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求饶
    失败了两三次的季白,终于得到了一盘颜色诡异但是味道尚可的饼干,瞧了瞧手机上的时间,开始尝试给严博做饭。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两碗面糊糊摆在餐桌上,兴致勃勃的季白去卧室叫严博下来吃东西。一听是季白亲手做的,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很快出现在餐桌钱,看着面相不佳的面糊糊,拿出视死如归的架势,开始吃饭。

    “怎么样?我的番茄鸡蛋面怎么样?”

    正在往嘴里塞面糊糊的严博,嘴角一抽,差点噎到了,表情有些诡异,“还可以。”最起码熟了,至于其他味道他倒是没尝出来。

    嘴里说着还可以,但是严博还是将两碗面糊糊全部扫进肚子里,半点都没给季白留,看着风卷残云般消灭了两碗番茄鸡蛋面的严博,季白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忙去吧。”

    严博也不客气,直接起身就走,目标卧室。走到半道,见季白收拾碗筷,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进了厨房,赶紧掉头回了客厅翻出药箱里面的胃药,吃了两粒。

    收拾好厨房的季白端着小饼干和牛奶晃悠悠的上了楼,送到卧室,“小饼干。”

    严博挑眉,看了季白一眼,拉了一把,在他殷红的唇瓣上啃了几口,“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要不然今晚为何如此的反常。

    季白舔了舔唇上残留的温度,笑眯眯地说道,“没有,刚接了一个新剧本,心情好。”而且还能在外面待上三四个月,那时候就算黄伯回来了,他也不会那么尴尬了。

    看着心情颇佳的季白,转头若无其事的继续忙活,嘴角的弧度微微加深了一点,不仔细观察的话,完全发现不了。

    两天后,《登仙》正式杀青,身为男二,季白有幸被邀请参加宴会。电视剧已经送审了,上映的时间就定在过审的第二天,电视台也为这部电视剧空出了黄金时间段,可见电视台对它的重视。

    杀青宴就在荔城酒店举行,除了剧组的工作人员电视台的人也去了,也算是一个小型的聚会。季白进去时,引起了一阵小轰动。

    踏进门口的季白冲着尖叫着的女性同胞们友好的挥了挥手,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在踏进门口的一瞬间原本右手拿着的手机转移到了左手上,“严大猫,你能不能别那么幼稚”出门闹着要抱抱要跟着那都是低龄儿童才会做的事情,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是要闹哪样。

    季白边说边走,抬眼就看到盯着他瞧的张云川,“我有事,挂了啊。”

    “”

    张云川迎了上来,对他露出一个傻兮兮的微笑:“季哥,你来啦。任凡也来了,你小心点。”

    “任凡?!”

    季白很快反应过来,露出微笑,“我知道了,谢谢你的通风报信。”

    任凡就是贱的,以前他对任凡百般照顾、千依百顺时,没有把他当回事,现在季白对他冷酷无情了,反倒觉得坐立不安了,所以说任凡这样的男人,就是贱!

    张云川紧张兮兮地四下张望,“任凡居然还有脸出现,在对你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之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脸皮也太厚了吧。”

    季白揉了揉张云川的脑袋,十分无奈,这孩子说话不分什么场合,“行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有最后两条的期限,任凡就得从公寓里面搬出来了,他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意图不言而喻。

    “不说就不说,我们去吃东西吧,今晚的自助餐真的好赞。”张云川说着便要拉季白去吃东西。

    “你去吧,我要先跟韩旭他们打声招呼。”

    今晚纯粹就是陪太子读书的张云川点点头,还真的甩下季白一个人独自去填饱肚子。而季白,在看到任凡正向他走来时,先一步走到了韩导所在的圈子里,“恭喜韩导,又完成了一部大作。”

    左映轩见季白来了,自是高兴,“你小子,可以啊!”不紧不慢的帮自己洗刷了冤屈,还顺手解决了他的一桩心病,要想当初被暗算还找不到幕后黑手,实在憋屈的可以。没想到的是,自打认识了季白之后,好运就一直跟着他打转。

    “你也不错,”跟左映轩勾肩搭背,丝毫没有发现任凡漆黑如墨的脸色,就算是发现了,也不会当一回事。

    “话说,任凡怎么还有脸出现在你面前而且还一副别有用心的模样,”凑上来,小声嘀咕着,声音控制在两人能听到的范围内。

    季白无奈,怎么每个人都在打趣他呢,分明他是无辜的哪一个啊,“行了,我去一下洗手间。”

    洗手间的位置就在大门的右侧,季白上完厕所出来,就看见任凡守在洗手池边上等着他。季白不紧不慢地洗着手,端详了一下镜子里自己的表情,很好,笑容疏离而冷漠。

    “季白!”

    抬脚正想要离开的季白,被任凡拉了一把,有些嫌恶的甩开他的手,重新在清洗一次,“任先生有何贵干?!”

    “小白,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才来找你的,”任凡打起了感情牌,希望能勾起季白对他的一丝感情,哪怕是同情也好,“看在我们以前有过一段的份上”

    “有过一段?!”季白歪着头,不解地问,“我们之前有过什么了?你设计让我去陪睡?还是掩饰你是拉皮条的真相?”

    “季白”

    任凡有些生气,他都低声下气来求他了,居然还给他摆脸色,故意羞辱他。就在他向前迈出一步的下一秒,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了。

    来人是张云川,他低着头用纸巾擦拭着衬衫慢慢走了进来,知道走到了洗手池边上,不晓得踩了谁一脚,听到痛呼声,才发现有人,抬起头一看——

    “任凡,你这个拉皮条!!!”

    被黑着脸的任凡吓了一跳,差点没跳起来,声音变得十分尖锐,然后立刻变成护崽的老母鸡一样,“你说,你今晚过来是想对季哥做什么?我警告你,要是季白少了一根毫毛,我都不会放过你的,知道没有!”

    任凡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越过他望向他身后的季白。

    张云川顺着他的目光发现了季白,惊讶道:“季哥?你怎么在这里?你是不是被任凡那个龟儿子绑进来的?!”

    绑架?

    任凡冷笑一声,恢复了理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关键时刻不得委曲求全,只要能把房子要到手,别说是说几句违心的话了。

    季白从容的从墙壁上抽出至今仔细的将手里的水珠擦拭干净,瞧也不瞧任凡一眼,“有空多看看书,那些肥皂剧你就别再看了。”拉低你的智商。

    张云川怔了怔,完全跟不上季白的思绪,现在最要紧的不是任凡的事么,怎么好好的扯到他身上了?!

    “小白,我真的知道错了,”任凡哀求道,“都是谭晓晓教唆我的,我也是无可奈何才那样做,我绝对没有伤害你的意思,都是谭晓晓”

    季白的表情冷的像一块千年寒冰,“任凡,你就是个窝囊废,你要是直接将你的那些龌蹉的心思摆在我面前,我还会看在我们过往的情分上帮你一把,”季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有些唾弃自己的眼光,当初到底是瞎了哪只眼才会看上这么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可惜,你没机会了。”

    “小白”

    季白冷冷的督了他一眼,“请你在明天中午12点之前离开我家,我不介意使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