,季白的演技得到了肯定,他的年级看起来不大,光是看照片的话,也不像是居心叵测的人,但季白这个人,人缘却出奇的好。

    先不提韩旭三番五次出面为他说话,光是《登仙》剧组的工作人员,包括几位主演在内都对他十分关照,更别提东家天玄娱乐了,在他被黑的最惨时,天玄娱乐的人始终都站在他身后,无条件的相信他,就连高茜云也是处处维护他。

    季白,就像是横空出世的孙猴子一样,火了。

    最让人抓心的还是不管他们用尽什么方法都没能从季白身上挖出什么卖点,除了一开始任凡抹黑季白的那些老生常谈,就再也找不到什么科协的了。这个季白连唯一的房子都被任凡给霸占了,坐着公司配备的保姆车,就连住的地方都是公司统一配备的公寓楼,活的跟亿万年前的阿宅似的,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大人物。

    还有之前季白在微博上公布的婚讯,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找到季白的另一半是谁,就连那人是男是女、姓甚名谁、长啥样都不清楚,也不是没有人去调查过,可完全没有一点头绪,就连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到,要不是季白网上发在网上的那条微博,所有人都会以为季白在耍他们。

    查来查去,这几乎成了娱乐圈的一个不解之谜。

    围绕在季白身边谜团越来越多,娱记对季白就越感兴趣,所以就造成这样的一个局面,但凡季白的保姆车出现的地方,周围都会蹲守一批狗仔,走哪儿跟哪儿,烦不胜烦。要不是司机的技术不错,每次都能在赶回梅园之前甩掉那些狗仔,也算是摆脱日夜被跟踪的不适感。

    因着剧组换了女主演,很多场面都需要重新拍摄,尤其是季白跟宋玉致的对手戏,已经不能再拖了。季白的左脚受伤,也没能让韩旭生起将他换掉的年头,眼看着所有人的戏份都拍得差不多了,再拖下去也有点说不过去。

    伤势还没好全的季白,顶着严博杀人似的目光,硬是拆下了石膏,开始了早出晚归的拍摄工作。

    这几天,严博都在八点前下班,相当准时,一到点不管工作有没有做完,都会收拾东西回家。这不,今晚因着要开财务会议,完了将近两个小时下班,回到家后一室的冷清,没有半点人气。而墙上挂着的时钟,悄无声音地走到了十点,季白还未回来。

    扒了衣服洗了个冷水澡,光着膀子在房间里溜达了一圈,眼看着都到十点半了,始终没有季白的身影。在房间溜达的严博转悠到了厨房,从冰箱里面摸出一瓶啤酒,边喝边晃荡着。

    “在哪儿?!”

    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传来,疲惫不堪的季白勉强打起精神,“还没睡?!”连续好几天的高强度拍摄,让季白的身体大感吃不消,刚打起来的精神又开始恍恍惚惚,“恩”

    “回来的路上?”下意识的蹙起眉,严博的声音有点干涩。

    车子一个颠簸,本就抓不稳的手机滑落到地上,也震醒了季白,眨眨眼看了看眼前,示意司机继续开车,从地上捞起手机,明明灭灭的手机屏幕正显示着通话中,“正往家里赶,快到了。”

    摸黑回家的季白,在走到大门时,还没踏上院子里的石板小路,就踢到了石阶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幸好在摔倒时双手撑在地面上,逃过一劫。

    “我回来了。”

    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的严博忽然站起身来,目光烁烁的注视着他,像是一头被戏耍后充满怒气的猎豹,只要他敢轻举妄动,下一瞬就会被他就地正法。

    季白有些心虚的看着五官凌厉的严博,喉咙有些发痒,“你怎么还没睡?!”

    严博丢掉手里面一直没有点燃过的香烟,将它一点点碾碎扔在地板上,上下扫视了他一边,上前猛地扯过季白,“你是不是蠢!!!”将他压倒在沙发上,魁梧的身躯跨坐在季白身上,带着强大的气势。

    温热的带着侵略性的鼻息喷洒在他脸上,眼看着严博的唇就要落下,下意识的闭上了眼,久久都没有感受到那炙热的带着烟草味的亲吻,微微睁开了一条缝,却见严博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一脸揶揄。

    下一秒,严博翻身下去,单手扣住季白的脚,“真蠢!”为了拍戏不顾自己的身体也就算了,居然还回自己的家都能摔倒,不是蠢是什么。

    季白微红着脸,带着被严博揶揄的绯红,“没有摔,就是踢到了石板。”幸好是大晚上,要不然那么狼狈的事情传出去,,在自家门口摔倒什么的还真的毁形象。

    为季白拖下那只被石板刮花的鞋子,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确定他没事,俯身上去,粗鲁的在他的唇瓣上亲了又亲。像是不满足似的,衔着他的唇瓣,狠狠地舔舐却不敢在他的唇瓣上啃咬,生怕惹恼了季白,自找罪受。

    前两天因着不留意,在季白的唇瓣上留下了痕迹,第二天起来一张嘴又红又肿,被剧组的人打趣了好久,恼羞成怒的季白直接将他踢出了房门,硬是两天没同房,直到他百般讨饶才罢休。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