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醉酒
    任凡的脸色不是有那么一点不好看,是非常的不好看,季白这只白眼狼忘恩负义,当初刚进圈时还是他一手将他带起来的,现在居然连这点忙都不愿意忙,真是白眼狼!

    季白从头到位都没有想过要帮任凡,既然当日任凡能为了利益出卖他,将来也会因为利益再次将他卖了,这样忘恩负义的小人,帮他就等于害自己,有些事蠢过一次之后就应该学会聪明,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可不是他季白的作风。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季白叹了口气,拍了拍张云川的肩膀:“有些人一旦沾染上了,不管他的原意如何,都会像吸血鬼一样,将你吸食干净,连骨髓都不会放过。任凡那个人就是那样,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他都不会成为的我阻碍,因为他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

    既然什么都不是,那就无需去理会任凡如何。

    回到大厅时,里面已经乱成一团,吃饭劝酒的轰做一团,左映轩端着酒杯过来了,冲着季白哈哈大笑:“这下逮到你了吧,今晚不醉不归啊。”

    “左哥,你的酒量这么好,我哪敢跟你比啊,”季白笑笑,顺从的跟在左映轩身后落了坐,见张云川嘟起一张嘴,小声问:“怎么了?云川的嘴巴都快变成油嘴了。”

    季白瞟了张云川一眼,摇摇头:“没什么事,就是闹着要吃海鲜。”

    闻言,张云川瘪了瘪嘴,从一旁拿起干净的盘子,去搜罗好吃的去了,左映轩见他走远了,塞给季白一个酒杯:“怎么回事?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都怪怪的。”

    安中岩从一旁插了一只手过来,跟季白碰了碰杯,“在片场拍了那么久的对手戏,该敬我一杯吧!?”

    “还有我,还有我!”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领座站起来的一大群小透明努力掩饰着自己眼神里的嫉妒,纷纷围了过来。无不嫉妒季白的好运,能从辉煌那种的吸血鬼公司里面安然无恙的出来,哪怕遭遇了经纪人事件,依旧能全身而退,还拥有了一大片粉丝。

    当然最让他们在意的还是,季白不知道给剧组的人施了什么法术,没进片场时就得到了韩导跟余制片的青睐,进了片场之后就得了两尊大佛的青眼,左映轩跟安中岩的脾气再好,那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贵冷艳,可天天戏上戏下,都见他们三人围在一起,让他们这些小透明嫉妒的都快发疯。

    姗姗来迟的季白被灌了不少酒,好在季白的酒量不错,敬了一轮酒后,气氛越发的热闹起来。说说笑笑、打趣导演的、讲荤段子的全部混做一团,酒店的餐厅都快被这群人的笑闹声给震翻了,就在所有人都喝得醉醺醺时,餐厅的大门被人打开了。

    那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韩导的身旁,一双深邃的眼睛死死盯着季白肩膀上那只手,而手的主人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呆呆的端着酒杯抬起头一看。

    “砰——”的一声,左映轩端着的酒杯跌落在餐桌上,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左哥,你杯子掉了,罚三杯!罚三”起哄那人,正张狂的笑着,顺着左映轩的目光望去,笑声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卡在喉咙里,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来。

    所有人扭头去看,全场立即鸦雀无声。

    站在韩导身边那人,铁灰色的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平日里扣得死紧的白衬衫被解开了两颗纽扣,露出了古铜色的皮肤。

    韩旭捧着醉醺醺的脑袋,睁着惺忪的眼睛打量了对方好一会儿,“严严严严严总!?”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严博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杯红酒,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字,表情淡淡的:“打扰到你们了?”

    韩旭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没没没,绝对没有!!!”谁敢应这话啊,这不是明摆着在阎王面前打他脸吗。“难得今天能遇到严总,是我们的荣幸,哈哈哈,荣幸,快坐快坐!”

    韩旭挪开了自己沉甸甸的屁股,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严博。

    严博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坐了下来,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季白看,餐厅里浓烈的烟酒味让他皱起了眉头。而当事人季白微微皱起了眉头,脸蛋红扑扑的,斜靠在左映轩的身上无意识的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那副模样,勾人的紧。

    本就出彩的样貌,因季白的一抹微笑,变得更加的魅惑。

    严博黑着脸,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眸子里蕴含着一簇怒火,“听说你的戏杀青了,刚好在这边有应酬过来看看。”

    他的话音刚落。韩旭就激动的一张胖脸都颤抖起来,“荣幸之至,荣幸之至!”严博可是荔城出了名的财神爷,只有他手指缝里漏出来那么一丁点,就足够他一部戏的拍摄资金了。

    “赶早不如赶巧,既然韩导的戏刚杀青,那我就留下来喝两杯?!”

    韩旭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显然没人能想到出了名的财神爷居然会真的留下来陪他们这些无名小辈喝酒,那可是严博啊,严家二少爷,严博啊。就算他身体有缺陷,但他有钱啊,光是有钱这点就足以让所有人为他疯狂。

    “严总,我仰慕您很久了。”一个小粉红趁机捧着酒杯从人群里钻了过来,激动的说道。

    严博面无表情的瞟了她一眼,默默的拿起自己的酒杯,抿了一下唇,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反倒是那个小粉红的笑脸僵住了,被人及时拉了回去。

    余巧明一个激灵,连忙招呼道:“季白!季白!别抱着你的酒杯傻笑,赶紧过来跟严总打个招呼!”

    严博挑了挑眉,耳尖的听到人群里有一丝丝不和谐的声音:“余制片就是偏心,一天到晚都偏帮季白,他有什么好”

    闻言,韩旭扭头怒视了他一眼,默默的在心里将他划入黑名单,不在启用。殊不知自己大祸临头的人,还一脸不满的瞪了季白一眼。

    季白踉踉跄跄抱着酒杯走了过来,微笑着:“严总?!”说完了,还歪着头认真地打量着他,“你这么那么像我家那口子啊?!”小声的嘀咕着,一个趔趄,整个人扑倒在严博身上。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更恐怖的还是在摔倒的一瞬间,季白趴在严博身上吐了起来。

    这个不知死活的季白,居然敢在严博身上狂吐,怕是整个剧组都不好过了吧。余巧明看着眼前的变故,呆若木鸡,原本想把季白介绍给严总,认个脸熟,现下好了,闹了这么一出,别说认个脸熟了,搞不好整个剧组都跟着玩完。

    现场的所有人都跟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傻傻的望着季白,抱着严博呕吐的季白。一些嫉妒的,看季白不顺眼的小明星,在心里大笑着,等着看季白的笑话。在圈子里谁不知道,严博是最不能惹的人物,就连天玄娱乐的老总,他的亲哥哥都得听他的,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断送一个新人的一声。

    “那个”

    “呕——”季白的呕吐声打断了韩导即将出口的话,这个不知死活的季白哦,真的害人不浅啊!

    “严博,我难受。”季白委屈的呢喃道。

    拥有严重洁癖的严博,脸色阴沉沉的望着季白,恨不得将人抓起来狠狠揍一顿屁股,不能喝酒还学人家喝,这不是找抽吗。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