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新剧本
    得到喘息的季白,望着严博双眼里蕴含的情愫,心下一软,“我明天休息。”

    季白的话像是一把火,将干燥的柴火猛然点着,严博粗鲁的亲吻铺天盖地地落在他殷红的唇瓣,狠狠地舔舐、啃咬,撬开牙关后,情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手腕被严博钳制着压过头顶,身体压在沙发上,完全动弹不得,被压制的季白只能任由严博在他身上为所欲为。

    差点断绝呼吸的猛烈动作,让季白好半晌都没有缓过劲来,没一会儿就崩溃的摇头,连连求饶。

    “下次还到处乱跑么?!”严博憋了好几天的火气,这会儿总算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了。

    “我没有”季白哑着嗓子反驳。

    “嗯?没有?!”

    季白真的快要被逼疯了,到底谁乱跑?他连工作的自由都要剥夺么?

    “按不按时回家?”严博蛮横的跟野兽似的,毫不讲理,却又在他身上留下标记,彰显他的所有物。

    “回,”季白的眼泪都出来了,跟一个野蛮人讲道理?不是他疯了就是自己傻了。

    说不通的季白干脆就闭上嘴,直接当哑巴,任凭严博怎么威胁都不愿意开口。

    严博将季白的沉默当做了顺从,撂下一举更加不要脸的话,“从这一刻开始,再敢不按时回家老子就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君王从此不早朝。”

    “”

    季白软得跟一滩烂泥,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本就疲惫的身体开始恍惚起来,哪怕是身体里久久无法平复的战栗都无法换回周公对他的呼唤。

    心情阴转晴的严博,摩挲着季白黏腻的背部,爱怜的亲了亲季白汗湿的额头,见怀里的人已然陷入沉睡,小心翼翼地抱起他进了浴室清洗。

    打理好季白的严博,随手穿了一件浴袍走了出去,很有目的性的走到了管家黄伯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陈生说道;“明天开始,你休假一个月。”

    在季白恼羞成怒之前,严博是没有打算让黄伯出现在季白面前,还未等黄伯的回复,严博径自离开。

    待严博回到房间,将季白拥入怀里,原本迷迷糊糊的季白,靠在严博的胸膛,听着熟悉的心跳声,顺从的让意识渐渐走远。

    第二天从睡梦中醒来的季白,自然没有看到黄伯,早就料到严博会为了他让黄伯休息一段时间,免得他见到黄伯尴尬,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原谅他。

    季白撑着酸疼不已的腰,看着人去楼空的家,忍不住磨牙,“严博,你这个混蛋!!!”好好的一天休息,居然要他躺在床上度过,待会儿高茜云过来看到他这副模样,又不少不得被她取笑。

    “小白,要不,你给严博做做思想工作,搬出去住吧。”虽说梅园的治安不错,可鉴于严博的折腾,还是硬着头发建议道。

    “有种你去。”季白一脸无奈的看着高茜云,按照严博的性子,没有将他绑在裤腰带上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还让他去劝?他可不想找虐,这身板可经不起他的第二次折腾。

    “我是女的,没种。”高茜云回答的一脸认真。

    “那你还让我去送死?!”季白觉得,与其把说服严博这项高难度的工作交给他,还不如找个好的剧本,长期驻守在剧组来的轻松,比那劳什子说服来的实际。

    一向强势的高茜云有些泄气,得,严家的都是祖宗,她惹不起还躲不起?!

    “行了,不说这个了。”高茜云挥挥手,果断的转移话题,“最快后天你的戏就完了,我这里有一个剧本,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她手里的剧本还是方永安最近在筹资拍摄的,剧本的质量不错,是冲着得奖而去。票房不一定有多好,但关键是能够在‘金羊奖’上有一席之地。

    “新剧本?!”

    高茜云点点头,从包里抽出一沓厚厚的a4纸,“方导指明要你当男一。”与其说是方导指明要他当男一,还不如说是高茜云指明季白当男一。

    对于高茜云的好意,季白虚心的接受了,“谢谢你,高姐。”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