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杀青
    季白的最后一出戏,没让他等多久,拍戏的那一日,天气不太好,阴沉沉的,配合两人萧瑟的对决,算是很符合场景。

    白倾衣有些茫然地望着雷霆,他连最后活下去的勇气都失去了,就如同这片天,没有一丝的光亮。后悔吗?!白倾衣也不知道该不该后悔,在日日受尽良心的折磨下,看着雷霆的修为日益精尽,是欣慰也是窃喜,雷霆的成长转移了师尊的一部分目光,他苟活的日子也随之增加。

    但仅仅是一瞬间,他心中的迷茫被坚毅所替代,收回望着天空的视线,目光与前方身穿玄色衣袍的男人相视而立。

    背着的手握着他的剑,就这么迎风站立,叹息道:“终究还是要与你兵戎相见。”从雷霆拜师的那一刻起,白倾衣有无数次想要告诉他真相,可每一次他都退却了。

    任由雷霆一步步泥足深陷,那种感觉复杂到难以言表。

    左映轩看着衣袍翻飞的白倾衣,握着剑的右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那种对师兄如父如母的孺慕之情、那种被惨遭灭门的痛苦、被至亲之人的蒙骗,交杂在一起,填满了他的胸口,涨涨的,十分难受。

    “你还有何话要说?”下意识的向前迈出一部,锋利的剑刃对着白倾衣,满脸肃杀。

    抬眼的瞬间,他对上了季白的眼神。

    左映轩不是第一次跟季白演对手戏了,从第一次被他牵着鼻子走,到后来的进步,对对方温和毫无生机的眼神有了些许的免疫力。

    可是这一次的白倾衣,和以往的白倾衣都不同。

    山顶的风很大,吹得他衣袂翻飞、长发飞舞,身上那股翩然预先的气质越发的明显。着白色衣袍的青年,站在不远处,面带温和,浑身上下散发着决然的姿态望着他。

    左映轩像是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整个世界仿佛只容得下不远处的白衣青年,还有他那双包含着无数情绪的眼睛。

    那双乌黑的如同深不可见的瞳仁,雷霆第一次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雾气,“你”似乎对视了千万年那么久,雷霆迟疑地吐露出一个字眼,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闭上了嘴巴。

    白倾衣没有动,原本背着的手垂在身侧,手里的剑开始发出风鸣声,一声声刺痛着雷霆的耳膜。

    他是真的想要跟他兵戎相见,其实他的本意并不是想要跟白倾衣兵戎相见的,只要他愿意告诉他真相,他会向师尊求情,废去修为、他押入思过崖终身不得出。

    “你为何要灭我雷家满门?!”雷霆坚持着追问,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他如何都想不到,一向对他关爱有加的师兄,居然会是杀人不见血的大魔头。

    白倾衣的眼神随着他一字一句的吐露渐渐升起了变化,他动了,举起手中的剑,一点点的擦拭着,“我,无话可说。”凭着奉天剑尊的手段,能将这事栽到他头上,自然抹掉了所有的证据,而且仙家的手段,不是雷霆这个愣头青轻而易举就能识破的。

    再者,奉天剑尊做了就不会留下一丝的蛛丝马迹,让你追查到。

    “残害了雷家上下一百多口人,你就真的无愧于天地?!”

    没有理会雷霆的叫嚣,白倾衣是一个没有根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的族人,从懂事开始就有一个时时想要夺他性命的师尊,他不知道自己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世上,拥有无数人羡慕的寿命的意义何在。

    为奉天剑尊证道牺牲自己?还是在着漫长的岁月里苟延残喘的活着?

    没有人能给他答案,也没有人告诉他答案,没有理会雷霆的步步紧逼,径直走到里他三步开外的地方,仔细地打量着雷霆的面容,好像从来都没有认真瞧过雷霆的模样。“雷霆,你可知,我此时在想什么?”

    叫嚣这的雷霆愣了愣:“什么?!”

    握着刀的手微微颤抖着,始终都提不起一丝的力气,与他拔剑相视。眼前这个他精心照料了那么多年的少年,渐渐长成了如今挺拔的模样,往日模糊不清的那些画面渐渐在他的脑子里徘徊。

    他的嘴角第一次扬起了不一样的弧度,那抹笑容看呆了雷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白倾衣脸上挂着笑容,与平日里的温和疏离相比,多了一丝的烟火气。

    “修行数十载,师兄毕生所学尽数传授与你,也有所成就,师兄已然没有可以教授你了,最后只是奉劝你一句,莫要被眼前所见的事物蒙蔽了心智。”

    听了,雷霆反倒哈哈大笑起来:“说到底,师兄是在为自己脱罪啊!”

    白倾衣嘴角勾起的弧度浅了,露出了与往日一般无二的笑容。

    握着剑的手缓缓抬起,轻飘飘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既如此,便战吧!”

    雷霆被他的语气激怒了,扬起的剑带着凌厉的攻势冲了上去,两人迅速缠斗在一起,阴沉沉的天上白色跟玄色两道残影快速的碰撞、分离再次碰撞、分离,两者手中的剑一次次碰撞后产生一丝丝的火花。

    雷霆的攻势越发的凌厉,白倾衣使出来的剑法与雷家上下一百多块人身上残留下来的痕迹一模一样,昔日自己尊敬的师兄居然是自己寻找多年的仇人,这个认知让他怒火中烧。要说之前的话,都是存着刺探的意思,他没有证据证明白倾衣就是那人,可如今身法、招式全都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白倾衣,纳命来!!!”

    那是雷霆用尽全力的一招,如若白倾衣躲过了了,他也没有余力与他缠斗。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白倾衣眼看着雷霆的剑已经逼近丹田,举起的剑始终没有要阻挡的意思,就这么用带着解脱的眼神望着他,一动不动地屹立在那里。眼中是有水光闪过,在瞬间合上眼的同时,雷霆的剑就这么从他的丹田里穿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时,就看见雷霆满脸错愕的杵在那儿。

    对不起由始至终都是利用你。

    “卡!!!”

    韩旭及时喊了声停,拿着打板的场记已经看呆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幕戏已经完了,还是听到韩旭的声音才惊醒过来,连忙去忙自己的工作。

    韩旭反复查看了拍摄下来的画面,不得不承认,季白真的天生适合吃演艺圈这口饭,从一个小小的配角开始到现在的男二,妥妥的就是一个天才。

    这部戏可以说是他执导那么多年以来拍得较为顺利的一部戏了,要不是有谭晓晓那样的老鼠屎,这部戏早就杀青了。不得不说只要有季白的镜头,基本上他自己入戏的同时也能带动别的演员入戏,极少有ng的情况出现。

    摄像机下的季白还有些缓不过来,站在陡峭的道具崖边,一脸茫然地望着忙碌的工作人员,配合那副解脱的表情好像下一秒就要离去似的。在韩旭出声喊停的瞬间,左映轩擦了一把汗,在季白演技的碾压下,他的压力也与日俱增,扭头见季白傻乎乎的站着,连忙上前拽了拽。

    “我没事,”季白被拽了一下,回过神来,那种超脱凡尘的气质立马就消失地干干净净。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