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流氓
    “小白,你演得真好。”见季白缓过神来,左映轩笑嘻嘻地称赞道。

    季白见对方满脸真诚,被人夸奖让他的心情多了几分愉悦,“你也进步很大啊。”以左映轩钢筋剧组的水平,这一幕绝对拿捏不准,没想到他演得不错。

    正在翻看视频的韩旭,时不时点击暂停拉近画面中演员的表情,尤其是季白茫然的看着质问他的雷霆、跟雷霆兵戎相见时压抑的痛苦、以及在被雷霆所杀时的愧疚与解脱,每一个画面季白的表情都恰到好处,多一个溢余,少一分不足,尺寸拿捏的十分精准。

    韩旭满意地拍了拍季白的肩膀,“好!非常好!表情跟眼神都很到位,待会儿补几个镜头,你的戏份就算完了。”

    季白不是第一次被韩旭夸奖,每一次也丝毫看不见脸色得意的神色,小小声地回了句,“是韩导没有挑剔罢了。”

    “得了,少在这里跟我扯犊子,”冲摄影打了个手势,让他把拍摄下来的东西拿去存档,完了见季白温顺地站在他身旁,“不用太谦虚,你真的很好,从你刚开始演配角时我就注意到你了,之前我也推荐了你好几次,可惜你小子都把戏都推出去了。”

    韩旭停顿了一下,“还以为你会就这样沉寂下去,没想到经历了一些事,你反倒冒头了,”季白跟任凡的事情,他多多少少听过一耳朵,再加上季白从来没有掩饰过他跟任凡的关系,没想到到头来两个人会闹得那么僵。

    季白笑笑没说话,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多说无益。

    韩旭知道自己再说下去,就有些得罪人了,傻笑着转移了话题,“听说老方找你拍电影?!”方永安最近在筹拍一部电影,题材什么的他倒没多大关注,主要是两个人混的圈子不同,问的太多也不好。

    “韩导是从哪里打听来的。”

    看着季白带着疑惑的眼神望着他,乐呵呵地笑开了,“圈子就那么大,你不说不代表有些人不知道。”

    再者,他跟高茜云的关系也算是老铁了,有什么动静他多少还是能收到一丝风声,主要是韩旭前些天跟她洽谈季白下一部电视剧的事情时,被她拒绝了,才知道季白已经被内定男一这事。

    “高姐跟你说的吧。”除了高茜云,他也想不到他身边谁跟韩旭的关系要好,毕竟韩旭在见到高茜云时,颇有一种老鼠见到猫的既视感。

    季白就这个问题,在闲暇时问过高茜云,“高姐,你跟韩导很熟?!”

    “呸,谁跟那个老胖子熟,”高茜云对韩旭很是鄙夷,“他老婆是我闺蜜,也不算很熟,一般般熟吧。”一想到自己那个如花似玉的闺蜜,嫁给了韩旭那头猪,就没来由的生气,每次见到韩旭少不得一阵冷嘲热讽,但对韩旭是真的好,就是嘴巴毒了些。

    季白笑呵呵地看着高茜云,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一层关系在里面,怪不得高茜云对季白去参加试镜如此的淡定,就算是试镜不过,她也是想方设法把他塞进剧组吧,毕竟韩导的枕边风一吹,也不是什么难事。

    “行了,别杵在这儿了,家属来接人了。”高茜云挥挥手,让季白赶紧消失,少在这里碍眼。

    看着严博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季白心里就是一阵气闷,没有比在家里的客厅上演儿童不宜的爱情动作片时,被家里的佣人发现更丢脸的事了,他都不晓得等黄伯回来之后该怎么去面对那位尽职尽责的老管家了。

    “还气呢?!”

    季白半躺在沙发上,没有动弹,舒适的布艺沙发让他整个人都陷了进去,没有搭理严博的话,见他欺身过来,季白白皙的脚丫子就抵在他的胸前,严禁他的接近。

    穿着居家服的严博丝毫不在意季白的双脚搁在自己的胸口处,见不让自己靠近也不恼,一双宽厚的手掌捂着他的脚,细细的把玩着,完了还在季白嫌恶的眼神底下亲了亲他的脚趾头。

    “脏死了。”

    闻言,严博甚是愉悦的亲了亲,看着季白的脚趾因为瘙痒而蜷缩起来,十分有趣。脚被严博钳制住的季白,翻了个白眼,没怎么用力的踹了踹严博,“忙你的去。”

    不得不说,严博的资产那么丰厚完全是靠自己拼出来的,每天除了无休止的工作之外,还要充当空中飞人,就他所知,大半夜爬起来处理文件就不止两三次。

    松开季白白嫩嫩的脚丫子,盘腿坐在沙发上,腿上摆着电脑,专注地望着电脑屏幕敲击着键盘。他是真的忙,为了去剧组接季白回家,提前了一个多小时下班,自然工作就累积下来了。

    季白趴在靠垫上,安静的看着一旁专注工作的严博,这种感觉十分奇妙,颇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那如雕刻般硬朗的侧脸因着家居服的色彩变得柔和,那高大的身形颇有侵略性的占据了沙发一半的位置。怪不得那些女人常说,工作中的男人最迷人,那副专注的模样,勾得他心痒痒的。

    季白还记得第一次见严博时,那副耍赖要求他负责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事业有成的伤人,反倒像是那些二流的兵痞子,毫不讲理,一身彪悍的流氓气息。

    西装下掩盖着他的粗鲁、蛮横、不讲理,脱掉那身西装,就算有人说他是流氓,大概也不会有人怀疑他的真实性吧。

    “严博。”

    “恩?!”

    “其实你是流氓吧。”

    严博抬起头瞟了季白一眼,没在意,继续忙自己的工作,“你那个脑子里面又在脑补什么东西呢。”

    被脑补的季白就这么看着他,没说话。

    严博忽然勾起嘴角,那张五官分明的脸更是让他移不开眼,“再看下去,我不保证不会对你做些什么。”

    季白呆呆地望着严博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心跳开始慢慢加速,脸也是红扑扑的一片,叙事察觉到了严博的意图,季白别开脸不再看他,“”

    见季白的眼睛挪开了,严博也没有缠着季白耍流氓,重新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安静又专注,灯光打在他身上,静谧而美好。不得不说,季白是喜欢这样的气氛,两个人相伴着各做各的事,互不打扰,却十分有默契地时不时抬头相互对视。

    季白看着,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坐起身来,看着严博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工作上,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卧室。

    严博抽空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知道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才收回了心思,继续忙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走出卧室的季白,晃悠悠地走到了厨房,干净整齐的厨具一字排开,一样不缺,要不是每天都看着厨房里面端出一道道美味佳肴,季白会以为厨房没有动过呢。偌大的冰箱里满满当当的塞着各式各样的食材,季白的嘴角抽了抽,这阵仗太浪费了。

    摸了摸肚子,刚吃完晚餐不过两个小时,应该没那么快饿吧,想了想还是觉得动手。

    一小时之后,脸上沾着面粉的季白开始尝试将那些奇形怪状的饼干放进烤炉里,按照手机上的食谱上规定的时间,开始定时间调整温度,然后就开始满怀期待的等待。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