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其实我是你哥夫
    严博的脸色越来越臭,所有人都心惊胆战地望着抱成一团的两人,以及严博肩膀上那一坨还未来得及消化的菜,正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味道。

    “那个严总,”韩旭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酒都醒了,连忙上去想要把季白揪下来,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季白居然搂着严博的脖子,挥开了韩旭的手。

    醉得一塌糊涂的季白,指着韩旭道:“他是我的!”完了像是野兽标记底盘似的,在严博的脸上大大的啵了一个,在严博阴沉沉的脸上,留下了口水印子。

    夭寿哦,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最后还是安中岩干笑着说道:“季白被我们灌了不少酒,这酒的后劲大,容易上头,严总多担待些,小左还不赶紧把季白扶起来。”

    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严博眯了眯眼,瞟了安中岩一眼后,若无其事的别开了脸。

    左映轩立刻点头:“对对对,小白喝高了,严总不要和醉鬼一般见识。”说着,便要去拉季白。

    没想到的是要比隔开了左映轩的手,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下,脱掉了身上脏兮兮的白衬衫,直接将醉得一塌糊涂的季白横抱起来,“我先带他回去,你们继续。”

    吓?!

    这是什么发展?不是应该大发雷霆要将季白冷藏,然后抹杀季白的存在么?不是说严博的脾气臭的要死,不管是谁只要惹了他都不会有好下场么?

    可能是酒喝多了,导致他们出现了幻听,身为严家的二少爷怎么会突然提起要送季白回家呢?难道他们认识?

    韩旭打了个酒嗝,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你要送我回家?!”

    “”谁要送你回去哦,韩大胖子,人家是要送季白回去好不。

    严博拉长了脸,“我说顺路送季白回去,你们玩你们的。”

    这次彻底听清楚的韩旭,连连点头,带着剧组的一群人亦步亦趋的将人送到了酒店门口,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耍流氓的严博,将一滩烂泥似的季白抱上了车。无视他们惊恐万分的眼神,径自开车回家。

    “韩导季白会不会”

    余巧明跟韩旭蹲在酒店门口,愁眉不展。

    怎么办呢?不仅是他们两个,就连左映轩都唉声叹气的,季白长得那么好会不会被严博那个变态给虐待吧,一想到季白体无完肤的出现在他面前,左映轩的鼻子就开始发酸。“安哥,你说季白会不会被严博虐待啊?”

    “谁知道呢,”安中岩从助理的手中接过西装外套,“行了,与其在这里瞎折腾还不如早点回家吃饭,就算严博想潜规则,他也要有这个能力潜不是。”毕竟严博不行,已经成为圈子里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也对。”他很认真的想了想,半晌没说话,“很晚了,我要回家休息了。”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被安中岩说服了。

    季白是被热醒的,醒来时头疼的都快爆了。

    抱着头,在床上滚了两个圈,艰难的爬坐起来,发现自己在房间里,窗帘拉的死紧。

    “醒了?!”严博端着温热的柠檬水进来,见季白一脸呆滞的坐在床上,“还记得昨晚你做了什么吗?!”

    靠在床头的季白,接过柠檬水饮尽,翻腾的胃总算舒服了不少。听到严博的问话,也是呆呆的,努力回想了半晌,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昨晚怎么回来的?!”

    好吧,他对昨晚醉酒之后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印象,唯一记得是左映轩搂着他的脖子拼命劝酒,他也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反正后面的记忆全部都没有了。

    “呵——你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假的不记得?!”

    “喝断片了,真不记得了。”到现在他的脑子都是一抽一抽的疼。

    “你吐了我一身!!!”严博咬牙切齿的提醒道,别的也就算了,居然还敢跟别的男人勾肩搭背,一起喝酒聊天,还是那种醉到不省人事的那种。

    昨晚一身异味回到家的严博,立马将两人身上穿着的衣服全部扒了个干净,丢进浴缸里面帮他洗刷刷,一边洗还要忍受季白絮絮叨叨的吐槽,边说还边哭,吵得他不得安宁。

    季白皱眉,“我不记得了。”他不记得的事,不管严博怎么说他都不会承认的。

    严博看了季白一眼,“年纪不大,倒是学会耍赖了。”

    “谁耍赖啊,谁耍赖啊,”季白虚张声势的瞪眼,捂着有些发晕的脑袋,模模糊糊的记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幕,“没,没有的事吧。”

    在严博波澜不惊的眼神下,季白的心里有些发虚。

    “以后别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喝酒。”严博的脸色始终都是阴沉沉的,带着蚀骨的凉意,哪怕季白知道严博针对的不是他,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混沌的脑子开始运转,什么叫不三不四的人,他昨晚参加杀青宴,都是《登仙》剧组的人,怎么就成了不三不四的人呢?!

    “饿了没?!”

    季白点点头,一句随便,就被严博拖到了‘一品轩’。餐馆的的生意看上去不错,服务态度也很有水平,上菜的速度很快,两人刚坐下没多久,就有服务员陆陆续续端着菜盘子过来了。

    主食是煲的软绵的山药排骨粥,还有几道精致的小菜,对酗酒后的季白的身体有好处。捧着碗的季白小口小口的喝着温热的粥,那股暖意顺着食道划入胃里,不禁让他轻叹,“这粥不错啊。”

    严博正大口大口的喝着粥,“恩,喜欢就多吃点。”

    “你再点点饭吧,”按照严博的饭量,眼前这点东西也就只是占了他的胃容量的百分之三十,多了就没有。清粥小菜对于食肉兽严博来说,是有些寡淡无味了些。

    严博点点头,然后没有了下文,紧接着就是安安静静喝粥吃菜的场面。

    摸了摸有些发撑的肚子,季白垂涎的望着餐桌上的那一碟咸菜,口水在口腔里泛滥起来。反观严博,招手让服务员上了一盆白饭,就着小菜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了饭,严博买了单,两人刚走出‘一品轩’,迎面就碰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从拐角的地方转出来。

    “二哥!”男人眼尖,一眼就瞄到了严博,丢下下属向他走了过来。

    严博很是淡定地点点头,相比起严博冷淡的态度,那个叫严博二哥的男人的态度能算得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你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让厨房给你准备拿手菜啊。”

    高高兴兴的给严博打着招呼,目光却落在了严博身边的季白身上,微微楞了一下,“这是二嫂?!”

    他妈上次被姨妈逮着,死活要拉着他妈去教训那只男狐狸精,那天刚好他有事出差了,回到家时就听他妈念叨了两句,说是二哥娶了一个好看的男人云云,没想到他今天居然能在自家的餐馆里看到传说中的男狐狸精。

    二嫂?!这是什么鬼称呼。

    “你好。”季白淡淡应了一声,态度十分的高冷,语气也有一丝嫌恶。

    察觉到季白的态度,尹哲琛无辜地摸了摸鼻子,他好像没有得罪他吧,求助似的望着严博。

    “这是小姨的独生子——尹哲琛,”被一句‘二嫂’取悦的严博,指了指有些讨好的尹哲琛,“这是你嫂子,季白。”

    “我知道,我知道。”尹哲琛点点头,最近网上都是关于季白的消息,哪怕他这个做餐饮老板都能在客人面前听到不少关于季白的传说。没想到现实中的季白,居然会是这么顾盼神飞的一个人,哪怕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都不做,都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姨妈喊他狐狸精也不是没道理的,要是家里有这么一位长得比女人还美的男媳妇儿,他估计得天天把他拴在裤腰带上,不得让他离开自己半步吧。

    “我觉得你可能不知道一件事,”季白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那就是——我其实是你哥夫。”

    * 首发更 新 .e.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